第二百一十一章三年前到底是谁睡了我?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饭局结束后,不胜酒力的我脸上红红的,头也晕乎乎的。

    冷昕杰心情高兴更是喝了不少,说话连舌头都有些打颤了。

    剩着酒兴,我们一行去了楼上的顶级冼浴桑拿中心。

    我并不习惯这些,因此上去后,他们都进了桑拿室,我只是站在桑拿室前的玻璃窗前打开窗户吹着凉风。

    “依依。”我听到了冷昕杰在桑拿室里叫我。

    我扭身走了进去。

    “依依,你不习惯这个吗?”冷昕杰穿着白色浴袍,白晳的脸上红润饱满,眸中的笑带着热度望着我。

    我避开了他灼烈的眸,微微摇了摇头:“冷总,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就好。”

    “这样我不太放心的。”他打了个酒呃,“你这么漂亮迷人独自呆在这里会是我的失职,要么我也陪着你吧。”

    他在我耳边轻笑。

    “冷总,莫非余秘书不是您的秘书而是您的女朋友或太太么?”正在我被冷昕杰笑得脸上发红,正欲说话时,黄总带着他的秘书走了过来,大概是看到我们这个亲昵样吧,立即朝着冷昕杰笑问打趣道。

    冷昕杰脸上放着亮光,眸光炯然地望着我,只是微笑着不说话。

    “冷总,别人都说您不近女色,从不在外面乱来,我还纳闷呢,原来是有了个这么美丽可人的太太,怪不得了,要是我也会守着漂亮的太太的,毕竟外面的那些野花与您太太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冷总真是太有福气了,这保密措施也做得太好了,不知道的还真只以为你们是上下级关系呢。”黄总在旁边打趣着,被他这样一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笑。

    我急了,冲着冷昕杰直眨眼睛,想让他说明下我们的关系,可冷昕杰只是含笑深情地看着我,压根也不想为我冼白。

    我急了,只好自己开口解释着:“黄总您误会了,我真只是冷总的秘书,才做了不到一个月的秘书呢。”

    我这样一说,他们‘哦’了声,似乎也相信了我,立即歉然说道:“那对不起,余小姐,我们喝多了,说错话了,请见谅。“

    “没关系。”我无奈,只好大度地笑了笑,瞪了冷昕杰一眼。

    冷昕杰哈哈一笑,搂着黄总的肩说道:“兄弟,要是真应验了你这番话,我改日定当请你吃大餐,好好谢谢你这番好话。”

    黄总愣了下,立即哈哈大笑:“好,好,我等着那一天。”

    冷昕杰笑了下,回过头来吩咐我坐在这里好好等着,他只一会儿就会出来,让我不要乱跑。

    我点头答应了,冷昕杰才放心陪着他们一行进去了。

    他们走后我就拿出手机来看着,朝着刚刚的窗户旁走去透气,这里面太闷热了。

    才走了几步,因脚步有些虚无,竟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我吓了一跳,立即说了声‘对不起’,抬起头来时,惊怔住了。

    “余依,竟然是你。”伴随着一阵‘嘿嘿’笑声,男人的话语轻俏,一双白眼球多过黑眼球的眸定格在我脸上,然后移到了我的胸前,再往下移去……尔后眸里发出贪焚的绿光。

    我顿觉毛骨悚然。

    这男人竟然是许晟睿!

    只在看到这个男人时,我的身上就是一股嗖嗖的寒意,随着他眸中闪铄不定的游移在我身上的眸光,我更是恶心。

    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夺去了我的初夜,让我陷入了恶梦中,此时看到他,我的心里除了恶心就是愤怒了。

    我愤怒地看了眼他,板着脸,越过他就要走。

    “余依,去哪里呢?”许晟睿突然横在了我面前,阴阳怪气地说着,今天的他显然也喝了不少酒,看到我后似乎激发了他身体里潜藏的某种浴望,竟然主动地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对他没有好感,不仅是因为他夺去了我的初夜,更因为他是许越的亲叔叔,那天在庆典上对许悍天说出的那些诋毁我的话。

    明明他是知道一切的,竟还如此恶毒的骂我,把所有不好的名声全强加在我身上,而且这男人心思莫测,手段阴损,我敢说那包倒向许越必喝酒里的白粉一定与他脱离不了干系。

    这样的男人,从血液到灵魂都是肮脏丑陋的,碰到他只能说是我的晦气。

    因此,我冷冷问道:“这位先生,我认识你吗?”

    “嘿嘿。”他笑了声,剩着酒兴,“跟许越离婚了很寂寞是不是?竟然跑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好吧,今晚正好来陪陪我。”

    这样说着,他竟然一把拽住我的手臂就朝里面的一间桑拿包房拖去。

    我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的猖狂,拼命反抗挣扎着。

    “臭娘们,爷要你那是看得起你,你还如此不识好歹,真是欠收拾。”我的反抗惹怒了他,他直接骂出了声来,一只肥胖的大手拦腰抱住我就朝里面桑拿房走去。

    “救命呀,冷总救我。”我吓坏了,大声喊,挣扎。

    可里面包厢无数,冷昕杰他们早就进去了里面的桑拿室,根本听不到外面我的叫声了。

    其他人听到也不会多管这闲事的。

    我只能手舞足蹈地喊‘救命’。

    服务员听到喊声跑了过来。

    “滚。”许晟睿面目狰狞地朝她怒喝一声,那服务员看到是许晟睿,立即脸上变色,不敢多说话什么了。

    后来我才知道许晟睿仗着这家沃维妮是许氏集团开的,经常在这里强上小姐或者带过来的女人,那些被她强上过的女人,有些是小姐,给点钱就行,有些是他诱骗过来的,每一次强上都会录下视频威胁那些女的若说出去的话就会放到网络上去让她身败名裂,那些女人大多是良家女子,没见过世面,为了自己名声不敢说,当然,还有一些是他公司下属的职员,鉴于他的职位,也不敢说的。

    因此在这家桑拿室里,他备有独立包间,只要被他弄进去就难出来了。

    “若还想在这里干下去就快滚。”许晟睿朝那女服务员骂了声后,服务员只能悄悄跑开了。

    我急怒攻心,决不能让这个畜牲给掂污到了,拼命挣扎着,一双手在他身上狠狠抓扯着。

    “臭娘们,找死。”他身上被我抓出了一道道血痕,大怒,一脚踢开桑拿室的门,把我狠狠抛了进去。

    “叭”的一下,我的身子被重重摔落下去,跌在瓷砖上痛得疵牙裂嘴的,差点晕厥了过去。

    “小美人,今晚乖乖从了我,我就让你过上好日子,否则的话,以后让你在A城无法立足。”许晟睿‘哗’的一下就脱掉了身上的浴袍,露出了圆圆的大肚子,庸肿的身材,还有下身那团黑乎乎的东西。

    我捂着嘴一阵恶心,朝着他怒骂道:“许晟睿,你这畜牲,玩忽职守,残害良家妇女,不会得到好报的。”

    “嘿嘿,骂吧,等下我让你,爽的时候,你就要叫我爷了。”许晟睿揪着我胸前的衣服一把把我提起来丢进了桑拿浴桶里,嘿嘿笑着朝我逼近。

    我被丢进发烫的水桶里沉下去喝了大口的浑水,难受得大口大口地喘气,可当我看到许晟睿踏进桑拿桶后,紧张得爬起来就要跑。

    “臭娘们,三年前那晚错过了你,这次,再不会错过了。”许晟睿上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后一拉,我整个人被拉得跌入了他肥胖的胸膛上,眼冒金花的同时听到他竟然提起了三年前的事,气愤之下,怒声朝他喝道:

    “许晟睿,你这个畜牲,三年前糟踏了我,让我生下了你的孩子,今天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绝对会把这桩丑事捅出来告到上面纪委去,我要让你身败名裂,进到局子里去。”

    我这话一说,他愣了下后,立即哈哈一笑:“三年前糟踏了你?我呸,三年前老子根本就没动过你,那晚上老子喝多了,醉得不省人事,走错了房,这事不说还好,说起来我到现在还恨得牙痒痒的呢,这么好的嫩肉竟然被别人睡了,真是太可惜了。”

    这下,我完全懵住了,竟然忘了现在的危险处境了。

    “你说三年前你没有睡我?”我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浑水,不可思议地问。

    “不然呢,你还想找我的罪证?做梦吧,告诉你,今天好好陪陪老子,弥补下那晚的过失,老子还会疼你的。”他眸里露出贪焚的浴光,眸光落在我的胸前,瞪圆了。

    此时我胸前的衣服被水湿透后紧紧贴着肌肤,露出了那道深深的沟壑,高耸的云峰,确是无限风情,我看他脸上血脉贲张,恨不得把我给吞了。

    可我还是被他的话惊得五雷轰顶,脱口问道:“那三年前那晚到底是谁睡了我?”

    他看我这模样,大概明白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晚是谁睡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怀上孩子吧,当下嘿嘿一笑,得意地说道:“余依,不怕告诉你,三年前我见到你时真如见到了天仙般,那天我就想今晚一定要得到你,没错,后来是我在你的酒里下了春药,我让秘书把你送进了酒店里,可那晚敬我酒的人实在太多了,我还是喝多了,迷迷糊糊地走到酒店时竟然走错了房间,后来我醉得不省人事,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第二天醒来时,已经睡到了办公室里,听我秘书说,他们是在酒店外面的花坛里找到的我,说起这事,我可是一肚子火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