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男人都是这样绝情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好。”我的手指紧紧抠着办公桌边沿,用了全部力气说了个‘好’字后,挂了电话。

    我浑身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紧闭着眼睛,不争气的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流了出来。

    为什么要如此伤心?这段时间不是已经平静了吗?不是在试着忘记他吗?原来想要忘记一个人竟是如此的难!

    我软软趴着,虚弱得连坐都坐不稳。

    “依依,你怎么了?”冷昕杰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在我身边弯了下腰来,关切地问。

    我抬起了头来,茫然看着他。

    “依依,你到底怎么了?”他有些着急,“你脸色怎么会如此的差?”

    我看着他好一会儿后才喃喃开口:“你们男人都是这么绝情吗?”

    他愣了下,直起腰来,脸上的表情有了些复杂。

    “依依,你是说我对盛司雨绝情么?”他想了会儿后,大概是实在想不出我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了吧,只是摇了下头,沉声说道,“其实不然,因我们家与盛家交好,家父早在几年前就替我与盛司雨订了婚约,但早就被我拒绝了,我是完全没给她留下一点点幻想的,只当她是我妹妹般,可她一直喜欢着我,上个月,我回法国时,家父找我谈话,说起这件事,顾虑到双方的友谊面子,我决定给她一次机会试试看,只没想到她得到消息后就即刻赶了过来,竟然闹出了这样的事,依依,不好意思,这真只能怪你从不给我一点点机会啊。”

    说到最后时他调侃无奈的笑了下。

    我摇着头,站起来:“冷总,不是这个,我想问下今天能给我请个假,提前下班吗?我有点不舒服。”

    说完,我乞求地看着他,感觉身子脆弱得快要倒下去般。

    冷昕杰惊讶地望着我:“依依,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我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休息下就会好。”我的脸色一定是苍白得可怕的,因为我从冷昕杰眼里看到了非同一般的焦虑。

    “当然可以。”冷昕杰答应了,“只是,身体如果真不舒服就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下,不能马虎。”

    我勉强笑笑,只好说了个谎:“冷总,真没事,我只是来了大姨妈,肚子有点疼,休息下就会没事的。”

    “哦。”冷昕杰恍然,这才点点头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我拒绝,可他执意要送,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

    冷昕杰带着我从办公室走出来,坐上了总裁专用梯,直接下到了停车场。

    我站在大厦旁有阳光的地方等他去开车。

    “这个余秘书还真厉害,冷总竟然因为她把未婚妻给休掉了,听说冷氏集团与盛世地产也有项目马上要合作了,这样一来,估计那些项目会要泡汤的。”我站在大厦的一扇后门前,听到后面的办公室里的议论声。

    “是呀,这个余秘书太厉害了,听说她原是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前妻呢,这要离婚了就及时泡上了我们的冷总,啧啧,手腕真是高。”

    ……

    我麻木地站着,听着这些议论声,无动于衷,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就是如此吧。

    “依依,有心事吗?”冷昕杰的车子在别墅前停下后,扭头眉目间凝重地望着我。

    “没有呀。”我摇头笑。

    “依依,知道吗?自你上车后就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睛一直都是望着车窗外的一个方向,我问了好几次话你也没有反应,这状态可明显的不对劲呀。”冷昕杰的语气严肃起来。

    我仍然只是摇头。

    冷昕杰只得下车来替我打开了车门,我弯腰走出来时,身子有些发虚,差点摔到了地下,冷昕杰伸手及时扶住了我,若有所思地望着我,修长白晳的手指轻拂过我额前凌乱的发丝,眼睛落在我苍白的脸上,轻声问:“依依,许越同意与你离婚了,对吗?”

    这话一出口,竟像把刀插在了我的胸口,痛得我脸色变了下。

    我的眼圈慢慢红了,知道瞒不过他,最终点了点头,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

    他叹息一声,有力的手臂圈紧我的肩,让我靠进了他的怀里,一只手轻拍着我的背,像哄小孩般安慰着:“男人并不是绝情,有时候是身不由已呀,许越那个人我还是了解些的,虽然他在商场上他翻脸无情,腹黑,但如果私交并不能算是无情无义之人,这样做,他应该是有苦衷的,感情这个东西呢,还真要讲究个缘份,我想许越从一开始就与你拿了结婚证,他是想过真要娶你的,也一直都在为之努力的,只是最后还是失败了,现在想想,世俗这些东西还真是可怕呀,别难过了,我相信你很快会走出这段阴影的。”

    我低头吸了下鼻子,从他怀里钻了起来,笑笑:“冷总,我只是一时有些突兀罢了,没事的,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

    说完转身朝别墅走去。

    背后是冷昕杰无奈的叹息声。

    我走进卧室后反锁上了门,趴在床上,耳畔全是妮妮哭着叫‘爸爸,爸爸抱’的声音,心里一会儿难受一会儿苦涩,直到最后昏昏睡了过去。

    次日,我爬起来时头晕脑胀的,可还是挣扎着去上班了。

    下午时,冷昕杰通知我今晚有个重要应酬需要陪同,对方是大型游戏生产厂家,据说工厂开遍了全球,销量也是全球化的,利润很可观,他们现在需要一些最新的二次元动漫设计图,有意与冷氏集团长期合作。

    冷昕杰是生意人,当然乐于达成这样的事,因此饭局订在今晚,先培养下感情后再协商签约。

    临下班前二个小时,冷昕杰带我去了一家美容院,做了个美容后再带我去名牌专卖店买了几套时装换上。

    当我忙完这一切出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冷昕杰正靠着车窗看手表。

    “不错,很漂亮。”看到我走出来后,他眼睛亮了下,微微笑了笑,替我打开了车门。

    “其实不用整这些的,只是个饭局而已。”我坐上车后有些不好意思。

    “依依,你那二套衣服已经交替穿了好些天了,瞧瞧吧, 这脸上的气色也不太好,你可是我的秘书,就算只是陪我去吃个饭,也要注意下形象,这对方看的可是我的脸呢。”冷昕杰开着车见缝插针地在车流中穿棱着,这样说着。

    我听得有道理,也不说话了。

    A城最豪华的沃维尼酒店。

    我们的车子来到酒店时,已经六点半了。

    占进正站在前面假山喷泉处等着,看到冷昕杰的车子过来后才算松了口气。

    “冷总,余秘书,在三楼的悉尼包房。”冷昕杰下车后,占进立即恭敬地对我们说道。

    冷昕杰点了点头,把车钥匙丢给了占进。

    占进接过去停车了。

    我们穿过喷泉假山,伴随着一路的鲜花走到了电梯处,站在门口的咨客立即迎上我们按了电梯健,电梯门开后,我们踩上了里面铺着的红色地毯。

    三楼,清一色的雅座包厢,环境清幽芳香,优美宁静,非常的高贵奢华。

    我们一路上走过去,不停地有服务员厨师传送着菜肴,却没有一点点嘈杂的响声,地板上全铺着柔软的红地毯,灯光柔和,墙壁上挂着中西方的名画。

    我们走进悉尼包房时,对方的总裁已经站在包房正中间等侯着了。

    “冷总,幸会,幸会。” 看到我们进来,正中间那个戴着眼镜,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立即笑脸相迎,向冷昕杰伸出了手来。

    冷昕杰与他握手后,他又把手伸向了我。

    “黄总,这位是余秘书。”冷昕杰立即在旁边介绍着。

    “余秘书,幸会,到底是冷总的秘书,漂亮又有气质,赞。”他握住我的手轻轻一握随即放开后,向冷昕杰竖起了大拇指。

    冷昕杰笑了下,表情很愉悦。

    今天的我特意打扮过了,包房墙壁上的立体镜子里我看到自己窈窕身材,光彩精致的五官,配上自身特有的沉郁阴柔的气质,我相信他虽然有奉承的意味在,但也不完全是浮夸我的。

    后来落座后,他的眸光还在我身上流连呢。

    服务员上菜后,饭局也就开始了。

    其实饭局只是个幌子,对于一些签约的核心内容事先早就交涉过了,只有大多数双方无意见的情况下才能走进这饭局的,若真意见相差太大,吃这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少数一些有出入的地方真可以通过吃饭增进感情后互相妥协解决的,这才是应酬的目的。

    因此,饭局上基本就是谈笑风生,说着一些趣味玩笑,互相敬酒。

    来时吴晓珊给我说过了,这位黄总是东南亚最大的游戏生产商,在业界也是德高望重的,因此这样的饭局我少不了也要喝几杯的。

    刚开始喝酒时,冷昕杰替我挡了好几杯。

    这一来,对方立即看出了冷昕杰对我这个秘书的特别关照,大抵做这一行的都是头脑十分活络的人,有些话当然不用明说,大家心知肚明,因此他们都认定,我至少是冷总非常在意的女人,对我也很看重,每次敬完冷总后就必会来敬我。

    这样,一餐饭下来,我竟然喝了好几杯。

    吃完饭后会去淋浴桑拿,再到KTV唱歌喝酒后才能算结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