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慌忙拿出手机来打开了新浪新闻,果然,上面第一条显著的标题就是:余依,一个专业小三的情路历程。

    点开标题来,上面竟然是好些张我与冷昕杰的照片,而这些照片正是昨晚盛司雨的手机上保存给我看的那些。

    至于下面的解说词,大致与盛司雨污辱我的话类似,不用想,我都知道这是谁干的好事了。

    我有些悲愤,几步冲到了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严,我看到了冷昕杰正阴沉着脸站在办公桌前,脸上有明显的盛怒,而盛司雨正背对着我,似乎正在哭泣着,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重,我终于忍住了心底的愤怒,站住了没有推门进去。

    “杰哥,你答应了再给我一次机会的。”盛司雨抽泣着,声音里都是痛苦。

    “是的,我是答应过了,但你做的事无法原谅。”冷昕杰的声音异常的严厉。

    “杰哥,相信我,那些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呀。”盛司雨急了,红着脖子辩解着。

    “还要狡辩吗?”冷昕杰把桌上的书狠狠一摔,“告诉你,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过我的,今天大清早占进就看到了那条新闻,一个小时不到就给我查清了,我清晨六点为了这事醒了,你竟然还不承认?真没想到,你一回来就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实在太恶劣了,你说,就你这样的素质,我还能给你一次机会吗?告诉你,我们之间再无来往的必要了。”

    “不要,”盛司雨慌乱害怕了,她急忙绕过去抱住了冷昕杰的腰,哭着喊:“杰哥,不要这样,我并不想这样的,我只是害怕失去你,原谅我吧,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冷昕杰直直站着,脸色铁青,任凭她哭着喊着也没有丝毫动静。

    说真的,像冷昕杰如此自律高傲的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事了,他自担任冷氏集团总裁起,几乎没有绯闻,这盛司雨真是愚蠢之极,自以为可以打击到我,让我身败名裂,却不想会连累到冷昕杰,这样一来,只会遭到冷昕杰的彻底厌恶。

    “小雨,余依是我的秘书,我与她根本就没什么,你却连这点容人的气度都没有,任意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这样的做法太卑鄙,我且问你,那些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谁让你偷拍我的?我可以被你伤害,原谅你,可你凭什么去伤害余依?”冷昕杰掰开了她的手,用手指敲着桌子厉声喝问,“谁给了你权利让你指使人来偷拍我们?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把这个安插在我公司的眼线交待清楚,否则我只好告诉盛老来处理这件事了。”

    “不要这样。”盛司雨听到这儿,声音都发抖了,她显然很怕这个盛老,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又冲上来抱着冷昕杰哭:“我爸说这次我们一定会结婚的,以后我们会是一家人,你宁愿为了那个余依而不要我吗?要是我爸知道出了这样的事,会打死我的,求求你了。”

    这样说着,她抱着他号啕大哭。

    冷昕杰黑沉的脸终于有了些缓和:“好,你只要告诉我他是谁,我秘密辞退他就行了,至于在网络上流传的那些新闻,占进已经在处理了,希望这个事情能尽快平息下去,但我们之间,从此后再无可能了,你不适合做我的妻子,你还很年轻,长得也漂亮,会找到我比强一百倍的男人的,这事到此结束吧,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了。”

    我看到盛司雨双肩不停地抖动着,抽泣着苦苦哀求:“可是,你与我爸已经说了,会重新考虑我们的婚姻。”

    “是的,原来是看在我们二家关系一直很好的份上,我是改口过,但现在再没可能了,关于这件事我会亲自去跟盛老解释的,这是最后一次解释了,以后不会再提,你可以回去了。”冷昕杰又板下脸来,冷冷说着。

    盛司雨站着呆了会儿,终于转过了身来,面色灰白,昨晚脸上那明媚的笑容再也看不到了。

    “哦,对了,小雨,我再给你句忠告,从此后,你不可以再去招惹余依,这次我可以帮你摆平这件事,但下次,你若再做这些蠢事,是没有人能帮得了你的,如果你想盛世地产太平,那就安静地做好自己,当然,凭我们二家的友好关系,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但另一个人,肯定不会饶过你,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就在盛司宇哭泣着就要离开时,冷昕杰在背后郑重开口了,

    “今天这事若不是我及时帮你摆平了,估计你们盛世地产现在已经被许氏集团整垮了,你最好牢牢记住我的话,余依不是你所有招惹得起的。”

    我站在门边听懵了,盛司雨站着也听呆了。

    许氏集团?是许越么!

    他会因为我去整垮盛世地产?

    我呆呆站着。

    一会儿后,盛司雨哭着捂着嘴跑了出来。

    她拉开房门时,正好撞到我的身上,我被撞得后退了几步。

    她惊讶得抬头,待看到是我时,猩红的眸眼里瞬间都是不堪与恨意,可她却不敢把我怎么样,只是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脸上嚣张的气焰也消退了不少,然后捂紧嘴扭身跑了。

    我站了会儿,才敲门走了进去。

    “依依,今天发生了点事,早上就没有等你了。”冷昕杰看到我走进来,急忙走近了我,无比内疚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盛司雨会那样对你,都是我害了你,我向你道歉,这件事我会尽快摆平的。”

    他大概是看着我苍白的脸吧,眸里流露出无比怜惜的光,深深叹了口气:“唉,真没想到她会如此卑劣,都是我害了你,不过,你放过她吧,她从小被娇惯坏了的。”

    看着他自责的模样,我笑了笑:“没事,这事不能怪你,谢谢你这么维护我,我也不会去责怪盛小姐的。”

    “依依,你真好。”他看着我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矗立在我前面,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看了下,突然转过身来朝我笑了笑:“余依,你猜,刚刚是谁给我发了条信息?”

    我茫然地看着他。

    “是许越,他邀请我参加许氏集团与梦氏集团成立的基金协会开幕式酒会,要求带女伴,你说我感到意外么?”他笑着跟我说。

    原以为再听到‘许越‘这二个字我会毫无感觉的,可这二个字真像有毒般,竟然深烙进了我的脑子里,我愣了半晌后摇了摇头:“不感到意外,许梦二家的基金协会是商业性质的,包括了许多项目,也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工程,冷氏集团是如此大的龙头公司,能邀请你再正常不过了。”

    “嗯,你说得有些道理,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们许冷二家这么多年在商业领域内从没有过这样正式的来往,就像那个漫画签约也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因此我觉得他邀请我可能别有深意。”

    他说完,看了眼我。

    “可能吧,那你去吗?”我也不知许越的深意是什么,只是看着他。

    “去,当然要去,他的诚意这么好,我若不去那也太不给他面子了,这样吧,下个星期六我带你去参加。”冷昕杰笑了起来。

    “一定要我参加吗?”听到要我去参加,我本能地就想拒绝,我并不想再看到许越,还是在那样的场合,因此我尽量避免。

    “当然,你是我的秘书,有必要陪着我去。”冷昕杰肯定地点头。

    “可我不是你的女伴,你应该找盛司雨去比较好。”我提着建议。

    “不,我与她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我没有女朋友,只能由秘书代劳了。”他摇着头态度坚决。

    我看着他,心中打着鼓,这男人说与盛司雨断绝来往就真的断绝来往了吗?没看到盛司雨是多么的痛苦吗?

    男人的心都是这么冰冷吗?哪怕是温润如玉的冷昕杰也会是这样么!

    可他今天为了我如此严厉的惩罚盛司雨,说不感动也是不可能的。

    我的心有些沉重,感到有些说不出来的压力。

    十点钟时我正对着电脑看明天例会的数据,这个是冷昕杰明天早上例会时需要用得着的,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边看着电脑边随手拿起了手机。

    “喂,你好。”我把手机放在耳边轻轻说了声。

    手机里很久没有声音。

    我有些寄怪,突然,我眼睛从电脑上收了回来,身子坐直了。

    电话那端是异常的沉默,我似乎能听到那样一种轻微的呼吸声,很熟悉的,能揪紧我心肺的,就像那些日子他要我时在我耳畔由粗重呼吸再渐渐到粘人的的轻微呼气那样,然后他会拥我入怀,紧紧地抱着我,我的心在那时总会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心跳动着。

    不是要忘记他么,怎么稍有的一点可有可无的迹象竟又让我想到了他!

    “喂。”我又接着喂了声,声音里有股莫名的紧张。

    “余依,是我。”很快,电话里真的传来了干脆简短的男音,许越的。

    我的手握紧了手机,身子也僵直起来。

    “有事吗?”一会儿后,我用了很平稳淡漠的声音问道。

    他在那边沉默会儿后问:“你还好吗?”

    “还好。”我淡淡的答。

    “盛司雨的事……”他在那边开口

    “不用了,没事了,这与你无关。”我已经听到了冷昕杰的话,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担心他会说出什么来。

    他在那边沉默了下,轻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道:“依依,这个星期五下午,我们在民政局门口见。”

    他的话声刚落,我头顶突然像浇了盆冷水般,从头凉到了脚,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明明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