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呢?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听得莫名的悲怆可笑:

    “盛小姐,你到现在都不了解冷总,不明白他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又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先要说的是,我之所以会认识冷总,那是因为我们是同学,他请我,固然有照顾的嫌疑,但我与冷总是清白的,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冷总呢,不是一般的豪门公子,他的成功是建立在自己的拼搏上的,冷氏集团传统的产业同样是以房地产与制造业起家的,但他并没有走老路,而是去国外创建了自己的事业:漫画,因此,对于一个喜爱漫画的男人,你却把他当成一般庸俗的商人来对待,这只能是你的悲哀。在他的眼里,女人自身的素质能力比家世地位重要得多,他要找的是终身伴侣,不是你的那些所谓家世财产,那些他轻松就能赚到,但有些东西,却是花钱也买不来的,他比谁都要清楚这点,这样说,你能听懂吗?”

    我同样讥讽地,不屑地看着她,眸里的光也一样的有嫌恶。

    能如此污辱我的人,我没必要给她好脸色看。

    显然,自认为高高在上的盛司宇被我这样的表情给刺激到了,她有些恼羞成怒,“余秘书,我知道你这类女人的意志力是非常顽强的,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但我今天还就告诉你,真正懂生存规则的男人,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势地位是不会找你这种对男人什么也没帮助的花瓶的,你永远只能躲藏在黑暗处,见不了光,更无法成为妻子,死心吧,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在这里只会比在许氏集团死得更惨,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

    我气愤之极,以牙还牙:“盛小姐,我也要告诉你,冷总是个原则性很强的男人,你在他公司里安插眼线,监视他,只要他知道了,恐怕你与他现在这种关系都不能保持了,还有,冷总请我当秘书,我自然是要履行我的工作职责的,我们的这些接触,在工作上有时是无意识产生的,如果你无法接受,那最好请冷总开除了我,然后由你自己来给他当秘书,这样才是最安全的,否则我走了后,还会有第二个秘书过来的。”

    她看着我冷笑:“你以为我做不到吗?”

    “我希望你能做到,但那又怎么可能呢?哪个公司没有秘书?当然了,如果你有本事可以给他安排男秘书,那是最好,但我并不认为冷总会听从你的摆布,如果他是这样的男人,早就娶你了,哈哈。”说完后我哈哈笑了下。

    她脸上的表情穷凶极恶,眸里的光鄙视怨恨嫌恶,凡是人类所能表示的憎恨表情都能在她脸上找到,那种所谓的天真烂漫,美好,再也看不到一点点了。

    我想笑,心里更多的是悲苦。

    正在我们紧张对峙时,冷昕杰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杰哥。”盛司雨的脸立即一百八十度变化,满脸的灿烂笑容,她叫了声后轻盈的身子朝着副驾驶位走去,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我默默地打开了后座的门,坐了上去。

    “杰哥,我不要回家,我想去雅芳小筑。”盛司雨坐在副驾驶位上开始撒娇。

    雅芳小筑是冷昕杰的别墅。

    我的心跳了下,望向了冷昕杰。

    冷昕杰双手轻握着方向盘,眼睛望着正前方,很干脆地说道:“不行。”

    “为什么?”盛司雨撅起了嘴巴,“难道杰哥的家里还藏了女人不成?”

    冷昕杰的眉头再皱了下,“小雨,你刚从法国回来,连家都没回,是我接的你,我要把你安全地送回家,否则你父母会着急的。”

    “没事,我打电话给爸爸妈妈说清楚就好了。”盛司雨仍然不知进退。

    冷昕杰一向温润的脸霎时寒了下来,没有一丝笑容,那个表情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足以让人感到可怕,那种气势绝对不会输过许越。

    我暗地里替盛司雨捏了把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温润如玉的冷昕杰有这样可怕的表情,如果盛司雨再不知进退,很可能会把他们之间目前的这种关系给彻底毁坏掉。

    好在盛司雨也是个聪明女孩,立刻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不再坚持了,只是低头呐呐地说道:“好吧,杰哥,其实我也很累了,想好好休息下呢,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吧。”

    冷昕杰的脸这才缓和过来,伸出一只手抚摸了下她的头,笑了笑:“嗯,好好陪陪你爸爸妈妈,明天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盛司雨的脸阴转晴了,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坐在后排看着盛司雨笑起来时眼神清亮,真可谓是天真烂漫,这样的笑容但凡是个男人看了都不会想伤害她的,一时间有种错觉,仿佛刚刚上车前那个对着我凶神恶煞的女孩从没有过般。

    我暗中叹息了声,宁愿盛司雨真是这样的女孩子,再天真烂漫点,如天使,永远得到男人的庇护与关爱,一如那在风雨中被保护得好好的花朵般鲜艳明丽。

    只可惜,人的浴望往往都是难以控制的。

    盛司雨的家也在A城顶级别墅区,离许氏庄园并不会太远,这里大片地区都是属于富豪居住的,平时,我压根也不会过来。

    “冷总,我会尽快搬走的。”冷昕杰载着我回到他的别墅后,临下车前,我这样说道。

    他脸上愕了下,回头问:“你的房子装修好了?”

    “差不多了吧。”我这样答着,实际上,那房子最起码也要装修一个月,装修好后,不宜马上住进去,最好开窗通风一二个月才好,但我不想住在冷昕杰这里了,准备搬到林姣姣家里去寄住一段时间,虽然远了点,但我可以用的的搭车的。

    冷昕杰眉头皱了下,下车站在前院看着我:“依依,你是在顾虑盛司雨吗?”

    我笑了笑:“没有,我一个将要离异的女人住在你这单身男人的家里,我怕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呢?”他审视着我,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你不用在乎她的,冷盛二家关系较好,我不能太过冷落她,但她,永远都只是我的妹妹。”

    “其实,她挺不错的,你不妨考虑下。”我想到盛司雨对我的猜忌,这样劝说着。

    冷昕杰摇了摇头,待我走近后,伸过手来想牵我的手,我突然想起盛司雨的眼线拍的那些照片,弹跳般把手挪开了。

    他明显感觉到了,眸底里流露出丝失望来,但很快就消失了。

    其实我们之间这些小小的举动,我以前没在意过,他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现在当我有这么明显的回避后,他似乎也警醒了些,以后很少这样了。

    夜色笼罩下的别墅安静温馨,华贵的是它的外表,而宁静的是人的内心。

    我住在冷昕杰别墅的这些天,是我心路历程交替转换最痛苦的时间,有好几个半夜睡不着觉时会走到后花园去聆听大自然的心声,渐渐地把那份感情一点点在心底的荒漠深处用铲子挖个洞放进去,再一铲子一铲子的把它埋好,让它深藏在我心底深处的某个角落里,直到能彻底忘记。

    今天半夜时分我照样醒来了,实在无法安睡,我又走到了别墅的后花园,脑海里总是回想着盛司宇对我的污辱,心会一阵阵的痛。

    我似乎成了谁都可以随意羞辱的人,明明我受到的是种种不公的对待,最后却全都变成了我的错,我不知生活为什么会如此苛刻我,实在是,我从没有害过任何一个人,甚至连害人的想法也没有过。

    直深夜凉露时,我才回到卧房里去睡觉,第二天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了。

    我急忙奔下楼去时,保姆告诉我冷总已经走了,她让我不要着急,说是冷总让我好好睡觉,公司的事不要紧,他会帮着处理的。

    我深知大公司的规章制度,要想不让人说的话那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我快速吃了点早餐后打了个的朝着冷氏集团而去。

    刚进去就感觉到整个公司怪怪的,气氛很不寻常,特别是当那些职员看向我时,眼光很古怪,还有些幸灾乐祸的。

    我忐忑不安,坐上电梯朝着十八层而来。

    “余秘书,告诉你,那个盛司雨大早就来了,现正在冷总办公室里呢。”我才走出电梯门,吴晓珊一把拉住了我极为神秘地说道。

    我一听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明白刚才公司里的人看我的眼光不同的原因了,在他们的眼中我与冷总的关系特殊,现正牌未婚妻来了,他们大概都是想看我的笑话吧。

    我苦笑了下。

    “哎,现真是人言可畏呀,不知道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竟然把你和冷总的一些照片发到网络上去了,还成了今日头条,现在点击率已经排名到了第一名,上面是各种漫骂你的人,还有进行人身攻击的,你可要挺住呀,不要在乎这些,你越是生气就越是会中了别人的圈套。” 接着我又听到了吴晓珊愤愤不平地说话声。

    我一下就心惊胆颤,眼皮直跳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