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我不想看到你们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整个签约流程很顺利,冷昕杰运筹帷幄,我呆在旁边不过是做做样子,很快大家就握手圆满了。

    下班时分,我拒绝了冷昕杰要带我回别墅的美意,独自打车去了我以前的家,我与沈梦辰结婚时的那个家。

    对于目前在冷氏集团上班这份工作我其实是很茫然的。

    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感觉就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不是长久之计,只能是先做着再说。

    首要的是,我要先把家安顿好后尽快将妮妮从深市接回来,给她请个保姆带着。

    等这一切稳定下来后,我还是要做回自己的设计工作的,我想开个小型设计公司,承接些园林绿化类的设计项目。

    今天从冷昕杰那里拿到了五千万的报酬,于我和妮妮来说,生计是不用发愁了的。

    其实,女人当花瓶真不是那么好当的,光那些异样的眼光就能把人给淹死了。

    丽江小区。

    这是我自从被沈梦辰,赵蔓云和婆婆联手算计赶出家门起,第一次走回来。

    物事人非的感觉让我无比的辛酸。

    站在大门前,就想到了那次的报警,脸上身上似乎仍有被婆婆和赵蔓云毒打的痛感。

    进到卧房后,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搬得一干二净了,哪怕是一些挂在墙上的挂勾都被前婆婆他们给撬走了,墙壁更是损坏严重,卫生间里的马桶都被砸烂了,想必是前婆婆和沈梦辰泄恨砸的吧,必须要重新装修。

    我下楼去隔壁街道找那家熟悉的装修公司,半路上,想起了冷昕杰给我的那张五千万支票,

    把手伸进了口袋里。

    立即,我吓出了声冷汗。

    那张支票竟然不翼而飞了!

    我惊得站着呆了半晌。

    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明明是放进了这个口袋里的,猛然间,我双手迅速在身上口袋里翻找起来,可当我搜遍了全身的口袋后,愣是找不到它的踪影了。

    我整颗心瞬间都凉了!

    五千万,可不是个小数字。

    眼前有些发黑,扶着路旁的树干坐在了街边的长椅上开始回忆起拿到这张支票后发生的事。

    一会儿后,似乎有些想清了。

    伸手去包里掏手机,可掏了半天后,什么也没掏出来,这才想起原来手机还放在冷昕杰的卧房里呢。

    看来,我只能回冷昕杰的家了。

    正在我准备召手叫的士时。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车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来。

    待看清那个男人时,我心中一沉,立即转身就跑。

    “依依,不要走。”沈梦辰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我。

    “沈梦辰,你想要干什么?”我厉声喝问。

    今天手机没带在身上,我心里有些忐忑,不知这男人又要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来,不过,这里可是在大街上,料他也不敢过份放肆吧。

    “依依,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谈谈,好吗?”沈梦辰紧紧抓着我的手臂,生怕我跑了,乞求着我。

    我听得极为好笑:“沈梦辰,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吗?”

    “只要你愿意就有。”沈梦辰涎 着脸皮,连连点头。

    “那不好意思,我非常不愿意。”我看着他紧抓着我的手,冷厉地开口,“请放开我。”

    “不,依依,我不会放手的,除非你愿意原谅我,并同意跟我复婚。”谁知沈梦辰的大手更加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拖到了街边一棵芒果树下站稳,在我面前,低声下气地说道,“依依,知道吗?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回来,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你,今天果然等到你了。”

    “是么?”我看着他这般落魄模样,不屑地嗤笑出了声,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名和利来的,他能如此耐心地来找我,当然是有求于我了,我冷笑:“沈梦辰,难道你这样做还是因为爱我么?”

    沈梦辰眼睛一亮,立即赌咒发誓,“依依,我是真心爱你的,一直都是,这段时间更是每天做梦都梦到你,茶饭不思的,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我就天天来这里找你,知道吗?我每天乞求上帝,让我能遇到你,能让我们重新来过,如果你能给我一次这样的机会,我敢保证,这辈子我绝不会再负你。”

    我听着这无比动情的表白,心里一阵阵庆幸,如果早几个月前,他能如此对我,当时还对他有爱的我,说不定又会被他的甜言蜜语打动,真的相信了他的。

    可他太利欲熏心了,丑恶的本性在权利面前是无法掩饰的,他的伪善与势利让我一点点看清了他的真面目,直到现在心冷如铁。

    “沈梦辰,既然如此想我,那为什么不敢去许氏集团找我,你明知道我现在与许越结婚了,你来这里能找到我么?”我不无讥讽地问。

    这个男人在强权面前,那是绝对的窝囊的,我怕他是连许越的名字听了都要胆寒吧,现在之所以敢偷偷来这里求我,那是迫不得已。

    现在的他陷害我的罪名成立,估计法院的判决就要下来了,只是想请求我的原谅才能减刑或免刑,这是他求生的本能,我怎么会分不清,傻到那般地步呢。

    “依依,清醒点吧,许越不会要你的,他要娶的人是梦钥,以前娶你那是为了转移视线对付他二个叔叔的,只是权谊之计,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和许越也应该快离婚了吧,不过我好心提醒你,这对你可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你可以趁机向许越索要些好处,许氏集团有的是钱,你可以要求多分些财产,为你和妮妮的下半辈子做打算,也不枉与他白结婚一场。”他看似很为我着想,像个亲人般叮嘱着我。

    我真被他如此龌龊卑鄙的想法给恶心到了,他竟然让我利用与许越的婚姻索要财产,这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呢,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有被关进去呢,按理来说许越已经把证据给了公安机关,他应该被逮捕了才对吧。

    “沈梦辰,在你的眼里我与许越离婚了,没人要了,你来与我复婚,是对我最大的恩典,是吗?”我冷笑着反问,“因此,你让我从许越那里索要财产,难道是冲着这个才来与我复婚的么?”

    我看着他落魄的模样,一只手拿着支烟,以前的他只抽兰色精品芙蓉黄的,现在拿在手里的不知是什么杂牌的,看来,他是穷疯了,受不了如此落魄的生活吧,竟又来打我的主意了。

    也就是了,在他的想象中,现在的我如果与许越离婚了,不仅有一笔分手费,还有这么一套价值上千万的大房子,我又那么软弱好欺,说不定还会爱着他呢,他必定认为复婚能诱,惑到我了。

    想着这些我都恶心。

    “依依,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我?我是真心对你的,请原谅我吧。”他有些烦燥地丢掉烟头,眸底里涌起股强烈的暗光,凭女人的直觉,感觉很不妙,我开始用力挣扎。

    “依依,不要这样。”他喃喃着,一只手过来圈紧我,对我就要用强,我吓得大声喊,拼命低头躲闪着。

    有路人朝我们看来,脸上是探究的光。

    可沈梦辰无耻之极,不停地高喊着:“依依,我爱你,请原谅我吧。”

    那些路人只以为是一对恋人或小二口在吵架,看着都摇头走了。

    男人的力气天生就占有绝对优势,我害怕之极,一只手紧紧圈紧了身边的芒果树干,为了避免他来强吻我,我把脸埋在树干上,一边喊着‘救命’,一边用脚乱踢着。

    “住手”,随着一声厉喝,一道人影冲了上来,抓住沈梦辰,一拳朝他脸上狠狠打去。

    只听到一声惨叫,沈梦辰瞬间被打得摔跌出去好远,捂着脸躺在地上哀号起来。

    “依依,吓着了吧。”一股熟悉的气息冲到了我的身边,伴随着一声焦急关切的询问,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伸过来就要抱我入怀。

    许越过来了!

    可我双手只是紧紧地抱着那棵树,哭着叫:“不要动我,滚开,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我不想看到你们,全都不想看到你们,全部滚。”

    沈梦辰固然恶心,许越我也不想看到他了,我伤不起了,越是与他纠缠得越多,将来,我的痛苦也只会加倍的多,我宁愿自己孤苦伶仃一辈子,也不想把心伤得无法收回。

    许越呆呆站住了,定定地望着我。

    “许越,我现在已不需要再仰仗你许氏集团了,也不会再怕你了,告诉你,别惹我,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沈梦辰从地上爬起来,看清是许越时,也不知是哪来的狗胆,还是被打懵了,冲着许越吼着。

    许越黑沉着脸转过身去,面露寒光地盯着他,“沈梦辰,如果你下次再敢来搔扰我的妻子,我保证让你把牢底坐穿。”

    说完眸光雌裂,一步步朝他逼近,拳头拧得紧紧的,身上散发出可怕骇人的寒气。

    沈梦辰害怕得双腿发抖,朝后退着,在许越快要靠近时,底气不足地叫了声‘许越,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撒腿就跑,很快就不见了人影。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