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我要跟你绝交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你觉得还有什么需要添加的吗?尽管开口。”我在办公桌前坐下后,冷昕杰就站在我旁边体贴地问。

    “不需要了,谢谢。”我立即笑笑摇头。

    冷昕杰微微笑了:“有需要尽管提,千万不要客气。”

    我正想答话,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却响了起来。

    我有点惊愕,抬头看冷昕杰,他微笑着示意我接电话。

    “您好。”我不知要怎么开口,只好用了这个标准词汇。

    “依依,你搞什么鬼,怎么跑到冷氏集团上班去了。”电话才接起来,里面竟然是林姣姣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没想到我在冷氏集团上班的第一个工作电话竟然是林姣姣的。

    我苦笑了下:“姣姣,许氏集团把我赶走了,别的公司估计暂时都不敢要我,也就只有冷氏集团敢收留我了,我若不来这里能去哪里呢。”

    林姣姣听到这儿叹了口气:“也真是难为你了。”

    “你有什么事吗?”我抬头看了眼冷昕杰,冷昕杰看我的表情大概知道是熟人朋友打来的,立即掉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办公忙碌了。

    “依依,你去到冷氏集团上班许总知道吗?他同意?”林姣姣在那边不解地问。

    “他凭什么不同意呢?”我不由冷笑了下,“我已经把离婚协议书给他了,他总不能但凭喜好禁锢我一辈子吧。”

    “哎。”林姣姣闻言又叹了口气,突然恨恨地说道:“依依,知道吗?你这前脚才走,那个梦钥后脚就搬进了许总的办公室,说是什么基金协会的副会长,我呸,她算个球毛,还副会长,整天只知道瞪着个大眼含泪带娇地望着许总,许总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就连开个会,她都是跟着坐在许总身边端茶倒水的,许总都说不需要了,可她偏娇嗔嗔地说:

    许越哥哥,要多喝水身体才会健康,才不会上火的。

    我的妈呀,真是恶心死我们了,我弄不懂的是我们家许总,明明不爱她,可为什么偏要让她如此缠着呢,难道就因为许氏集团与梦幻工厂的深度合作,公司暂时离不开梦家么,还是因为许总娶了她,可以得到梦开阳的全部家产呢,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看不起许越了。”

    她在电话里连珠炮地说着,对梦钥那是嫌弃得不得了。

    我听得微微直笑:“姣姣,梦钥本就是许越的未婚妻,她这样做是没错的,至于原因是什么,其实与我们是无关的,一个东西的存在必有它的道理,我们又何必去想那么多呢,你呢,现在可好?萧剑锋竞选失败后有没有去找过你?他们家还有没有向你要过孩子?”

    “我还是那样,这段时间每天加班,自从你走后,许总每天都处在暴躁中,经常把人骂得狗血淋头,整个许氏集团里紧张兮兮的,也不知道每天哪来的那么多屁事,我们差不多每天晚上人人都要加班,有时我想干脆忙死算了,忙就忙吧,可每天还要对着那个妖精似的女人,看她在公司里指手划脚的,特恶心。我还真不明白,看许总对任何人都是面无表情,凶巴巴的,可一对着梦钥,他的态度就会很好,好像生怕伤着她什么似的,我听公司里的人议论说,这个梦钥是个‘独臂大侠’,许总是怕揭她的短,伤到她的自尊心,处处维护着她,快把她宠到天上去了,对了,我还听说,她已经搬进许氏庄园里了,好像他们就要准备结婚了吧。”梦钥一肚子苦水,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

    我拿着电话,茫然坐着,心头一阵阵刺痛。

    “依依,你从许氏庄园搬走了吗?”林姣姣似乎想起了这个问题,连忙追问着。

    我呆呆坐着,傻笑:“当然搬走了,他们都要快结婚了,而我也要离婚了,干嘛要住在那里呢。“

    “哎,搬走好,否则每天面对着那双含泪带泣,装无辜可怜的眼,不知有多堵心呢,没办法,想开点吧,谁叫她命好,有个那么有钱的老爸呢,这女人呀,有个好的娘家就是不一样,我们也不用抱怨什么,这大概就是命吧。“林姣姣避口不提萧剑锋的事,只是这样大谈着我的事,或许是我的经历触动了她的伤心事吧,她在电话那边显得极为低沉。

    我想安慰她些什么,可现在是上班时间,她拿着电话已经与我聊了这么久了,这可是内线电话,怕影响到公事。

    再则,我这样聊天的声音也会影响到冷昕杰的,就准备先挂掉电话了。

    “姣姣,有时间我们出来坐坐再聊,我这现在上班呢。”我看了下时间,刚在楼下时,冷昕杰不是说马上要与什么公司签约么,当下立即这样说道,就要挂电话。

    “等等,依依,你手机呢,怎么老是关机?”林姣姣看我要挂电话了,立即追问道。

    “手机么?”我吃了一惊,忙伸手在衣服里摸了下,没有,想了想,笑:“手机放在冷总别墅的卧室里了,今天早上起床晚了,匆忙间忘拿了。”

    我这只是无心说的,可当我说完后,傻眼了,忙用手捂住了嘴。

    果然,那边立即传来了林姣姣怪异的叫声:“依依,你竟然睡到冷昕杰的卧房里去了,等等,什么状况?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与冷总好上了?怪不得,我说你怎么会突然跑到冷氏集团去了,这许总的脸也怎么会一天比一天黑呢,事实是,你那天说的要去京城有点事,其实就是去跟冷部幽会了,对不对?依依,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的,男朋友一个比一个有钱的……”

    她没完没了地展开了无限的暇想,我坐着发呆时,估计她已经把我和冷昕杰的关系脑补了n遍了。

    天,这女人真是疯了。

    “停。”等我稍微清醒反应过来时立即喝住了她,“林姣姣,你再乱想乱说些什么,我要跟你绝交。”

    “你舍得么?”林姣姣在那边吃吃的笑。

    “就你这种长舌妇,我有什么舍不得呢。”我气愤的吼,“告诉你,我与冷总之间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再这样乱想乱说,我真不会原谅你了。”

    说完不待她反应过来,我就气愤地摁断了电话。

    一抬头,冷昕杰正站在我的面前望着我笑,仿佛知道林姣姣在那边说些什么般。

    我脸更红了,呐呐地:“冷总,不好意思,影响到你上班了。”

    这才第一天上班呢,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差不多都是因我而起的。

    “是朋友吧,误会了你?”他呵呵笑了笑关心地问。

    “嗯。”我点了点头。

    “清者自清,不必计较些什么。”他似乎被我这样的模样逗趣了,脸上都是愉悦的表情,笑容满面的。

    我一看墙上的挂钟,这离签约的时间都快过去八分钟了,真该死!

    冷昕杰向来对时间都是很严谨的,无论做什么事从不迟到,我这似乎是犯了他的禁忌。

    刚刚他本可以提前先走的,只因为等我!

    我惶然向他道歉。

    他淡淡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是迟到了那么会儿,不过也没关系,这家公司在价格态度上很有问题,我也不想待见他呢。”

    只是这样么,我的心安了下。

    可我严重怀疑他根本是在安慰我,事实上就是他第一次因为我而迟到了与商家的签约,毁坏了他的诚信,都是因为我!

    这样的认知让我更加难受,而这时桌上的内线又响了起来,我估计是林姣姣的,大概是我第一次发怒挂了她的电话,她心有不安吧,又把电话打了过来。

    “要接吗?”冷昕杰听到电话响后仍然没有走开,只是把眼光望向了我温和地问。

    我立即摇了摇头:“不接了,不接了。”

    他笑了下:“那你等下再去跟她解释吧,我们先走了,是好朋友就不会计较这么多的。”

    我羞愧难当,只点头。

    “依依,这里是关于这次签约的资料,原则上是要你给我准备的,但因为你刚来,这第一次就由我自己代劳了,但以后,你要学会这些的,懂吗?”一路上冷昕杰耐心地给我讲这些,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

    当冷昕杰带着我走到签约会议室时,里面早就坐满了对方的人,他们正在小声交谈着,显然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

    这让我又内疚不安。

    对于冷昕杰对我这样的无限包容,总让我有种罪恶感,正因为他对我的呵护,让我在冷氏集团出现的第一天,几乎就人人皆知了!

    我只要走出冷昕杰的办公室,无论是走在冷氏集团里哪个地方,都会有许多人向我投来怪异揣测的眼神,这样的感觉甚至比在许氏集团里还要让我难受。

    在许氏集团,我是设计师,再怎么说也是凭自己的设计图进入到许氏集团去的,虽然许越对我也有些与众不同,但我每天加班加点地赶设计图,有自己的工作,那成绩也是看在众人眼里的。

    可在冷氏集团里,我只是个秘书,说白了就是个花瓶,而且在他们的眼里,还很有可能是个靠与总裁的特殊关系进来的花瓶,说不定暗地里还是冷总的情.妇呢,就算不是吧,在他们眼中也是个正在发展中的情.妇,迟早是要爬上冷昕杰的床的,否则的话这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