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纯属胡闹!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你过来一下。”正在我心思不定时,冷昕杰朝我说道。

    我循声望过去时,他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了。

    我走了过去。

    “依依,你交给我的设计图纸我大早送到上面去了,上面很满意,这样,当时我给了你二份资料,一份是设计图纸,另一份是合同,那份合同你带来了吗?”冷昕杰眸中含笑,问着。

    我愣了下,立即摇摇头:“忘了,好像还放在许氏集团里呢。”

    “这样呵。”他看着我笑了笑,眸光清润得让我的心像被春水滋润过般,“你这傻丫头呀,太实诚了,那个合同才是对你最有益的,你却把正事给忘了。”

    说完沉吟了下,

    “这样吧,忘了就不要那份了,反正这合同也是我给你的,我让占进,不,还是我自己来重新打印一份吧,先把报酬给你。”

    说完,他修长的手指点开了电脑,找到了电子版本,自己打印起来。

    我站在一侧,笑笑:“冷总,不用如此着急的。”

    “不,必须得急,我冷氏集团可不能虚担上压榨你设计成果的不好名声哟,更何况,你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的,这事可马虎不得。”冷昕杰则是满脸正气,毫不含糊地开口。

    我一听,立即想到了妈妈和妮妮,也没再坚持了,更何况,那份图纸确实是我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帮着修改整理的,不会比许氏集团那份差,也是本着自己的责任与良心来修的,该要的报酬还是应该要的,毕竟我也是人。

    一会儿后,冷昕杰就把合同打印了出来,坐下来,指着报酬空白处问道:“依依,你想要多少?”

    他没有把‘钱’字说出来,估计是怕这个字太俗气,会掂污到我吧。

    我笑笑:“冷总,你随便给点就行,我无所谓的。”

    他看着我一会儿,微微叹息一声:“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由我来写了。”

    说完拿起笔开始在合同上写了起来。

    我站在旁边随意一瞥,心跳了下,觉得那数目好像很大似的,不由俯下了身去想看个仔细。

    可这一低头,我的头发就跌落了下来,正落在他握笔的手上。

    我眼睛只顾盯着合同上的大写数字,没注意到这么多。

    他停了下,侧过头来用白晳修长的手指夹着我那缕头发,轻轻别到我的耳后,温温的手指不经意间触到了我的脸,我身子猛地一颤,突然尖叫出声来,又意识到不对,立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的眼睛只是落在合同上面那‘伍千万’的字眼上,瞳孔睁得像个银铃。

    冷昕杰立即低低笑了下,“怎么了?”

    我这一叫,顿时不妙了。

    此时清洁工正在办公室里来来去去的整理打扫着卫生,正好把门打开了,而门外面,那些排着队等着汇报的高管见到门开了,全都朝里面张望过来。

    此时的办公室里:我与冷昕杰挨得很近,他的脸几乎挨着我的耳朵,他的一只手还捏着我那缕发丝别到我耳后停顿在那里,我们这样的状态竟是说不出的亲昵暖昧。

    霎时间,那些排队在外面的高管看到里面这个状况,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他们都是精英,意识到今天上午是不宜再汇报工作了,此地不宜久留诶。

    全都一哄而散了。

    我的微则红到了耳脖了根后,连忙站了起来,退后了二步远。

    “冷总,我不需要那么多钱的。”我摇着头,非常的诚恳,“我只要一点正常的报酬就行了。”

    “不,这就是你应得的报酬。”冷昕杰立即满脸严肃,正而八经地说道,“这个项目,原本与我无缘,我是因为你才参与的,这是其一,其二,这些图纸都是经你手修改的,我靠的就是这些图纸,你说你值吗?这个项目我轻松就赚了上亿,又何德又能?因此,分给你一半,那是再正常不过,请你不要推辞,否则会影响到我们之间正常工作上的合作的。”

    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我真无法拿话驳回他,想了想后,只得接过了他开的支票,这年头,谁会对钱反感呢,更何况这也是我正常所得,虽然多了点,但有人愿意给,我先拿着吧。

    这边我刚把支票放进袋里,就看到占进走了进来对着冷昕杰说道:“冷总,有人找?”

    “哦。”冷昕杰看我拿了支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顺着占进的话立即问道:“谁找?”

    占进看了我一眼,迟疑着,“冷啡。”

    我听到这二个字竟然吓了一跳。

    “他来干什么?”冷昕杰微皱了下眉。

    正在说着,我就看到冷啡高瘦的身材朝着总裁办公室里走来了。

    我心尖跳了跳,心底立即涌起了股不祥的感觉,脸上微微变色。

    这冷啡代表的可是许越!

    “冷啡,你来干什么?”冷啡站在外面敲了下门,就大步跨了进来,在我身边站稳后,我立即问道。

    “少奶奶,许总说您已有二个晚上彻夜未归了,违返了许氏庄园的规定,他让我过来带您回家。”冷啡站在我面前,中规中矩地大声说着。

    我皱起了眉来,不悦地说道:“胡闹,昨天我已经跟他说过了,我入职冷氏集团了,不会再回去,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走的。”

    可冷啡在这方面的执着劲特像许越那般混蛋,就像占进在某些方面也很像冷昕杰一样。

    “许总说了,如果您不回去也行,那就让我在旁边守着您。”冷啡继续中规中矩地答复我。

    我一听差点气晕。

    他站在这里守着我?不是笑话么!

    我与冷昕杰在这里上班,他一个大男人竟要站在我旁边,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想想都渗得慌,再说了,这可是冷氏集团,不是他许氏集团,纯属胡闹!

    我立即盯着他严肃地问道:

    “冷啡,这里是冷氏集团地盘,你凭什么在这里守着?冷总有权把你赶走的,难道你真要跟你家许总一样闹得二家公司因此打架?”

    冷啡听到这儿,丝毫也不觉得理亏,非常正气地说道:“少奶奶,冷昕杰诱拐许总的妻子,我站在这里守着并不违法,除非他能把您放走。”

    我怔了下。

    这话还有点理!像那个混蛋的口气!

    这才想起昨天说过的,今天会把离婚协议书给他快递过去,可这不是才刚来上班么,忙起来就忘了!

    好吧,看来如果不把这个离婚证拿了,我还真是有理也说不过他的!

    想了下后我走到了冷昕杰身边问道:“冷总,能不能借你的打印机用下?”

    冷昕杰一直都是冷眼看着冷啡与我对话的,脸上是高深莫测的表情,听到我这样问,立即点了点头,温言说道:“可以。”

    说完站了起来,让到了一边。

    “谢谢。”我立即坐到了他的电脑前,点开鼠标,开始打印起离婚协议书来。

    随着打印机一张纸一张纸的出来,我的心竟像被鞭子在抽般鲜血淋淋,此时的我想到的不是自己对许越的感觉,而是妮妮一声声的哭喊:爸爸,爸爸抱。

    我不知道我与许越离婚后,妮妮能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不接受也没办法,要知道他并不是她的亲爸呀,以后,他与梦钥会有自己的孩子,而妮妮又算得了什么呢。

    好在她还小,越早断越好。

    眼前闪过吴向珍冷冷的脸,还有卫兰青眼里对我的嫌弃厌恶,突然觉得自己活着真没意思,不管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不喜欢我,无端的厌恶我,也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胸口上突然就一阵剧烈的疼痛,我扶着打印机弯下了腰来。

    “依依,你怎么了?”冷昕杰站在旁边看着我打印的是离婚协议书,一直沉默着,此时看到我这个样子,忙着急地问。

    我深吸了几口气,站起来摇摇头:“没事,可能血糖有点低,头晕而已。”

    冷昕杰听了大为紧张,立即从抽屉里拿出大块巧克力,撕开来,放到我的嘴边,命令的口气:“快吃下去。”

    我无意识地张开嘴,把那块巧克力放进了嘴里嚼着,却发现越嚼越苦,最后竟苦不堪言。

    离婚协议书打印好后,我拿在手里看了会儿,却发现手在发抖,而我竟然没有看清一个字,最后弯腰伏在冷昕杰的办公桌上,果断地签了字。

    “冷啡,你把这个给你家许总就可以了。”我走过去把离婚协议书递到了他的面前。

    谁知冷啡看都不看一眼,只是中规中矩地说道:“少奶奶,如果您有什么要交给许总的,最好您亲自去交给他,我不负责转送这些,怕承担不起责任。”

    说完,他又清了清嗓音,为难地说道:“少奶奶,我是许总的手下,只能听许总的,请您不要为难我了,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

    我听到这儿泄了气,走到窗户边,抬眼望去,街对面就是气势雄伟的许氏集团,我仿佛看到许越正坐在办公室里阴沉沉的笑,浑身一阵凉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