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眼泪模糊了视线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这一番话算是把他给彻底惹怒了,他眸里寒意森森,瞪着我:“那你能分辩什么事非?许越不就是给了你点甜头么,你认为他真会与你在一起吗?你认为你现在就真是许太太了?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无知,我就告诉你,商人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利益,他娶梦钥会名利双收,娶你则名声败坏,别太天真了,被人卖了还在这里替别人数钱呢。”

    我听到他把许越说成一个满身铜臭味,一无是处的男人时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那你说萧剑锋就是高尚君子吗?为了自己的前程官途,他宁愿去娶根本就不爱的赵蔓丽,这样的人不是道德败坏吗?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正义青年了。”想到他在电视上面作报告时表扬着萧剑锋的话,我气不打一处来,林姣姣的感情完全被他欺骗了,他不配得到任何东西,这样的男人竟然在他的口中成了正义好青年,我简直是气愤。

    “许越有情有义,就算将来我与他成不了正果,但他的人品我是了解的,他比萧剑锋至少强一百倍。”我紧接着这样说道。

    “嗤”,听到我的这些话,他嗤笑了声,不屑地说道:“你为了爱情还真是阔出去了,我问你,你既爱着许越,那许越是爱你吗?想当初,那沈梦辰是个什么东西?我不让你与他结婚,你又是怎么要死要活的,后来呢,还没吃够苦头吗?现在,你为了许越又要疯头了是吗?简直是无知。”

    对于他在这点上的斥责,我一时真有些气短,确实嫁给沈梦辰成了我的人生败笔,他对我的背叛让我吃尽了苦头,也让我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但许越与他绝不会是一样的,这点我深信不疑。

    “沈梦辰是沈梦辰,许越是许越,这性质完全不一样,他们也不是同一类人。”我理直气壮地辩解着。

    “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男人吗?”他冷冷的笑,“现在你还想要走一遍过去走过的路吗?那些年的苦是不是白吃了?”

    我一听眼圈就红了:“对,你看着我被沈梦辰欺负,看着我被他差点害死,你也是无动于衷,赵副市长对我仗势欺人,他二个女儿狂妄无知,抢我丈夫,还差点把我害死,你也是冷眼旁观,甚至幸灾乐祸的,你可真是冷血无情,实话说吧,我还其不愿意来求你。”

    说到这儿,我苦涩地吞咽了下口水,“但许越在我危难之时救了我,帮我度过了难关,若没有他,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为了他,我也要过来一趟,我知道你不会帮我的,但今天,我还就要告诉你,卫兰青,这次许越必须当选上政协委员,如果他没有当上,而是让萧剑锋当上了,那我也顾不得什么了,我一定会把我的身世公诸于众,让所有人都看看那个为了要儿子而抛弃女儿,违反计划生育的卫部长的丑恶嘴脸,我想这样的丑闻曝光后,你也无法再当这大官了吧,不信的话,那就试试,我说到就做到。”

    我理直气壮地站着,脸红脖子粗的,与他强势对抗。

    我只知道许越这次必须要赢,他必须要支持许越,否则的话我就与他同归于尽。

    “孽子。”我这一威胁出来,卫兰青顿时火冒三丈,暴怒如雷,冲过来,甩手就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霎时间,我眼前发黑,站立不稳,差点倒下去。

    “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气死我了。”他冲着我怒声喝。

    我捂着痛得麻木的脸颊,血腥味在我鼻腔里萦绕,捂着脸的手指触到了温热的液体,我知道那是从我鼻腔唇角流出的鲜血。

    “卫兰青,我鄙视你,你没有资格来骂我,告诉你,如果你惹怒了我,我一定会把一切都抖露出来的,不信,咱们走着瞧吧。”我咬牙冲着他吼完这句后,捂着脸快速朝外面跑去。

    “依依……”后面是汪淇涵的叫声。

    我不再掉头。

    “兰青,何必动那么大的怒呢,她还是个孩子呢。” 身后,是汪淇涵对着卫兰青的说话声。

    “孩子?你以为她还小吗?她要是能听进我的话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卫兰青重重的咆哮着。

    我捂着脸,拼命地跑,我要快点离开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其实说不在乎,不痛苦的,眼泪却在此时模糊了视线。

    好些次,我差点撞到了路边的行人。

    好在前面是一条宽阔的马路,二旁垂柳依依,有不少游人在拍着照,参观着这些古四合院,车辆也不多,否则我今天很可能魂丧这里。

    我发誓,这个地方恁它再高贵华丽,以后,我也决不会再走进来。

    街道上,我像个孤魂野鬼般游荡着,不知要去哪里,甚至连回到A城订机票去机场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在与卫兰青的搏斗已经耗掉了全部的精力,现在的我虚弱得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什么都不想。

    “依依。”在我不停地走着,累得快要倒下去时,我听到了一个天簌之音,有那么一会儿,我以为是在做梦。

    “依依。”在我听到声音茫然回过头去时,就看到了一辆豪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然后车门打开,冷昕杰走了出来叫着我。

    我愣住了,呆呆站着。

    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在京城遇到冷昕杰。

    我茫然看着他。

    “依依,你怎么了?”冷昕杰看到我似乎也是异常高兴,我们一时都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没事。”我摇头。

    他走近来看着我的脸,脸色沉了下来,“这脸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告诉我,谁打的?你为什么会到京城来?”

    我低着头,不说话。

    “走。”他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就往车子里走去,这次我没有挣扎,实在是我此时太脆弱了,需要找个地方休憩下,而京城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遇到个熟人真的很好。

    当冷昕杰把我带到一处地方下车时,我惊讶得无与伦比。

    他竟然又把我带回到了牙儿路的四合院中。

    原来,他在牙儿路也有一套四合院,不过比起卫兰青的要小得多,据说在几年前,他以一个亿的价格买下的,现在这里保守估计也要十几个亿了。

    车子停在了车库里。

    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出来。

    我随着他走在这四合院的地砖上,刚才的一幕似乎又在脑海里回播,头痛得快要裂开来。

    冷昕杰细心地带着我进了四合院的客厅。

    “先生。”保姆迎了出来。

    “去准备中饭。”他吩咐着保姆,亲自弯腰替我拿拖鞋放到我的面前。

    我看着这个尊贵的男人在我面前竟如此低声下气的,一时有些恍然。

    说实话,我不配他对我这么好。

    “来,你先坐下,等等我。”进到客厅后,他把我按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走了出去。

    一会儿后我看到他提着个药箱,端着盆水走了出来。

    他换了套家居服,奶白色的,衬得他肌肤如雪般白腻。

    “告诉我,这是谁打你的?”他在我面前半跪着蹲下来,轻柔的手指抚着我红肿的面颊,气愤地问。

    卫兰青这一巴掌可算是用了气力,此时的我半边脸都是红肿着的,很渗人,唇角的鲜血还留有痕迹,这让冷昕杰的眉头皱成了一团,脸上全是黑气。

    可不管他怎么盘问,我都是三缄其口。

    后来,他叹了口气,不再问了。

    他先用柔软的毛巾用温开水浸湿了替我轻轻的清冼着脸,然后在指印处擦酒精消毒,再替我敷上药膏,整个过程都是半跪在我面前的,很细心专注。

    “谢谢你。”最后当清凉的药膏从我脸上传来时,我抬头看向他,向他真诚的道谢,真不知道要怎么来谢谢这个如贵族般,待我如亲人的温润如玉的男人。

    “与我还要这么客气吗?”他眸光温柔的注视着我,眸里有深深的怜惜与责备。

    我鼻子一酸,低下头来。

    他倾身向前,把我半抱进怀里,拍着我的后背。

    “傻丫头,一定又被人欺负了吧。”他宠溺地看着我,语气里都是无奈,“怎么办呢?我的傻丫头总是不知道要如何保护好自己,我该要怎么来保护你呀,啊。”

    他最后是拿我无可奈何的叹息声。

    此时的我真的软弱得没有一丝力气,只是顺着他的拥抱,把我的头靠在了他的肩头上,尽管这个时候,我脑海里想起的是许越的怀抱,可我却没有勇气来拒绝这个能让我如此依靠的男人。

    “傻女孩,是不是想哭?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压抑着。”他轻拍着我的背,温言细雨地开导着我。

    “嗯。”我应了下,眼睛一眨,泪终于如雨水般泻了出来。

    冷昕杰沉默着,用他结实的肩膀让我依靠着,拿纸巾来给我擦泪。

    我的眼泪越来越多,不一会儿,竟把茶几上剩下的纸巾全给擦完了。

    哭到最后时,我再也没有一点力气,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不停地做梦。

    梦里有许越,有爸爸,妈妈,甚至有卫兰青,就是没有冷昕杰。

    走到现在我才知道,我现在的爸爸妈妈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我不知他们是什么原因收养的我,可我妈妈为了我没有再生育了,爸爸也是全心全意地对我,甚至为了帮我,不惜自己得了重病不治身亡。

    相比于他们,卫兰青与汪淇涵显得太自私了,我想回到A城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在我养爸的墓碑前烧香磕头,感谢他的养育之恩。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