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这事没得商量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妈妈,今天这个演唱会太好看了,我好喜欢晗晗,下一期还要去看他唱歌。”车子停了下来,有警卫率先下车打开了车门,立即从里面走下来一个贵妇人和一个穿着新潮时尚名牌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十**岁的模样吧,长相十分美丽,细看之下竟与我有些相似,她们一下车来,那个女孩儿就挽着贵妇人的手撒着娇,满脸幸福的笑。

    “好,好,只要我有程程喜欢,妈妈随时带你去。”贵妇人执拗不过她,满脸宠溺的笑,慈爱地说着。

    说话间她们二人就朝着大门这边走来。

    我直直站在大门口望着她们。

    “依依,你怎么来了?”看到我后,那个贵妇人愣了下,脸上的笑容没了,一会儿,脸上又浮起了亲切的笑容来:“依依,既然来了,那就快进屋去坐吧。”

    “妈,她是谁?”这时她身边那个叫程程的女孩儿满眼警惕地望着我,很不友好的模样。

    “她呀,是你表姐,叫依依。”贵妇人笑了笑,对那女孩子轻声细语地说着。

    “哦。”女孩儿哦了声,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轻嗤了声。

    “依依,来,进家里去吧。”贵妇人朝我走近,亲热地拉着我的手。

    我任她拉着,没有反抗。

    然后她就拉着我进到了四合院里的前院。

    如此豪华的四合院在现在的京城,价值简直是无法衡量的。

    现在京城的一套房子动不动上千万,而牙儿胡同这样坐北朝南,出门见‘海’的四合院,饱受皇家地气的熏陶,真可谓是贵中之贵。

    这里的四合院大多是古代大官住的豪宅大院,卫氏家族就是其中之一,据说是从明清时代起祖上就在朝廷做大官,一直到清朝,当时卫氏家族还出个一个皇后,很受皇帝宠爱的。

    卫兰青就是这个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目前他生有一个女儿,就是这个叫程程的女孩儿,她绝对是上帝的宠儿。

    我被那贵妇人拉着往里面走去,脚踩在地板上,仿佛走进了历史的时光遂道中,

    这四合院由两层小楼掩映在湖边垂柳之中,

    造型优雅、线条简约,

    望着这些处处铺陈着历史痕迹的华贵地方,我的心里竟是那么的苦涩。

    我和程程分走在贵妇人的两边,看似并列前行。

    可我与她的地位简直是天上地下之别。

    程程,她自小就在蜜罐中长大,被爸爸妈妈的爱滋润得如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而我只是在凄风苦雨中飘摇的那朵野花小草,虽然小时候我爸爸妈妈对我也宠爱有加。

    原以为我也很幸福的,可当今天妈妈把那一切告诉我时,我才知道我的命运是如此的可悲可叹。

    这个拉着我的贵妇人,叫汪淇涵,并不是我的舅妈,而是我的亲妈。

    至于那个叫卫兰青的男人也不是我舅舅,而是我的亲爸。

    但,我却永远不能是他们的女儿。

    卫氏家族几代单传,当年汪淇涵生下我时,卫兰青的脸色都青了,满脸的嫌弃厌恶,若要说到具体原因,那就是因为我是个女孩,不是男孩。

    如果我是个男孩,我无法想象现在的我会是多么的荣耀。

    卫兰青在京城当大官,那时计划生育抓得紧,是万万不能生二胎的,京城的大官全都是独生子女,如若有谁违反计划生育,会受到组织的严厉处分,官位也不能保。

    现在说出来或许很多人都不信,但在前几年,有单位的,尤其是当官的,计划生育那是抓得非常紧的,很多单位都是一个季度检查一次。

    古老的卫氏家族,太需要生个男孩来继承家产了。

    我妈妈说当时的我出生后几乎就是整个卫氏家族的灾难,爷爷奶奶的脸拉得比马桶还长,卫兰青也视我为不祥物,恨不得把我掐死,当时这栋四合院关闭了整整一个月,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直到一个月后,我被现在的爸爸妈妈收养了。

    而卫兰青,汪淇涵莫名的成了我的舅舅舅妈。

    为了避嫌,他们几乎没去A城看过我,我记忆中那几次,都是因缘巧合之下才出现在我面前的,就算是这样,卫兰青也从没有给过我一点点当爸爸的温情。对于卫氏家族来说我的出生完全就是一个异族的入侵,不仅没人怜爱,甚至被当作是祸根,从没有人想起过我,或者说是想要给我一点点温暖。

    他们以为我把‘处理’掉后,就能如愿以偿地生个男孩。

    可是苍天有眼,造化弄人。

    就在我消失的几年后,汪淇涵再次怀孕,当然,我不知道卫兰青是怎么逃过当时的计划生育的。

    只是苍天不佑,汪淇涵再次生了个女孩,那就是现在的程程。

    这下他们再也没有理由把程程给‘处理’掉了吧,只好认命了。

    从此后,程程的命运与我绝然不同,这可都是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

    她成了他们掌中的宝贝,疼爱有加,而我不仅被遗忘,甚至连提都不能提,因为我是黑户,不能存在,若真要提起来,揭穿后,那会成为卫兰青的黑历史,丑闻,他不仅官位不保,还有可能面临处分。

    因此,悲摧的我永远只能是一朵野花,不会得到眷顾的。

    我想妈妈瞒了我这么久没有告诉我,固然有她怕我不认她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怕我痛苦吧。

    最让我气愤的是,如果我光是不被得到他们的认可,那私底下给我点疼爱照顾也可以吧,就算不是亲爸妈,那表面上也是舅舅舅妈呀。

    可并没有。

    他们甚至连个笑容也不愿意给我,尤其是卫兰青将我视作不祥物,祸害,对我毫无半点温情可言,甚至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巴不得我死了才好。

    这才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

    如果后来,他们真的生了个男孩,如此宠爱着,那也情有可原。

    可后来,他们还是生了个女儿,把她宠到了天上,却把我遗忘得如此干净,这些年看着我在痛苦中挣扎,他们竟然无动于衷,表面上不能给到什么,暗地里关照下总可以吧,可是一点点也没。

    今天我是第一次走进这座四合院,二十四年过去了,我甚至连走进这里的机会都不能有。

    因为我与卫兰青长得像,如果我出现在这里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误会。

    我已经成了他的伤疤,不可揭,也成了他的黑点,只能抹杀。

    可我有什么错吗?除了我是个女孩外。

    因此,我是恨他们的。

    “依依,来,坐呀。”站在阔气的客厅里,管家端来了水果,果盘,我只是木然站着,没有一点点表情,汪淇涵站在贵重的沙发处朝我喊。

    “不用了,我站着就好。”我冷冷地答。

    “妈,这个女人好讨厌,我不喜欢她。”卫程程翘着唇,朝着汪淇涵说着,把对我的厌恶毫不掩饰。

    “咦,她可是你的表姐,不能这么没礼貌。”我听到了汪淇涵在旁边轻斥着她,可即使是呵斥也是透着无尽的爱意。

    表姐么!

    我觉得特别刺耳好笑。

    正在此时,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看到是我,他脸色一沉,立即皱起了眉来,冷冷问道。

    “怎么?我不能来么,舅舅,是不是我来了,你就会没脸见人了呢,毕竟我又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而且我们还生得那么像,你说是么?”他不喜欢看到我,我同样也讨厌看到他,因此,我也是用极度冷漠的眼睛看着他,毫不留情地回怂他。

    “你……”卫兰青显得很恼火,厉声喝道:“好的不学,尖酸刻薄一下就学会了,改不了草民百姓的劣根。”

    “草民百姓?”我不由得冷笑着,“卫部长,我出身草民是我的错吗?我是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被人当作野草一般的践踏,从小我爸爸妈妈倒是教过我知书达礼,为人厚道,我自认虽出身不好但也学得不错的,并不存在有什么劣根,倒是你们这些官场上的人门门道道多,伪君子得很,草民百姓再怎么样也不会把自己的亲骨肉丢弃,不闻不问,你觉得呢?”

    我这一番话下来,差点把这屋中的这二位气个半死。

    他们睁着眼睛互相看着,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卫兰青沉默了会儿后问道。

    “当然有事。”我立即答,“要是没事,我是万万不会来的。”

    “为了许越的事?”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冷冷问道。

    我心底一惊,果然是官场上的人,就是厉害。

    “是。”我毫不犹豫地答。

    “他的事没得商量,这也不是你该管的事,快回去吧。”卫兰青沉着脸,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一听,冷笑着:“卫部长,你是说许越不够优秀吗?还是萧剑锋比许越更适合当选政协委员?”

    他抬头重重看我一眼,声音冷厉:“你女人家懂得什么?不要瞎搅和。”

    “不,我懂得很呢,我虽是草根百姓,但也知道是非善恶,可卫部长自认高贵,身为父母官,在其位却不谋其政,好坏不分,竟然听信赵副市长那类卑鄙小人的馋言,重用那些靠投机取巧上位的人,难道这就是你的官风么?”我尖锐的反驳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