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功课做得太少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心底一颤,在我的潜意识里,‘老公’这二个字离我太远了,即使我与许越呆在一起,我的心也是漂浮在云层中的,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要叫他‘老公’。

    因此,他提这个要求时,我睁开了眼睛,怔怔地看着他,傻傻的模样。

    “怎么?不愿意叫吗?”许越看着我,声音有些冷。

    我抿着唇,求他,“阿越,我叫不出口,以后再说吧。”

    “这么说来,是我们的功课做得太少了,让你无法自然而然地叫出来了。”他笑,低头又开始吻我,灵巧的舌尖掠过我身上的每一寸地方……我彻底沉沦在他的温柔霸道中无法自拔。

    再到后来,我浑身的激情被他吊得高高的时候,他让我叫他‘老公’,我难受之极,硬撑着咬牙不松口。

    他笑得很得意,也很有自信,狠狠威胁着:“依依,今天你要不叫,我就把你弄死在床上。”

    我气极了,抬腿去踢他,他把我按住,狠狠要我。

    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攻势,只好顺着他的意,模模糊糊地叫了声‘老公’。

    “听不清。”他不满意我这样的含糊不清,喘着粗气命令我。

    在我快要死过去的时候,极致的瞬间,忍无可忍之时终于顺着他的意叫了声‘老公’,我怕我再不叫,这个疯狂的家伙真会把我弄死在床上。

    听到我的叫声,他满意极了,满是汗的脸上笑得阳光灿烂,露出了排洁白的牙齿,眼角眉梢间都是得意。

    我看着他,在这一刻,这男人如同孩子般,任性,顽皮,又带着点霸气傲娇,能让人想起那些过去的青葱岁月。

    如果,如果我们早就相识,如果我们还能有机会相携相爱走下去,那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呢,可这样的幸福于我来说是多么的可望而不可及呀。

    早餐是酒店的经理送过来的,很丰盛。

    我把蝶子一个个摆在茶几上,很快就摆了满满一桌。

    许越冼簌后换上西服走了出来,看着早点,坐到我身边,一只手伸过来缠绕着我的腰用力一提,我被他抱着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他夹了个水晶包递到我的唇边,我张口接过了,嚼着,那包里的汤汁就溅出来,非常的美味。

    “哟,这么多好吃的呀。”陈世章打着呵欠走了进来,大抵是闻到早点香气来的吧,这段时间,许越抓他日夜加班,他早就叫哭不迭了。

    走进来的他一眼就看到我坐在许越腿上,许越昵,正在喂我东西吃,我们那个亲呢劲大概闪瞎了他的眼,他立即捏着兰花指叫嚷着:“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许越瞪着他:“你来干什么?”

    “表哥,我当然是来找吃的了,这些天天天加班,你连饭也不解决下,也特么小气了。”陈世章吞咽了下口水,拿起筷子开始夹东西吃。

    许越唇角微微扯了下:“那就快点吃,吃了给我好好上班,今天我可要连开三场会。”

    “嗯。”陈世章嘴里塞着东西,连吞咽了好几个干蒸后,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抬头望向了许越:“对了,许总,竞选政协的名单已经下来了,有你的名字,接下来就是全民的选举投票,这个过程我们需要做下工作吗?”

    许越的脸沉了沉,我往嘴里送的牛奶也停了下来。

    “还有哪些人入选了?”他沉声问道。

    “还有萧剑锋,另还有一个叫林仕全的,那个没什么影响力,估计就是给你和萧剑锋做陪衬的。”陈世章思索了下,这样回答道。

    许越的唇角绽出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萧剑锋?又一个想靠赵副市长上位的男人!”他的语气很不屑。

    “是的,许总,本来这次的政协委员就是你的,可这半路突然杀出个萧剑锋来,估计这也是赵副市长对你的报复吧,我看这次萧剑锋的势头很猛 ,赵副市长把许多政绩贴到了他的脸上,这段时间大大小小的报纸,新闻媒体,甚至网络都在报道鼓吹萧剑锋,看来赵副市长这次是下死决心了。”陈世章边吃着早餐,边把这些消息告诉给了许越。

    许越沉默不语。

    “许总,这段时间您的负面新闻不少,许多记者媒体不分青红皂白对您和许氏集团进行诋毁坪击,这样对您的选举会很不利,现在选票工作就要拉开序幕了,这一关务定要把握好,否则会很被动的,外公还在等你的喜讯呢。”陈世章说到这儿脸上满是担忧之色,想了下后才问道:

    “许总,昨晚那个卫兰青部长到底是什么态度,他会帮你吗?如果有他出手,一切可以化险为夷的,这个人物如果能争取,要好好争取下,争取到了,可逆转乾坤。”

    陈世章果然不是平庸人物,他对这些门道也很精通呢。

    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许越沉默着,耳根动了下,只是面无表情地吃着东西。

    气氛有些压抑。

    接下来,吃完早餐后,许越一如既往地忙碌开会去了,陈世章也去工作了。

    我收拾整理了下茶几,走回了卧室。

    我坐立不安,想去京城,又不想让许越知道。

    如果许越知道我要去京城的话,肯定是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去的,而我的私事并不想让他知道。

    那么,我要怎么办呢?

    想了许久后,我决定先回趟许氏庄园里拿证件与换冼衣服。

    “阿姨,您放心,这次我爸一定会让许越当上政协委员的,那个萧剑锋,什么玩意,凭什么能抢了许越哥哥的风头呢。”我刚走到许氏集团台阶上就听到了梦钥的声音。

    她竟然又来了,当然还是陪着吴向珍来的。

    我悄悄探过头去。

    吴向珍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显得极为烦燥不安。

    “小钥,你不知道呀,许越他爷爷是很希望许越能当上政协委员去京城参加俩会的,毕竟我们许氏集团发展到现在,还没出过一个有影响力的大人物呢,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能给许氏集团营造出一个良好的政治环境来,好让许氏集团的前景更宽阔,可现在,在这个关健时候,媒体却在大肆攻击阿越,听说上面也对他很不满,我刚才听那新闻说,赵副市长把萧剑锋的政绩呈交上去后,卫兰青部长都开始表扬他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你看看,卫部长就从没表扬过阿越,这说明,他根本就不看好许越,我甚至还听说,昨晚,他回去后,对一旁的随从说道:许氏集团也不过如此嘛!你说,这不是摆明了说许越不行吗?哎呀,真是急死我了。”吴向珍边搓着手边在客厅里来回转着,又问着旁边的管家:

    “阿越呢,他昨晚回来没有?他到底是怎么准备的。”

    管家只是小声地说道:“夫人,少爷已经快十来天没有回过家了。”

    吴向珍一听,哀声叹气的。

    “阿姨,您就听我的,不要着急,我爸与市委书记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们关系很铁的,他已经答应我爸了, 一定会让许越哥哥当选的,再怎么样市委书记也大过赵副市长吧。”梦钥陪着吴向珍,宽着她的心。

    “小钥呀,幸亏有你,否则我都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了,你不知道呀,这段时间我吃不好睡不好的,人都老了好几岁呢,偏偏我那儿子还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心里眼里除了她,什么都看不到了,那个女人就是个花瓶,什么忙都忙不上,还总是给我家阿越添乱,真的不知阿越怎么会这么傻,甘愿被这样的一个女人缠住,你说他是不是脑抽了,哎,只怪我小时候没有教他怎么去识别那些坏女人的。”吴向珍说着流下了眼泪。

    “夫人,车准备好了。”这时司机走了进来礼貌地说道。

    “好。”许夫人立即拉着梦钥的手:“走,我们去许氏集团看看许越去。”

    “好的,我最想看到许越哥哥了。”梦钥一听,高兴得一笑,甜甜地说道。

    “哦,对了,前天你没事吧,听说你的手臂。”吴向珍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转过身来,眼睛怜惜地落在梦钥的右臂上,欲言又止。

    “阿姨,我没事的。”梦钥立即笑着摇头,“虽然余依那个女人看我不顺眼,故意把我的手臂扯断掉地好让那些媒体记者拍到我出丑,把我的**公诸于众,但许越哥哥说了,断臂不是什么丑事,只能说我坚强,说明为了救许越哥哥的勇敢,我是为爱而这样做的,不可耻。”

    吴向珍一听,立即笑眯眯朝她竖起了大拇指,慈爱地说道:“小钥真是个好孩子,我从小呀就看好你,放心,以后许越会好好待你的,不会辜负你的,他呀,迟早会看穿那个女人后回到你的身边的,走吧,我们去看看他去。”

    “好呢。”梦钥笑眯眯的。

    她们二人走了出去。

    “阿姨,放心吧,卫兰青跟我爸也很熟的,当年我爸还与他有些交情呢,我昨天求了我爸,为了许越哥哥他会去找卫兰青的。”梦钥边扶着吴向珍,边不停地说着好话,把吴向珍哄得眉开眼笑的。

    趁着她们出来前,我早就闪到台阶的柱子后面了,看她们上了车,开车走了,我才走了进去。

    进到楼上去后,我整理了几件衣服,拿出手机来立即开始订到京城的机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