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叫我一声老公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紧挨着许越低头坐着,浑身都不自在,甚至连他们说了些什么也没听清。

    许越不时体贴地给我夹着菜。

    我连筷子都不敢伸出去,只埋头吃着许越夹给我的菜。

    可凭直觉,我的头顶上总有股凌利的光在注视着我,这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我知道这股光是卫兰青的,他在看我,一直都在冷冷地看我。

    我有些害怕,不敢抬起头来。

    他的话很少,许越说着什么,他偶尔‘嗯’一声,或点下头,我感觉他肯定是面无表情,十分可怕的。

    事实上,自他进来起,我都没敢正面看过他。

    “依依,来,我们敬下卫部长。”直到许越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才惶然站了起来,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正面迎上了那道冰冷的眸光。

    尔后,我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竟然是他,他竟然就是卫部长!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的官做到了这么大!

    我用很生疏陌生的眼光冷冷看着他,看着从他眸眼里流露出来的对我的嫌恶与憎恶。

    从小到大,我只见过他几次,每一次,他都是这样冷冷地看着我,眸光里是说不出来的对我的嫌恶。

    我不喜欢他,一点也不喜欢,甚至不想看到他。

    当然,他也是不喜欢看我的!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依依,给卫部长敬酒呀。”还在我呆呆站着时,许越已经跟他碰完了杯,催着我。

    我抿紧了唇,吸了口气。

    好吧,为了许越,我还是佯做恭敬他吧!

    我把酒杯递过去与他碰了下,收回来,喝了口,复又坐了下来。

    然后我再不抬头看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坐着。

    许越一直与他应酬着,谈论着什么,谈笑风生的。

    他很细心,怕我在这样的场合难受吧,不时给我夹着菜,对我体贴入微的,我也偶尔回给他一个微笑,其余便麻木地坐着。

    “要喝点汤吗?”大概是整个饭局许越看到我没吃什么东西,神态也有些呆滞吧,只以为我紧张所致,手从台布桌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轻轻摩挲着,体贴地问道。

    我才抬眸,就看到了对面卫兰青的眸正落在我和许越的脸上,霎时有些慌乱,支吾着:“哦,好,……不要。”

    我的表情把许越逗笑了,他握紧了我的手指,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什么事的。”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卫兰青正端坐着,冰冷的眼眸望向我,那眸里像下了雪,除了冷还是冷。

    我突然就觉得特别好笑。

    这么惶然做什么呢,怕他干什么?他从小就不喜欢我,我也是不想见他的,不是么!

    何必鸟他!

    我抬起了头来,用手扶了下面前的转盘,把那碗乳白色的鸽子汤转到我面前,大方端起来,拿起面前的勺子,一勺一勺地喝了起来,一点也不优雅高贵。

    “哼。”我就听到卫兰青在对面清了清嗓音。

    我脑补着他怨恶我的表情,一口汤噎在喉咙里又喷了出来,直把我前面的餐桌布喷湿了大块,甚于又溅到了菜里,我吓了一跳,站起来,不小心间带动了餐桌布,连着那碗汤被连底掀翻,溅了一桌。

    “你怎么样?烫着没有?”坐在旁边的许越被我吓了一跳,汤溅起时也溅到了他昂贵的西服上,他没在意自己,立即站起来,捉住我沾满了汤的手背焦心地问着,又急忙去拿纸巾来给我擦拭着。

    “没事,不烫。”看着他紧张的模样,我的心莫名的暖暖的,至少我也是有人疼,有人关心的,不是么。

    再抬头看到卫部长时,他剑眉轻拢,正冷冷看着我,那眸里的光除了冷,还有讥讽与不屑。

    我的心尖像被针扎了下般,然而只是痛了那么一下就没感觉了。

    “不好意思,卫部长,我太太有些紧张,失礼了。”许越帮我擦完身上的汤汁,又让服务员过来清理了下现场,这才带着我在另一旁坐了下来。

    我们刚坐下,卫部长就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冷哼一声,转身大步朝外面走去。

    跟随着他的二个黑衣男人立即护在二旁,跟随着他走了。

    很快,包厢里静悄悄的了。

    果然好高傲,走时连个招呼也不打。

    我唇角是微微的冷笑。

    他这样的态度是冲着我来的吧,我也不稀罕。

    卫兰青就这样捉摸不定地走了,连许越也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到底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但我是明白的,他那可是不高兴得很呢。

    我心里担忧的是他会对许越怎么样!

    “阿越,不好意思,我给你丢脸了。”卫兰青走了后,我站在他面前,很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不要多想。”许越摸了摸我的头,贴心地笑笑:“你这还真是够卖萌的。”

    一句话说得我脸红了下,真不知他这话里到底是歧义呢,还是单纯的笑话我。

    但我的心也乱成了一团,甚至连离开包厢时都是许越牵着我的手出来的。

    回到办公室里。

    许越把我送到后面的卧房里安慰了下后,又开始了紧张的忙碌。

    我独自蜷缩在床头,望着外面五彩的霓虹灯,心像陷入了一座黑暗的水牢里,再也温暖不起来。

    凭直觉,这个卫部长**炸天了,他对许越的感觉也并不是太好,我认定,他是不会帮助许越的,这一点倒不完全是因为我。

    自古官官相护,官场上门道很多,他没有理由舍弃赵副市长来帮助许越。

    许越现在面临赵副市长的陷害,梦开阳的落井下石,还有一个阴晴莫测的卫兰青。

    在这场局里,许越能不能完好无损我还真不清楚。

    虽然他是个商业奇才,用他的手段暂时稳定了公司的困境,但以后呢?

    我从手提包里拿出了那个墨研和地址,陷入了沉思中。

    现在的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我知道妈妈瞒着我的秘密是什么了,今天看到卫兰青时,我已经预感到了。

    看来,要尽快去趟京城了!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窝在床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了。

    睁开眼睛,许越的俊颜就呈现在我眼前。

    我呆呆地看着他。

    他睡得正香,一只大手放在我的身上,整个人陷入了深沉的睡梦中,应该是有好久不曾好好休息了吧,俊美的脸庞上面即使睡着了也难掩疲色。

    我的心莫名的一阵疼痛。

    他对我这么好,赤诚相待,而我却不能帮助他点什么!

    他能为了我孤注一掷,与梦开阳斗,那我呢,至少也不能只顾虑个人感受,也要为他做点什么!

    睡梦中的许越似乎睡得极不安稳,剑眉不时拢着,估计在梦里也在开会,杀伐决策吧。

    我望着平时那个意气风发而今带着倦意的脸庞,情不自禁地靠过去,红唇慢慢吻上了他的唇,只那么轻轻一吻,立即就离开了。

    “怎么?偷吻我?”许越突然睁开了眼睛,黑亮的墨瞳炯然有神,“很想要我了是吗?确实,我们很久都没有做过了。”

    他笑了下,手伸过来一把我揽住我,翻身将我压在身下,手指轻点着我的红唇,“我现在也确实挺想要你的。”

    说完唇就要过来咬我的唇。

    “不要这样,我没有刷牙。”我用手挡住了他的唇,脸有些微微的泛红,“你现在还不嫌累吗?”

    “我也没刷,所心,谁也不要嫌弃谁。”他嘻嘻笑着,“再累也要交作业呀,我的小女人想要我,做丈夫的可不能无动于衷,否则就是失职了。”

    说完他坏坏一笑,张嘴就来咬我的唇。

    “你想歪了……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的。”我急了,躲着他,捶他的肩。

    “那你刚刚偷吻我干什么?”他哈哈笑着,用手捏着我的鼻子,“我的太太就是与众不同,看到吗,昨天那个卫部长一直盯着你看呢。”

    “呃。”我打了个颤,原来他也看到了。

    “那你认为他看我有几层意思?”我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肯定是因为我的太太漂亮了,漂亮女人,男人都会多看几眼的。”他大冽冽一笑,没有在意什么。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只是,他没看出来吗?卫兰青看我时眼里的嫌弃与厌恶!

    还在我想着什么时,这家伙趁着我失神的瞬间,低头吻住了我的唇。

    甚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掀掉我身上的被子,大手探过来往外一扯,熟练地剥掉了我身上的睡衣,顿时,他滚烫的身躯全部覆在了我的身上。

    那个热度让我面红耳赤。

    他轻轻一笑,咬住我的唇,舌尖溜进来,与我勾缠。

    我晕晕乎乎的,看到许多星星在头顶闪着。

    “余依,你这个模样真是在诱导我犯罪呢。”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他暗哑的声音在我耳畔吹着热气。

    清晨,男人的浴望大抵都是极高的。

    我浑身发热,被他撩拨得异常难受,禁不住轻哼出声来。

    “依依,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叫过我一声‘老公’,喊声给我听听。”情到浓时,他在我耳畔这样命令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