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可怕的人物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只以为他在容忍我,其实我对他又何尝不是一种容忍!

    梦钥隔三差五在我面前挑事,今天发生的事,若不是她胡搅蛮缠用脚绊我,还要在背后推我一把,我会顺手去错抓住她的假臂吗?

    明明是她挑的事,可没有人安慰我,只用常规的思维看我,想要我无限的容忍,毕竟我也只是个女人。

    再说了,自始至终,我都是被许越莫名其妙地拖进这个漩涡的,我不想再委屈自己了。

    因此,许越阴沉着脸,瞪着我。

    不好意思,我也昂着头,狠狠瞪着他。

    就在我们大眼瞪小眼,互相僵持时。

    冷啡接了个电话后调过头来:“许总,卫兰青秘书说明天晚上六点的饭局要挪到七点,卫部长需开完会才能过来。”

    “好,你去好好安排下。”许越这才回过头去,吩咐着,吩咐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拖到他的怀里来,禁锢住。

    “依依,不要再任性了,明天晚上陪我去应酬。”他的语气和缓了下来,唇角勾起了抹笑意。

    我震了一跳,“为什么要我去?”

    陪卫兰青那样的大官对于一个毫无应酬经验的我来说,他确定带我去不会丢人么!

    “没有理由,明天是我和太太私自晏请卫部长,就这么简单。”许越面色一沉,伸手圈紧了我,大概是怕我再次推开车窗跳下去吧,然后朝冷啡吩咐道:“回去。”

    冷啡这次锁上了车门,并检查了下后才发动了车子。

    我没有再反抗了,既然逃不过,那就跟他回去再说吧。

    回到办公室里时,梦钥已经不在了,也不知许越用了什么办法,把她送到了哪里去,总而言之我不用再看到她了。

    我松了口气。

    回到公司后的许越又开始了紧张的忙碌,或许是因为出去找我耽搁了些时间吧,一回到办公室,电话如云,各种请示报告纷至沓来。

    我则回到里面的套房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时许越正在组织高管开会,我回了趟许氏庄园给他准备晚饭。

    当我从许氏庄园提着饭盒回来时,正遇到了陈世章。

    “呀,余依,提了什么好吃的,快,饿死我了。”陈世章一看到我提了大小精致的饭盒过来,眼睛一亮,立即像个跟屁虫似的尾随着我而来。

    “不要乱动。”我看着他伸手去揭许越喜欢喝的汤,就用手拍了他一下,从旁边取出几个保温饭盒来递给了他:“这个是给你的。”

    “那这些是什么呀,是不是特别给许越补身的?鹿鞭,虎鞭什么的。”陈世章的眼睛仍然骨喽喽地盯在那个保温饭盒上,嘻嘻笑着,垂涎不已。

    我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又好笑又好气:“说什么呢,各人口味不同,那又不是你喜欢吃的,什么玩意。”

    “哎,算了吧,谁让我没有女朋友疼呢,反正你会偏心的,我只能干瞪眼了。”这家伙竟然吃起干醋来。

    我摇了摇头,懒得与他废话。

    “对了,余依,你还不知道吧,许越那小子现正在暗中策划一套公司的发展方案,他准备彻底摆脱梦开阳。”陈世章吃着饭突然抬起头来朝我神秘地说道。

    我拿着保温盖的手一抖,差点跌落下去。

    许越想彻底摆脱梦开阳?正在暗中准备着!

    “你听谁说的?”我惊讶之下,佯作不在意,淡淡问道。

    “切,这还用听谁说么?你没看到许越那小子前段时间在深市开分公司,不就是这个目的么,只是苦了我这个替死鬼,他动不动把总公司的事往我身上一甩,你瞧我,被他压榨眼皮起皱,头发变黄分叉开裂,要死了喽。”陈世章哀号着,拼命地扒着饭,“不行,我要多吃点,好好补下身体。”

    我站着,莫名的鼻子泛酸,心底里涌起股激动。

    “余依,知道吗?他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呀,他是想彻底摆脱梦开阳,不受他要挟的,你可要理解他的一片苦心。”陈世章抬头朝我说着,啧啧道:“看来,他是全副身心地爱着你,想要为了你与他一搏了。”

    我的心都揪紧了,真没想到许越会为了我孤注一掷,忙把保温饭盒放下来,俯下身去,紧张地问道:

    “陈助理,你说,许越如果摆脱梦开阳,与他放手一搏,会有胜算吗?”

    陈世章慢条斯礼地嚼着嘴里的菜,看着我的脸,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喂,快说呀,否则不让你吃了。”我一把抢过了他面前的饭碗。

    陈世章用兰花指拿纸巾慢慢擦拭着嘴唇,摇了摇头:“如果依许越之才,手段,想要摆脱梦开阳那只是迟早的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看到他停住了话题,我焦虑地问。

    “只是许总接手许氏集团的时间太短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不仅要发展公司业务,还要面对许晟昆二个叔叔的阴谋算计,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难应付过来,这样说吧,现在还真不是收拾梦开阳的时候,反过来,应该是利用他的时候,可许越已经疯了,他为了你,竟准备孤注一掷了,这可是非常危险的。”阿世章沉思着慢慢说道,脸上的表情有担忧之色。

    “那你帮他呀。”我急了,跺脚。

    “余依,你未免太天真了吧。”陈世章看我的模样,嗤笑了声:“你以为梦开阳是吃素的吗?这男人是千年狐狸成精,老奸巨滑,他会那么容易被我们利用吗?许梦二家的生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深度合作了,纠缠在一起,越绕越深,互相依赖,我外公那时都有想过要绕开他们单独发展的,曾经在十几年前,他也试过,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许越以后是有机会的,但绝不是现在,现在太仓促,时机还未成熟,目前来看,许越娶梦钥是最好的途径,可以避免内斗起来二败俱伤,劳民伤财。”

    我的身体摇晃了下,头隐隐作痛。

    “梦开阳只有一个女儿,若他们结合,明眼人都知道,最后梦家的一切都是许家的,这是无奈中的最好选择,否则,外公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毕竟,二家若斗起来,市场血雨腥风,到头来二败俱伤,谁都没有落好。你看那个由许梦二家合作的基金协会,表面看是二家合作友好,实际不然,许越根本就不愿意的,那就是梦开阳的手段,他想利用这个合作,让许氏集团投入大量财力物力,这样就可以分分钟卡住许氏集团的命脉,许越不傻,当然不愿意,但这个项目如果真正发展起来了,许氏集团的利润会是相当可观的,这就是梦开阳的手段,一边想控制你,一边会给你无限的好处。”陈世章继续分析着。

    我浑身冒汉,终于明白了,梦开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成立这个基金协会了。

    这个时候,许氏集团是最艰难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候出手,才有机会为了他女儿控制好许越,这是他的算盘。

    当然,他聪明,许越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个项目,许越表面上是应承了下来,但到现在都没有实质性的行动,从这里就应该看出许氏的心思了。

    陈世章吃完饭后就走了。

    我坐在沙发上,感动又担忧。

    感动于许越对我的诚心,担忧的却是目前许氏集团的困境,一个人再牛逼,也难分神啊,而我又帮不了他什么!

    次日下午六点。

    许越带着我来到了沃维基酒店最豪华的包厢里。

    宴请卫兰青部长的饭局就订在了这里。

    为了显示我们的诚意,我与许越提前一个小时过来了,许越能做到这样,真的很难得的。

    我们细致的检查晚晏,去厨房里对每一道菜都精挑细选,生怕出什么纰漏。

    半个小时后。

    我们所在的包厢附近来了许多穿黑色西服,面无表情的精壮男人。

    许越告诉我,那是派来暗中保护卫兰青部长安全的保彪。

    我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

    严格来说我没见过什么世面,对于这样的应酬是非常忐忑的,但没办法,谁叫我担了许太太的名份呢。

    “放心,不要紧张,一切有我呢。”许越看我如临大敌般,不由得好笑,在旁边温言安慰着我。

    我的手心里渗出了细密汗液来,只是紧紧地挨着许越。

    七点钟时,包厢的后门打开,在二个黑衣男子的陪同下,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黑夹客外套走了进来。

    这男人五十上下,稳重干练,目光凌利,不拘言笑,浑身上下都透着阴冷。

    二个黑衣男子把他护送进来后,分站到了二侧。

    我和许越快步迎了上去。

    “欢迎卫部长大驾光临。”许越牵起我的手,恭敬地说道,语言很谦虚,这在我看来,许越能做到这样,已是相当非常不容易了。

    “嗯。”卫部长大步走来,面无表情地‘嗯’了声,来到主位上直接坐了下来。

    我一直不敢看正面看他,他的气势让我有些害怕,不知怎么回事,就凭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我就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物。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