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我的身世?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让。”梦钥见我不理睬她,更加盛气凌人地看着我,“上次,你明明答应了我的,要离开许越哥哥,尽早搬离许氏庄园,可你现在却口口声声地说你是他的合法妻子,什么意思呀?谁不知道你就是个小三,劫取了我的名份呢。”

    我只感到无比恶心,冷笑着回击道:“当初我是怎么答应你的?你说不会让萧剑锋父母找林姣姣要孩子,你能保证他们以后都不会找林姣姣要孩子吗?你不是说要把赵蔓云二姐妹打倒来替我们报仇么,你做到了吗?”

    梦钥怔了下,立即说道:“我当然做到了,我把证据给了许越哥哥,否则他怎么会那么快把沈梦辰绳之于法呢,至于赵蔓云二姐妹,那是赵副市长本事大,这真与我无关。”

    这时我听到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似乎有许多记者正拥进许氏集团来了,心急如焚,看着她说道:“既然许越已经答应了你,那就行了,你纠缠着我做什么,只要让许越把我打发走就行了。”

    说完越过她面前的空隙就要朝外面走去。

    可这女人已经疯了。

    当我从她前面越过时,她竟然用脚绊了下我,还顺势推了下我的后背,我只顾着听外面发生的事,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如此卑劣,身体失重之下整个人朝前面倒去,跌倒的同时,出于本能的保护反应,我顺势拉了下她的手

    只听“叭”的一声,随着我的倒地,就感觉到手像握住了一个毫无温度的似铁硅般的东西,随着一声闷响,在我倒地的同时,一条手臂也随着我掉了下来砸到地上。

    我吓得惊呼出声来。

    梦钥也是尖叫起来,整个脸色惨白。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记者们蜂拥进来,摄像机全对准了我们。

    “不要。”梦钥失声尖叫,单手握住了一侧的空右袖,整张脸惨白,恐惧。

    我已经惊呆了,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反应。

    “走开,你们全走开,不要拍我。”梦钥痛苦的尖叫,脸色狰狞可怕,慌乱无措之下蹲到地上痛哭起来。

    “小钥,小钥。”还在一片慌乱之中,许越快速推开人群冲了进来,眼睛落在梦钥右臂上,脸色铁青,慌忙用身体遮住了她的右臂,弯腰把她轻抱了起来,用他宽阔的胸膛替她遮掩住了外界的一切,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小钥不怕,有我在,不要怕。”

    边说边把她抱进了套房的卧室里。

    “来人,给我把这些媒体记者全部轰出去。”只一会儿,许越走了出来,阴沉着脸打电话吩咐保安队长带着保安们赶了过来,暴力趋赶起这些媒体记者来。

    霎时现场一片混乱。

    “告诉你们,谁敢把今天拍到的泄露出去,那就等着吃官司,我一定会让你们背上三代都还不清的债务。”许越浑身都散发出可怕的唳气,朝着那些媒体记者厉声怒吼。

    那些记者们看到许越动了真怒,吓得不轻,全部灰溜溜地跑了。

    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

    我趴在地上,屁股手臂被摔得酸痛,整个人像傻了般。

    许越转身朝卧房走去,整个过程,自他进来起,甚至都没看我一眼。

    我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

    “许越哥哥,我好怕。”套房里是梦钥惶恐的哭叫声。

    “小钥,别怕,有我在呢,他们不敢乱播报的,再说了,就算有人知道了,那也不是丑事,只能说我们的小钥很坚强对吗?”许越轻柔的安慰着。

    我的心一阵抖索,站起来在办公室里呆站了会儿后,朝着卧房门口走去。

    卧房里,许越正单腿跪在床前,梦钥蜷缩成一团缩在床沿上,她一只手臂捂着脸,哭泣着,另一只手臂空荡荡的掉在床前。

    许越正在细心地检查她手臂的伤口,满脸的愧疚难过。

    我默默看着这一切,一会儿后,掉过头来朝外面走去。

    外面秋高气爽,金灿灿的阳光正照射在这座城市的上空,把它的繁荣忙碌全部写进了历史里。

    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来去匆匆,那些陌生的脸孔或嘻笑张扬,或陌生冷漠,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人生忙碌着,没有谁会来理会那些与自己这么不相干的人。

    我低下头去,发丝掩盖住了我这张面如死灰的的脸,人群的嘻闹声不停地从我耳边滑过。

    我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人,茫然伫立在人海里,不知要往哪里去。

    直到后来,我扬手召了的士,在司机的再三询问下,说出了康南小区的名字,这才算回到了家里。

    “依依,回来了?”妈妈似乎正在等着我回来,特护人员蹲在一边给她做着康复理疗,看到我回了家,妈妈朝我亲切的喊,声音里都是忧伤。

    “妈,我回来了,回来看看您。”回到家里后我的神智恢复了正常,朝着妈妈笑了笑。

    “嗯,好。”妈妈颌首后把一旁的特护人员请了出去。

    “妈妈,您找有什么话要说吗?”我有些茫然地问。

    “来妈妈这里吧。”妈妈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在她面前坐下来。

    妈妈今天的神情很怪异,或许是受我自己心情的影响吧,总觉得她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悲凉。

    我听话地在她面前坐了下来,握住她的手,把头埋在了她的膝盖上。

    有妈妈疼爱,多好!

    我也有妈妈可以依靠的!

    脑海里闪过梦钥倒进梦夫人怀里撒娇的画面,我把脸在妈妈的膝盖上磨噌着,莫名的一阵幸福感。

    “孩子,受委屈了吗?”妈妈抚摸着我的脸,慈爱的问。

    我点了点头,抽了抽鼻子。

    “妈妈,我又要离婚了,您不会怪我吧?”我消沉地说着,轻声问。

    妈妈的身子抖了下,立即严肃地问道:“为什么要离婚?”

    “妈妈,许越是豪门公子,我是平民百姓,他要娶的女人是梦钥,我这种平民百姓怎么配得上他呢?我们的婚姻只是个短暂的合约关系,不是真的。”我眼睛茫然地望着某处地方,轻声说着。

    妈妈的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沉沉说道:“所谓的豪门世家,不过是商贾之家而已,何必如此灰心。”

    我怔了下,只认为她是在愤世忌俗,也没放在心里。

    “孩子,不许灰心。”妈妈重重握了下我的手,对我说道:“你抬起头来,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妈,什么东西呢?”我有气无力地抬起了头来,双眼迷茫地望着妈妈。

    只见妈妈抖抖索索地从怀中拿出一个黑乎乎的墨研来,递给了我,我惊讶得低头望去,只见她拿着墨研的手指在不停的抖动着。

    我奇怪极了。

    “妈,这到底是什么呀?”我非常的不解,好奇地问道。

    已经看到过好几次了,每次妈妈拿着这块不起眼的墨研时,表情总是那么的紧张激动,实在有些弄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

    “孩子,你拿着它去京城吧。”妈妈把墨研塞进我的手里握住,然后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个纸条来,颤声说道:“你就按照这个地址去找,看能不能对你有所帮助。”

    我惊讶地接过纸条来,低头一看,上面写着一排地址和电话号码,这纸条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看来这个地址也是早就写好了的。

    “妈,您是让我去求别人帮忙吧,不用了,我和许越若有缘会在一起的,若没缘,在一起也枉然,爱情考验的二个人的感情,不是这些外在的因素,若真靠这些外在因素强绑在一起,也是不会幸福的。”我摇了摇头,笑笑,并没有在意。

    “不,孩子,去找吧,是该到时候了,妈妈已经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不想你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你找过去,总会有办法解决你的身世问题的。”妈妈摇着头,紧定地说道。

    身世问题?

    这下我愣住了。

    “妈,我身世有什么问题吗?”我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

    自小到大,我爸爸妈妈爱我,宠我,我们就是幸福的一家人,难道还会像电视剧那样来个什么离奇的身世么,我觉得有些好笑。

    妈妈的眸眼里闪过丝伤感,喃喃着:“我不能太自私,是该到时候让你知道一切了,孩子,去吧,但愿一切能顺利。”

    我越听越糊涂,妈妈是不是中风后脑子受损出了问题呢,怎么能说出如此奇怪的话来?

    正在想着,妈妈忽然又叹了口气,显得有些焦虑不安。

    “依依,如果他不肯帮你,你得不到应属于你的东西,那也不要泄气,至少,你一直有爸爸妈妈爱着你,对么。”她轻昵地说着,抚着我的脸,脸上的笑带着股悲凉。

    我听得心惊胆颤。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跟我细说吗?”我感到妈妈的神智是清醒的,至少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因此,我惊讶之余好奇地追问。

    “依依,去吧,去找他们,到了那里你自然就会明白了的。”妈妈说完这些话有些喘息,显得力不从心,“孩子,就算你不想去,难道你想看着许氏集团陷入危机吗?去了或许会对许越有所帮助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