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梦家登门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越叫来了早餐,我们一起吃过早餐后,他继续工作,我则去后面的套房里看设计稿。

    拿着设计稿,脑海里闪过冷昕杰的身影。

    上次,他生病后怎么样了?

    说是一个月后回A城找我要设计稿的,可这都快二个月了也没有看到他的人影,甚至连消息也没有,难道他出了什么事么?还是设计稿不需要我的了?

    正在我忐忑时,就听到了外面陈建章的声音:“许总,不好了,梦开阳来了。”

    我正坐在床沿,听到这话,身子一抖,差点摔了下去。

    梦开阳,这个光听名字就能让我心有余悸的男人,他的出现会是好事么!

    “他来干什么?”很快,我就听到了许越淡漠的口吻。

    陈建章嘻哈一笑:“许总,他来找你当然是喜事了,还不是为了逼婚么!”

    “胡说。”外面是许越的轻斥声。

    陈建章笑了下,“许总,他来干什么无所谓,可你不能忘了正事,现在这位大尊还不能得罪,许氏集团的危机……”

    “滚。”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听到了许越的低喝声。

    “好,我滚。”我听到了陈建章无奈的声音,“许总,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能意气用事呵。”

    我站在门口,通过猫眼看到陈建章大红大紫的背影走了出去。

    一会儿后,办公室里的门铃响了。

    “请进。”许越仍在低头办公,低沉的声音平静如许。

    门开了,秘书小姐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许总,梦总求见。”

    许越略抬了下头,淡淡吩咐道:“请他进来。”

    “好。”秘书小姐转身走出去了。

    我看到许越抬着的头僵硬了会儿后就把头扭向了我的套房门口。

    我吓了一跳,仿佛被他看到我在偷窥般,立即闪到了一边,而实际上,只能我看到他,他是看不到我的。

    可就在他回头的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了他剑眉微微蹙着,脸上的表情有无奈,焦虑,甚至还有一抹心疼。

    我的心悸了下,手指收紧了。

    这个时候,不用说我都知道:他不能得罪梦开阳。

    现在的许氏集团危机重重,虽然靠着他的手段暂时稳住了,可梦开阳对许氏集团的影响力不用想都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如果他再抬上一杠,无疑会是雪上加霜。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狠狠吸了口气。

    正在恍然间,就听到办公室里响起许越礼貌的声音:“梦叔叔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

    我忙朝外面瞧去。

    只那么一瞥就觉得心脏跳动过速。

    办公室大门大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梦开阳,梦夫人,梦钥。

    合着这是全家总动员呢!

    他们才走进来,霎时办公室里金光闪闪,香气扑鼻,说不出的贵气逼人。

    这等架式,如果是没见过世面的平民百姓,只怕早就吓尿了!

    我的呼吸很有些吃紧。

    凭我的身份,即使与他们站在一块都是不配的,我又凭什么与他们去争,去抢男人呢!

    “许越哥哥。”梦钥一走进来就朝着许越奔来,挽住了他的手臂,亲昵地叫着,粘缠着他。

    “小钥。”许越的身子僵硬了下,脸上是公式化的温柔式的微笑,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臂。

    “小钥,过来坐,女孩子家的,要斯文些,你这像个什么样子呢。”梦夫人身着一套青色的名牌时装,非常的贵气,保养得极好的端正五官上,满是慈爱嗔怪的浅笑,“就你这个样子,也就只有阿越能容忍得了你,好在这里没外人,要有外人真是出洋相了,记住了,在外面你可千万不能这样,你与阿越再好,也要收敛点,懂么?”

    “知道了,妈。”梦钥笑着,清脆的答,手臂揽紧了许越的手,挽着他朝沙发处走来,“我的许越哥哥对我好,不会计较这些的,对不对?”

    刚在沙发上坐下来,她就把双手挽着许越的脖子,调皮地冲着许越吐了下舌头,俏皮地问。

    看着他们这么恩爱亲近,这边许夫人的脸笑得更加灿烂了。

    许越的唇角微勾了下,语气很温柔:“叔叔,阿姨,没事,从小我就把小钥当妹妹,她喜欢缠着我,又调皮天真,不过,还蛮可爱的,我觉得还好了。”

    这话一出来,我看到梦夫人脸上的笑容有瞬间的僵硬,但片刻又柔和起来。

    “我就说呀,我家小钥好福气呢,能有个像阿越这样优秀的男人爱着,还那么宠她,这福气可不是说有就能有的,只能说是我们梦家祖上积德了,小钥呀,你可要好好珍惜。”梦夫人优雅地笑着,把许越捧到了天上。

    秘书忙上来泡茶,忙碌着。

    我把目光看向了许越。

    许越的眉头微蹙了下,别人看不出,但我是能看得出来的,那是不悦的意思。

    可他仍面不改色,脸上挂着淡淡从容的笑,把手臂不着痕迹地从梦钥的手臂圈里抽了出来,扶着她在沙发上坐正,伸手从茶几上端起茶来礼貌地分别递给了梦开阳与梦夫人。

    梦开阳我在电视上见到过,长得儒雅高大,身上有文人的气质,倒看不出半分商人的铜臭味来,我想这就是贵族与商人的本质区别吧。

    他的一举一动显得极有教养,除了那双捉摸不透的眼睛让人生畏。

    “谢谢。”梦开阳,梦夫人接过了茶来,道谢。

    “许越哥哥,你也喝茶吧。”梦钥立即端起桌上的一次性茶杯殷勤地递给了许越。

    许越微微一笑,接过来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我自己有水杯的。”说完冲着还在忙碌着的秘书说道:“小薛,请帮我把水杯递过来下。”

    “好的。”薜秘书立即转身双手拿起许越的水杯恭敬地递了过来,许越伸手接过了,打开,喝了一口。

    梦钥脸上的笑有些僵了,她竟然疏忽了,许越喝茶只喝自己杯子里的,可见她平时也并不是十分关注许越的喜好的,一般豪门中的独生子女都是这样,只知道以自己为中心,都是别人来牵就他们的。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然后,他们开始谈起了正事,至于谈了些什么,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就看到他们脸色不时凝重,不时相视着微笑,我转过身来,背靠在了门背上,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外面,那些有地位的人正冲着我爱着的男人而来,那个叫梦钥的漂亮女孩正深爱着我的丈夫,虎视眈眈的,随时都会把他抢走,而我只能卑微地躲在这角落里,舔渎着自己的心痛,却不能有任何动作,也无法做出任何有利于自己举动来,因为我太弱势了,没背景,没后台。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就听到了推门声。

    “咦,这门怎么反锁上了?”我听到了梦钥在外面的声音。

    我心尖一跳,立即弹跳离开了房门几步,手放在心脏上,眼睛盯着那扇门。

    “小钥,我让薜秘书带你去外面上厕所吧。”我立即听到了许越的声音。

    “不嘛,外面的厕所不太好,我就要去这里,好补下妆,还有你衣柜里有好几件衣服要清洗了,我想帮你冼下呢。”梦钥似乎知道我在里面,故意这样殷勤地说着。

    “小钥。”许越的声音有些重了,他是怕我难堪吧,“我那些衣服不需要你冼,已经给干冼店了。”

    可梦钥根本不听他的话,执着的要开这扇门。

    同为女人,我知道梦钥要上厕所是假,想来看看这个套房里住着什么人倒是真的吧。

    她这摆明了是冲着我来的。

    昨天被我针锋相对占了下风,怕是今天来找我出气的。

    我知道躲不过,想了下,拧开锁,打开了房门。

    “呀,是姐姐呀。”梦钥看到我,脸上变色,眼里闪过丝算计,故意惊喜地问。

    我就觉得她这模样好恶心,明明早就知道是我在里面了,明明看着我都不喜爱,偏偏还要装做一幅热情好客的模样,好似我们就是好姐妹般。

    这样的一声叫,让办公室里的三个人都看向了我这里。

    顿时,我看到是的三副面孔:冰冷,淡静,紧张。

    我微微笑了下,虽然我穷,但我并不会怕他们的。

    “是的,你有什么事吗?”我笑得极恬淡,温温地朝梦钥问。

    “姐姐,我是来上厕所的,顺便帮许越哥哥清冼下脏衣服。”梦钥迟疑了下,还是这样笑着答,态度非常的好。

    “哦,上厕所请便,至于衣服,那就不必了,我老公的衣服我早就已经洗好了,不劳你来费心的。”我仍然温温的答,淡雅的笑,说得很自信。

    其实我也不知自己的底气从哪里来的。

    一声‘老公’让梦钥的脸都白了。

    我越过她朝办公室里走来,非常礼貌地笑笑:“阿越,来客人了呀?”

    我这是明知故问,走过去在许越的身边坐下来,“阿越,有贵客来了也不给我介绍下,早就应该叫我嘛,我在里面听不到的。”然后我又看着梦开阳和梦夫人的茶杯,站了起来,走到一旁,拿起水壶,亲自来给他们沏茶,边倒边大方温柔地说道:“阿姨,叔叔,请喝茶,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过来了,有些怠慢,请见谅,太谢谢你们来看阿越了。”

    我觉得自己说得好假。

    整个过程我的表现则是端庄贤淑,不卑不亢,连我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行为举止。

    原来跟着许越久了,我也会变得如此会装逼世故了。

    明明知道这些人来历不明,明明知道他们恨我入骨,我仍然能笑脸相对,让他们只能把对我的恶心嫌弃收在心底,无法发作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