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告诉我,谁敢打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总,好好想想吧,女人到处都是,何必为了一个女人把许氏集团给毁了呢,请您听听我们的意见,俗话说官不与民斗,再怎么说,我们也没必要去得罪赵副市长呀,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许总,梦开阳那边也放出话来,他会帮我们许氏集团度过这一难关,前提是您要与她女儿梦钥结婚。”

    “许总,离婚吧,否则梦开阳那边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说句实在话,现在梦开阳是我们许氏集团最大的合作投资方,在这个节骨眼上可千万不能再得罪了梦开阳,如果这个时候他撤资的话,公司会陷入瘫焕中,而那个新成立的基金协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收益还没开始呢,换句话说,现在稳定梦开阳等于是稳定了许氏集团的运行,哪怕是得罪了赵副市长,如果这里稳住的话,也能过得去的,这个利益您可真要好好权衡下。”

    ……

    霎时间,各个股东元老都发出了一致的声音:那就是申讨我与许约的婚姻。仿佛我才是许氏集团的罪魁祸首,是我拖垮了许氏集团。

    我站着浑身发冷,扪心自问,我做过了些什么吗!我害过谁吗?为什么一个个都不肯放过我,如此抵毁我?

    “够了。”还在我发愣时,突然听到了许越的断喝声。

    我抬头看去,许越正阴沉着脸坐在主席台上,猛地伸手将会议桌前的茶杯一扫,“呯”的一声脆响,茶杯跌落下去摔得四分五裂,文件扫得四处飘飞,飘落在深红的地毯上,例外刺目。

    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你们一个个把许氏集团的危机推到一个弱女子身上,而不去检查自身的原因,我想问问你们,余依有做过危害许氏集团利益的事吗?她有在决策上左右过我吗?许氏集团自我上任以来,你们这些股东分到的红利还算少吗?你们又有过什么功劳?哪家公司不会面对着困境?现在这个时候,你们不去商讨好如何解决危机,却拿我的婚姻做文章?好,我来问下你们,我让你们现在回家去与你们的妻子离婚后娶别的女人,你们会愿意吗?”许越阴冷如雷的质问声在会议室里久久飘荡,震得人耳膜发响。

    所有人都低沉着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回答。

    “你们也知道强人所难是多么痛苦的事,是吗?当你们从许氏集团分到红利时怎么就不想想我和我的一班兄弟们是怎样的夜以继日的辛劳工作,现在,公司有一点困难却全都过来了,真是够可以了。”许越犀利的眸光扫视了全会场一眼,脸色阴沉得可怕,浑身散发出暴唳之气。

    “许总,您要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们都没有关系,但如果公司发生了什么,您可要保证我们股东的利益。”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股东一会儿后瓮声瓮气地开口了。

    “是呀,我们也是老股东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下面随即跟着三三两两地说话了。

    许越双眸迸裂出可怕的寒光,面色一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今天我的话说在这里,许氏集团这个事情发生了,我不会去求任何人,也不听你们任何一个人的话去讨好谁,你们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如果有想退股的,我不挽留,更不会少你们一分钱,但从此后,永远也不能再入股许氏集团,不能再与许氏集团有一点点关系。”

    说完,他大冽冽坐下来,目视着他们,正声说道:“我现在就坐在这里,你们有想要退股的,立即拿合同上来,我立马签字。”

    会议室里又是一阵死般静寂。

    众人私底下都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我屏息看去,过了许久也没有一人真的上去退股,毕竟许氏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得到的红利可不少,谁也不想失去这个好机会呢。

    我暗暗松了口气。

    “许总,我们今天来也不是说要退股的,只是担心许氏集团的安危,想要了解清楚这个危机程度好共同做出挽救措施的,您可千万不要生气,我们也是想为公司出一份力的。”其中一个老股东和颜悦色地开口了,紧接着,也有了一阵附和声:

    “许总,您年轻有为,以后许氏集团在您的带领下只会越来越好的,我们是相信您的。“

    “是的,许总,您可千万不要多想,我们也是一片苦心,都是为了许氏集团好,请理解下我们。”

    “是啊,现在物价房价不断上涨,我们也是靠这点红利讨点生活,没办法。”

    “许总,这些年我们投资各种渠道也就是只有从许氏集团这里得利了,其它都是亏损的,这点我们相信您。”

    在一片附和声中,许越轻吁了口气,站起来,铿锵有力地说道:“各位股东,放心,许氏集团现在是有点困难,但那难不倒我,我就不信,这个世界,白的还能说成黑的么?只要我们的材料过硬,质量保证,就不怕上面来查,反倒是检验我们自身硬件设施的时候,让人家彻底看清我们公司的品质,这不是一件坏事,至于银行方面,我想好了,通过这件事,我决定要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银行,兰湾别墅和金茂广场,放心,我也绝不会让他们烂尾的,不仅要继续下去,以后还要成为我们许氏集团的重中之重。”

    “好。”

    “这样就好了。”

    “太好了,我们相信许总。”

    ……

    一番话说下来,众人频频点头附和。

    “还有,以后请你们不要总拿我的婚姻说事,再说一次,这次事件与余依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主见,请你们不要去责怪一个无辜的女人。”许越掷地有声后,环视一圈,“现在你们还有事吗?若没有,散会。”

    说完他只站了几秒,就朝着外面走来。

    我站在会议室门口,手脚僵麻,脸色发白。

    看到他英挺伟岸的身材带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气势一步步朝我走近,我屏了气,掉过头,快步走回了办公室。

    “我的太太来了。”很快,许越就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我站在办公室里后,唇角弯了弯,若无其事般亲昵地说着。

    刚刚在会场上的凌利之气荡然无存,眼角眉梢间只有温柔如水。

    我心里一阵感动,他在股东大会上对我的维护真的把我感动了。

    低头站在茶几前,秀发遮掩了半边脸,我默默弯腰从篮子里端出保温食盒。

    “不错,我闻到了香味,肚子好饿了。”他吸了下鼻子,高大的身躯朝我走近,从我背后双掖里伸过双手将我环住。

    我身体微僵,鼻音涩重:

    “阿越,快吃饭吧。”

    他笑了下,把头伸到我的脖颈上来用力吸着,弄得我脖颈痒痒的,酥麻不已,我用手去推他的脸。

    他谈笑自若,抱起我,将我扳过脸来,低头看我,右手却在我的胸下托住轻轻一握,在我耳边嘻嘻笑着:“有好久都没有跟你做了,是不是很想我?”

    他这一握,我立即浑身一阵酥麻,身子像触了电似的。

    他低低一笑,盯着我脸上突闪过的红晕,低头噙住了我的唇,将舌尖探了进来,追琢着我的舌,与我纠缠嘻闹。

    我试图推开他,却被他拥吻得更紧。

    我双手摸到他的后背,他的身板僵硬,真不知这段时间里他到底承受了多少压力,我心中发疼,不再推他,学着回吻他,手在他的后背轻轻抚摸着。

    他激动起来,吻沿着我的脖颈下去。

    我闭上了眼睛。

    我曾听人说过,男女的亲呢可缓解由工作带来的压力,让人精神愉悦,目前对我来说能给到他的只有这个了。

    因此,我很听话的迎合着他。

    他没有将吻深入下去,只是吻了我一会儿解了馋后,抬起了头来。

    “阿越,先吃饭吧。”我眼开眼睛轻轻说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保重好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好。”他轻笑,“我的太太说得太对了,遵命。”

    我微微笑了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从竹篮里把鸡汤,磨菇汤,清粥,饭菜一一端了出来。

    他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后,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端起了面前的汤。

    我蹲在他面前,看着他喝。

    “必须要喝鸡汤,鸡汤里面含有很多营养元素,放心,我已经把鸡皮,鸡油全部去掉了,里面有冬虫夏草,还有清补凉,养肝的。”我轻声说着,当他喝完一碗磨菇汤后,我又立即递过了一碗鸡汤。

    “好,谢谢夫人。”他很听话,移开空碗后,把我递过来的鸡汤移到正前方,笑着说了声,抬头就欲来亲吻我的脸,突然顿住了,眼睛停留在我的侧脸上,眸光阴沉沉的。

    我一愣,想到了什么,立即侧过了脸,让秀发垂下来遮掩住吴向珍给我一巴掌后留下的印痕。

    他大手伸过来扳住我的脸,强扶到了他的眼前,沉声问:“你脸上怎么了?”

    我低头欲要避开,可他的大手抚着我的脸庞,声音很严肃:“告诉我,谁敢打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