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求我就放过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对呀,我就是来带你们去的。”许越不由分说把我推进了房车后面关上了车门。

    我欲哭无泪。

    社区卫生院里接种疫苗的小朋友真的很多,等我排完队替妮妮打完针时已经下午了,我抱着妮妮晕沉沉的躺在房车后面的软床上,一会儿后,太累的缘故吧,我和妮妮都沉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我正躺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惊得翻身坐了起来,天,许越那家伙竟把我们娘俩给直接带回了深市的别墅里。

    我妈还在等着我回去晚上陪她说话呢,怎么能不打招呼就这样回深市了呢?

    我懊恼地坐在床上。

    这男人真自私,和妮妮的东西都还在妈妈家里呢。

    淋浴室里有哗哗的水流声传来。

    看来许越正在淋浴室里冼澡。

    突然,我就想到了冷昕杰交给我的资料,那个设计稿可是答应了一个月后要给他的,这事还真不能马虎。我朝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提包爬过去,打开来一看,还好,那份设计稿正躺在里面,随身携带了。

    淋浴室的玻璃门响了下。

    我忙把手提包的拉链拉上了,又爬回了床中央坐着。

    许越用浴巾包裹着下身走了出来,一手拿条干毛巾侧头擦着湿辘辘的头发,整个白晳健硕的胸膛祼露在外,特别性感,而手臂上仍绑缠着白纱布。

    “喂,谁让你把我们娘俩带回来的?”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他白晳的胸肌上又立即挪开了。

    “我手受伤了,你不回来照顾我那谁来照顾我?”许越边揉着头发边大冽冽的说着。

    “那你问过我没有?我都没有跟我妈告辞就这样回来了,我妈那里要怎么办?”我气愤不已,狠狠瞪着他。

    他浓密的剑眉微翘,唇角浮起抹迷人的浅笑:“妈那里你尽管放心,我已经派特护人员全天侯二十四小时照顾了,他们每天都会把她老人家的消息向我汇报的,若真有什么事,我会及时告诉你的。”

    我惊得张大了眼睛:“我妈会愿意吗?

    “当然,为什么不愿意。”许越不可思议地问道:“他老人家高兴得很呢。”

    我看着许越那张贼笑的脸,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不可能,我妈是绝不会无缘无故接受别人帮助的。”说完,我爬起来去找手机。

    “妈,您好,理疗了没有?快了啊,依依有话想跟您说呢。”当我在床上爬着找手机时,许越竟然在我背后开口说话了。

    我愣了下,回过头。

    “依依,妈有话要跟你说。”许越俊美的脸上浮起得意的浅笑,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递给了我。

    “妈。”我惊讶之下抢过手机,放到了耳边。

    “依依,回家了吗?”妈妈温和的声音正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我怔得不知所以:“妈,您,您怎么与许越说上话的?”

    那边沉默了下。

    “依依,今天上午许越带了医护人员来了家里,他现在手臂受伤,你就跟他回去照顾好他吧,我这里有医护人员陪着,不会有什么事的。”妈妈一会儿后开口这样说着。

    “不是,妈……”我被这样的态度弄得有点不知所措。

    “依依,不管你与许越怎么样,你们现在有结婚证在手,你就是他的妻子,作为妻子,你应该做好自己的本份,不要给人留下话柄,懂吗?”妈妈接着郑重叮嘱着。

    我拿着手机,张着嘴,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你和妮妮的东西,我会让你人给你捎过去的。”妈妈在那边淡淡说着,“我要去做理疗了,你也去照顾好许越吧,有些话等你以后回来我们娘俩再好好谈谈。”

    “好……吧。”我茫然答着,万分无奈地挂了电话。

    真没想到,我妈妈竟然莫名其妙被许越给‘招安’了!

    可今天上午许越是什么时候带人去的我家呢!

    我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这都已经下午五点了。

    我竟然会在车上睡了那么久!

    看来,他是趁着我睡着的这段时间先去了趟我家的。

    这男人,真可怕!什么事情都能想得面面俱到,我这是被他玩得团团转呢。

    “怎么样?现在安心了吧。”许越从我手中拿过手机放到一边的茶几上,邪笑着问了声,整个人朝我飞了过来。

    “啊。”我吓得失声尖叫,来不及躲避,被他压了个正着。

    “混蛋,滚开。”我正好被写了个‘大’字状,这男人的身体就那么重重地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瞬间四肢不能动弹,用眼怒视着他,朝他吼。

    他笑了下,伸出舌头舔了下我的唇。

    “妈叫你好好照顾我,你就是这样照顾的?”他歪头暼着我,直朝我脸上喷着热气,呼吸有些粗重,手却从我的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开始撩.拨着我。

    顿时,有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浸袭了全身,我的脸色胀红。

    “许越,太过份了,做什么事情都不经过我的同意,我……”我隐忍着身子被他挑逗起来的难受,张嘴要骂,唇突然被他咬住含进了嘴里,我连呜咽声都发不出来了。

    他啃咬了我一阵后,放开,嘻嘻笑:“这可不能怪我,谁让你睡着了呢。”

    “那还不是因为昨晚……”我气愤不已,要不是昨晚这家伙的胡搅蛮缠,瞎猜忌,我至于那么晚才睡么!

    我突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他似乎能将我一眼洞穿,每一步棋都能将我吃得死死的。

    “昨晚怎么了?”他故意看着我笑。

    “昨……”我瞪着他,昨晚他在房车后面强要我的情景让我脸红耳赤,而这个过程,冷昕杰就站在车窗外。

    “说不出来?忘了?那我们再重温下,好让你记忆深刻点,免得我这手伤白受了。”许越眸光暗沉了下,用低哑的嗓音邪笑着,覆在我身上的身子温度已经很高了。

    我有点害怕了。

    “许越,不要过份,我还没冼澡呢,你的手伤也要换药了。”我发出警告,然而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男人的手在我身上拨弄,我身子不受控制的颤粟,其实,我早就无法抗拒身上的这个男人了,心甘情愿地掉进他给我搅起的漩涡中挣扎,沉沦,就算是彼此折磨,也甘之如怡,我是完全被他的温柔霸道掳获了。

    看着我难受的表情,他低笑一声,用牙齿轻轻刮着我脖颈上的肌肤,手在我身上极不安份,一会儿后,我控制不住,低吟了声。

    他满意地笑了起来,欣赏着我隐忍的模样,“余依,求我吧,求我要你,我就放了你。”

    “做梦!”我一听,气得要发疯,想让我去求他要我,才不干呢。

    可这家伙一米八几的个头紧紧附在我的身上,而我这一米六几的娇弱身子,根本无法憾动他丝毫,只能任他欺负。

    我发现,除了顺从他,我已经毫无办法了。

    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巨坑,我跳进去再也爬不出来了。

    报警吧,我们有结婚证在手,这完全就是正常的夫妻生活,就连我妈都认同了。

    反抗吧,那是自讨苦吃。

    至于什么喊啊,叫啊之类的,那只会激发他对我更浓的性趣。

    我只能认栽!

    就在我被他欺负得快要招架不住时,他竟无比惊奇地看着我:“余依,没想到你的意志如此坚定,这么能忍!”

    他唇角的弧度扯得很长。

    “阿越,你混蛋,我……”我的声音都在打颤。

    他嘻嘻笑着:“别装了,明明你很想要嘛。”

    说完翻身,一把剥光我身上的衣服,将我抱到了浴缸里。

    我的身子立即在清澈的浴缸里若隐若现,又羞又急之下,我蜷缩成一团,双手护住了胸部。

    他轻笑一声,拿过浴巾来替我擦身。

    “出去,不需要你。”我朝他喊。

    他唇角弯了弯:“余依,你这妖精,知道吗?我现在已经出不去了。”

    说完站了起来,我看到了男人身上的变化,慌得背过身去。

    他轻笑一声,拿着毛巾在我身上点火,后来,我也不知道他是在给我冼澡,还是在抚弄我,极端难受之时,我听到了彼此的喘息声,他的粗野,我的低,吟。

    再后来,他把我弄到了云石台上,穿透了我的身体。

    这男人好像永远喂不饱似的不知魇足,只是拼命要我,一会儿就抱着我从淋浴室里奋战到了床上……

    春色无边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他的温柔与爱意,身子不由自主地随着他释放了自己,双双攀上了炫丽的云端……

    那一刻,我看到了他手臂上裂开的伤口,流出了血水,脸都吓白了。

    这男人真是不要命了!

    后来,我慌得去拿医生开的清冼消毒药,好一阵忙乱后,重新给他的伤口上药再绑紧了纱布。

    然后,他搂着我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

    次日。

    我睁开眼睛时,许越已经不在床上了。

    冼簌完后,我走出卧房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顿觉神清气爽。

    我顺着花香跑去,径直来到了后花园里。

    已经是深秋了,一阵风过,漫天的落叶在空中飞舞,地上的瓷砖上到处都是开败零落的花瓣,唯有那一处地方,香气袭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