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你乖的时候挺可爱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惊呆了,头脑也清醒了些。

    许越的手臂上被划出了道长长的口子,血液正从里面溅出来。

    我惨白着脸,朝他爬过去,双手哆嗦着捧起他的手臂,颤声喊:“阿越。”

    许越淡淡望了眼手臂上的伤口,弧线优美的唇绽放出迷人的光泽,低沉的笑声例外渗人。

    “你心疼吗?”他垂下手臂,弯下腰来直视着我的眸。

    我望着那血液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流,越来越多,眼泪流了出来:“阿越,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个啤酒瓶,我不想伤害你的,快去医院吧。”

    他唇角勾起笑意,墨瞳幽深,里面星光点点,如烟花生光,却又迷雾重重:“余依,不要碰触我的底线,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现在信了吧。”

    我冲他吼:“我与冷昕杰什么也没有,是你瞎猜忌的。”

    他忽然笑了起来:“嗯,算是真的,刚刚进去时,紧致**,给我听好了,那里只能属于我。”

    我脸上发烫,“许越,你个疯子。”

    “没错,在你面前,我就是个疯子,你最好少招惹我。”他笑,脸色有些发白,手臂上殷红的血还在往外溢出,特别的恐怖可怕。

    我慌神了。

    “去医院吧,求求你。”这里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呢,血再这样流下去,我真担心会弄出事情来。

    他仍昂屹立在我面前,俯视着我:“你先答应我,以后不准与冷昕杰来住。”

    “好,我答应你。”那样的血腥味刺激着我,我手脚都发软了,立即就答应了他。

    他这才满意的笑了下,“那就记好了,下次,再被我发现了,我带你一起去赴黄泉。”

    我听得浑身发抖。

    这男人到底是豪门公子,霸道,以自我为中心,明明这一切,只是他的臆测,明明,他与梦钥就要结婚了,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由他来改写的,可他却只要求我对他的忠诚,什么时候他能顾虑到我的感受呢。

    他与冷昕杰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冷昕杰处处顾虑我的感受,处处为我着想,而他却处处要求我,只想我顺从他,可人就是这样贱,明知是这样,我还是爱上了他!舍不得他受伤!

    “快去医院吧。”我整颗心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抱着他哀求,“我什么都答应你。”

    “依依,你乖的时候挺可爱,我喜欢。”他伸手从我裸,露的上身处拉起褪落在床的衣服来替我穿上,手指落在我的脖颈处,轻轻摩挲着,眸里的光温柔极了。

    别人都说,一物降一物, 原本傲气固执的我彻底在他面前投降了。

    他如得胜的孩子般微笑,低头淡漠地看了眼手上的伤,唇角不屑地扯了下,走到一旁,拿出个箱子来。

    我松了口气,原来车上有备用医药箱。

    “我来。”考虑到他手不方便,我冲过去打开药箱,里面有许多药,我想寻点刀伤药来先敷上止血,可手哆嗦着,怎么也找不着。

    他拉住我的手放到一旁,从里面精准的取出一瓶云南白药粉未来,我立即替他拧开了瓶盖。

    他把整瓶云南白药粉未倒在了手臂伤口上,又撕烂了一件衬衫,用力绑住了手臂,这才吩咐我坐稳,走下车去,坐进了驾驶室里。

    车子离开康南小区时,我的心悸了下,黑暗中,在一棵大榕树下,我似乎看到了个高大男人的身影正静静矗立着。

    我揉了揉眼睛细看时,车子已经驶出了康南小区,在距离小区不远处我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豪车,冷昕杰的豪车。

    我的心沉了沉,躺倒在了床上。

    医院急诊室里。

    许越淡然自若地半卧躺着,医生正在紧张地替他挑着手臂伤口处的玻璃残渣,我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心愣是一下一下的疼。

    他瞥着我,唇角的笑很有些自得。

    “这么舍不得老公啊。”他一只手臂搂着我靠近他的胸膛,另一只手从我衣服的后背处伸了进去,在我后背肌肤上轻轻摩挲着。

    这伤是我造成的,我心情格外紧张。

    医生显然认识许越,不时看我一眼。

    我眼圈有些泛红。

    当时在气头上,用力过猛,伤口是很深的,上面沾着不少玻璃残渣,别看他嘻皮笑脸的,要说不疼,肯定是假的,看那手臂处的肌肤都还红肿着呢。

    因此,他的手伸进我后背时,我没有反对,或许这样可以减轻些疼痛吧。

    我陪着他,不时拿纸巾替他擦着额角的汗,直到伤口清冼完毕包扎好后,抬头一看竟然是凌晨三点了。

    “依依,不要回去了,陪我。”云叶酒店里,许越的手拉住了我。

    “不行,不回去我不放心妮妮和妈妈。”我摇头拒绝,“再说了,妈妈已经知道我出来了,我若不回去,她会彻夜睡不着担心着我的。”

    我这一说,许越才没有胡闹了。

    “你怎么会到这里开房的?”我帮他整理着东西,他应该是先在这里开好房后才去我家小区楼下的,那他进我家门了吗?为什么不给我电话?要知道后来我的手机都是开机的。

    他淡笑:“你不让我跟过来,我在家里睡不着,只好开车过来了,这里离你最近。”

    “你准备监视我?”我瞪着他,没好气,“就是为了监视我才特意跑到我家楼下的?”

    “真不是。”他痞痞地躺在床上,任我给他解着衣扣,“我只是想去你家楼下看看,谁知道就看到你与冷昕杰正在搂搂抱抱的,你说,我能高兴吗?”

    说到这儿,眸眼里有危险的光,望着我,脸色也很冷。

    这模样又要有翻旧账的迹象!

    我可不想与他再起什么争执了,快速解开他身上的衣扣后拉他起来:“好了,现在可以去冼澡了。”

    ‘

    “可我这一只手臂怎么冼?你带我进去,帮我冼。”他坐起来撒着无赖,反拉着我往卫生间里走。

    我不想去,挣扎。

    “这可是你打伤我的,你就忍心看着我全身臭哄哄的,到时感染到手臂发炎了怎么办?”他虎着脸威胁。

    “可我……”这辈子我还没给男人冼过澡呢,真心做不来,我苦着脸。

    “还害羞么,拜托你这都是二婚了,夫妻之间,这算什么?懂不懂风情呀?”他唇角微微勾着,嘲讽我。

    “那我帮你冼完澡就回家,我还要在这里陪我妈几天。”于是我昂起头跟他讲条件。

    他眼睛骨喽喽转,“如果你表现好我就答应。”

    我一时竟没听清楚他什么意思。

    浴室里。

    “拜托,冼干净点。”

    “已经很干净了,这后背都快要搓掉一层皮了。”我红着脸,在他精壮的身躯上擦着。

    “这里呢。”他突然朝我转过身来。

    我吓了一跳。

    “这里可还没洗呢。”他笑得暖昧,用手指了指下面,“你总在我后背冼,前面不冼那可不行的,刚刚我们还那个了呢。”

    “你有手不会自己冼呀。”我吓得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可我一只手冼不了。”他好笑的看着我,突然捉住我的手往身下噌去。

    我立即感到了一阵灼热,吓得丢掉毛巾往外面跑。

    身后是他的声音,伴随着压抑不住的愉悦笑声。

    这死男人!

    活该受伤!

    还没等他走出来,我拿起手袋朝外面跑去,不顾风衣和裙子沾湿了水,凉嗖嗖的。

    回到家时,妈妈果然还没有睡着,我轻轻走进去后,就听到了她的问话声:“回来了,都这么晚了。”

    我轻声答:“妈,您还没睡着呀,都快天亮了。”

    “哎,年纪来了,睡眠浅。”妈妈叹了口气,“你也别太累了。”

    “好的。”我答应着,悄悄进卫生间换了睡衣后,随便冼籁了下,把折叠床打开躺上去就睡着了。

    实在是太累了,连梦都没有!

    次日,我是被一阵电话惊醒的,打开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接了起来。

    “余小姐,我是占进,冷总让我把二份资料交给您。”一个浑厚的男嗓音在手机里说着。

    “哦。”我记起了昨晚答应冷昕杰的事,脑海里掠过昨晚所发生的事,心中涌过丝复杂的情感,立即答:“好,你在哪?”

    “我现在康南小区正前门,您能方便出来下吗?”占进在那边清晰地问道。

    “行,那你稍等下。”我立即爬起来,去卫生间里匆匆冼簌了下,换了身便装就朝外面走去。

    走到小区时,看到占进正靠着一辆豪车站着,手里拿着二份牛皮袋。

    “余小姐,您好。”我一走出来,他就看到了我,朝我走来,向我礼貌地打着招呼。

    “你好,占先生。”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冷总让我交给您的二份资料。”占进非常恭敬地把二份资料递给了我,解释着:“一份是设计图稿纸,一份是合同,冷总交待说务必要亲自送到您的手里,他说,这些已经跟您说过了,您都知道的。”

    “是的。”我伸手接过来,微笑着:“我都已经知道了,辛苦你了。”

    说完,我准备拿着资料回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