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余依,要不够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哎哟。”他像条泥鳅般缠绕上我,手一下就撩到了我的敏,感部位,我咬牙低叫出声来,他轻笑一声,趁着我分神的瞬间,一把把我怀里的枕头朝外狠狠甩去,我就听到了东西跌落的声音,正想去看看,这男人大手熟练地在我身上一扯,我的睡衣则被他扯得紧随着飞了出去。

    我轻叫了声,他立即覆在我的身子上,笑得开心极了。

    “喂,你可真不要脸。”我伸手打他,他嘻嘻一笑,扣住我的手,“你再打我,我就告诉妮妮。”

    这都行!

    我差点要哭了,彻底被这个男人的无赖给征服了。

    望着我欲哭无泪的模样,他像个孩子般笑得得意极了,趁我不注意瞬间,低头就狠狠吻上了我的唇,堵住了我的呼吸。

    他像上了毒瘾般,开始疯狂吻我,我被他吻得快要晕过去时,他火热的唇沿着我的脖颈而下,落到了我的胸前……

    我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最后,他心满意足的将我吃干抹净后搂着我沉沉睡去。

    我们都是被闹钟吵醒的。

    我睁开眼时,已经下午二点半了。

    “爸爸,妈妈。”妮妮在外面拍打着房门。

    “阿越,你说好了二点半带我们去看花展的,已经二点半了,妮妮在外面叫呢。”我着急地起来穿衣服。

    许越睁开眼,拿过手机看了下,关了闹钟,懒懒的:“别急,来得及的。”

    “妮妮已经在外面了,快给我起来。”我揪住他的耳朵。

    “哎哟,你要谋杀亲夫呀。”他轻叫,用手捂着耳朵。

    “你不算亲夫,反正我不会心疼的。”我戏谑地讽他。

    他笑容一顿,一只手突然横抱着我,趁势朝我反扑过来,把我压到身下,用舌头舔了舔我的唇,“死女人,什么意思?不心疼我还想心疼别的男人?”

    “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与你离婚后,我就是个自由人了。”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脑海里就冒出了这个想法,倔强开口。

    他盯着我:“给我听着,这辈子你既做了我的女人,就别想要离开我。”

    “你可真霸道。”妮妮在门外拍着门叫着,我懒得与他罗嗦,现在的他对我正在兴头上,哪会舍得放弃呢,这个时候与他说话无疑是多此一举,别人不是常说么,男人在欢,爱中说的话,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准确率,我则怀疑百分之三十都没有呢。

    我推着他,催着:“妮妮已经在叫了,你能不能让我起来?你这情趣可真高。”

    这男人是恨不得整天粘着我,一会儿也不想离开,我真怀疑他从没碰过女人,以前还有些不信,现在看他这样,我真的有些相信了。

    “听,妮妮挺懂事的,已经走了。”许越的手指摩着我的脸,声音带着情潮。

    “哪有,分明还在。”我哭笑不得。

    “不在了。”许越的手撩开我的长发,低头就含吮着我的耳珠,他的舌尖湿濡灵巧,热气不断灌入我的耳内,往我体内流窜,我体内那股平息的热流又开始横冲直撞起来,头有些晕,整个人酸软无力

    “余依,我要不够你,怎么办?”一会儿后,他把唇移到了我的耳畔呢喃着,声音里有隐忍的痛苦。

    我看着他那浴求不满的表情,又好笑又好气,威胁着,“你要再不起来,我要与你分居。”

    这话才一出口,他葛然放开我跳了起来:“好,我起来,老婆大人可千万不要这样残忍。”

    看着他朝着淋浴间走去,又慌忙穿衣服的模样,我抿紧了唇,轻笑了起来。

    穿好衣服后,我打开门。

    妮妮委屈地撇着嘴,正站在门口,似乎在说你们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我笑了下,轻抱起她来走出去。

    “爸爸还在换衣服,你和小宇姐姐先在客厅里等我们好吗?”妮妮的眼睛往房间里瞧着,没看到许越,只得点了点头,任小宇带着她去客厅了。

    “今年的菊花展从全世界空运了不少品种过来,很有看头。”许越拖着我的手从卧房走到客厅,抱起妮妮,上了他的宾利房车,带着我们朝人民广场而去。

    远远就看到人民广场人山人海。

    今天的天气较好,秋高气爽,又是礼拜天,出游的人比较多。

    从停车场出来,许越抱着妮妮,牵着我的手,朝菊花展走去。

    他没有带着我们从正门进去,而是直接走了后门,后门的负责人似乎认识他,看到我们过来,恭敬地打开了门。

    “哇,好漂亮。”刚进到里面就闻到了清新的菊花香气,各种各样的菊花争奇斗研,开得异常美丽,我惊呼了声,异常的欣喜。

    “知道你喜欢菊花,所以特地带了你来。”许越在我耳畔轻轻说着。

    我惊得抬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菊花的?”

    他笑了笑,低声耳语:“你的事情没有什么是能瞒过我的,所以你要小心点,不要背着我做什么事,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我愣了下:“你吹吧,我才不信。”

    许越笑了起来。

    我看到平时传说中的波斯菊,荷兰菊,兴奋不已,奔过去抚摸着花瓣,喜形于色。

    许越拿出手机来不停地给我和妮妮拍照。

    二个小时过去后,我各种喜爱菊花的表情被他拍得活灵活现,妮妮也被他拍得格外的乖巧可爱。

    只是今天的人太多了,基本上人挤着人,很不方便拍照。

    走了一段后,突然跃入我眼帘的是一朵朵娇美异常的粉勾和如火炬般的金枪托桂,简直是太让我开眼界了,我欢呼一声就朝那边跑去。

    “小心点。”许越跟在身后帮我扶开拥挤的人群,让我顺利挤到了花瓣前。

    “妈妈,我也要看。”妮妮在背后冲着我喊,她也被这二种漂亮的花给吸引住了。

    我转身从许越怀里抱过她,把她放到花海前,一朵朵,给她认真讲解着。

    实在是太喜欢了,没想到这边连着一排都是我从没看到过的菊花,绵延排下去,我的眼睛目不暇接,情不自禁地抱着妮妮跟着花海跑,恨不得把所有菊花的娇美尽收眼底。

    我会欣赏,别人当然也会欣赏,人流都朝着这边挤来。

    直到看完所有菊花,我才想起许越来,抱着妮妮尽兴的回头,却看到整个人民广场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展区里与展区外人流拥挤,而我的眼中不见了那个俊逸高大的男人身影。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走丢了他。

    “阿越,阿越。”我抱着妮妮被人群拥挤得左右摇摆,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