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我的女人怎么能那么寒碜呢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余依,不要拒绝这些,这是你应得的,我的女人怎么能那么寒碜呢。”他吻够我后,在我耳畔轻轻说着,拿起一串心形的钻石项链戴上了我的脖子,芊细的手指耐心细致的替我扣着精细的纽扣。

    “很好看,不错。”他欣赏着我胸前的钻石项链,俯身轻轻吻了下我脖颈的肌肤,声音暗哑。

    我低下头去,就觉得胸前光茫一片闪铄着。

    “依依,我们许氏家族的女主人个个珠宝都有好几套,你跟着我如此穷酸不是丢我的面子么?”他声音温婉动人,搂紧我,坏坏一笑,“当然,你要是觉得有什么心里负担,好好陪我睡觉就行了。”

    他故意把‘睡觉’二字咬得很重,话语暖昧之极。

    我的脸立即红了。

    狠狠瞪了他一眼。

    “来,戴上它。”他又从红锦盒里拿出一对闪铄着光茫的钻石戒指来,拿出其中一枚,戴到了我的手指上。

    “可是,阿越,我们……”我望着戒指上面超大粒的钻戒,心呯呯跳着,我与他根本不需要戒指呀。

    可话还没说完,他的唇又堵住了我的唇,把我吻得喘不过气来。

    “记住,只要是我的女人,哪怕只有一天,也应该是光茫四射,风光无限的,前段时间是我太忙了,来不及给你买这些,这段时间,清闲了,除了祖传的,还给你另外买二套新的,你不要拒绝,好好珍藏着,该戴的不能省,慬吗?”许越磁性的声音动听得让我心醉。

    我想我大概是彻底醉了,在他的宠爱中,忘了一切。

    “来吧,给我也戴上婚戒。”许越把另一只婚戒递给我,命令的口气。

    我只得伸手接过来,拿起他的食指,把婚戒小心翼翼地套了进去。

    他哈哈一笑,拿起我的食指与他的食指并排放在一起,唇角的笑意越加如春风般柔和:“还是蛮好看的嘛。”说完又自诩:“看看吧,这样的婚戒我连尺寸也没说就那么地贴合我们,这说明我们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天生的一对。”

    我无语。

    “少爷,少奶奶,吃饭了。”管家站在门外面恭敬地喊着。

    “好,来了。”许越答应了声,搂着我站了起来:“ 走,吃饭去。”

    饭厅与大厅是连在一起的。

    这个饭厅竟比起寻常人家整套房的面积都大,酒柜阔气奢华,里面放满了各种名酒。

    正中间,大理石转动圆桌,平滑光洁。

    旁边站了一排佣人,保姆,静悄悄的。

    许越带着我走了进去,小宇也就带着妮妮进来了。

    饭菜很丰盛,都是依据我们三人的口味做的。

    许越坐在主位,我带着妮妮坐在右边。

    妮妮玩得有些累,这小家伙今天胃口好,嚷着要吃这个那个的。

    许越并不像豪门里的那些世家公子一样大男人主义,他放下碗筷让我先吃,他则顺着妮妮的意给她夹各种吃的。

    妮妮拿着勺子去舀碗里的一个牛肉丸,没舀稳掉了下去,她敝着嘴要哭。

    许越忙又夹起一个放到她碗里,哄着她,看着她吃下去,唇边都是油渍,就拿纸巾替她细心地擦得干干净净。

    我坐在旁边看着,心里暖暖的,这一刻真的感觉到了一家三口的幸福,那样的一种感觉太好了,好希望时间就此停住!

    “阿越,我们准备在这里住多久?”饭后,小宇带着妮妮午睡去了,我们二人在后花园里散着步,太阳透过树荫暖暖地照射进来,秋高气爽,他牵着我的手,高大魁梧的身影罩着我,我有股莫名的心安。

    “看情况吧,主要是看妮妮的心里障碍恢复程度。”许越沉吟着,“她还小,受了这样的惊吓太过残忍,一定要把她的心理创伤治好才行。”

    “谢谢你。”我心里暖暖的,轻声开口,“谢谢你对我和妮妮的好。”

    “真想谢我,那就晚上好好表现。”他笑得特别的暖昧。

    我脸红到了耳脖根。

    “你呢?要回A市吗?”我有些落寞寡欢地问,他一个大总裁,每天那么多公事,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陪我呢,我心里闪过丝淡淡的愁绪。

    他唇角微微一扬,低下头来:“你希望我回去吗?”

    我怔了下,没说话。

    他唇角那抹笑越加绵长,大掌揉着我的手,哈哈一笑:

    “如果你不想看到我……”

    “不要。”我一急,面红耳赤。

    他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怎么?想我留下来?”

    我鼻子一酸,把心底里那股留恋狠狠抹掉:“不,你还是回A市吧,梦钥才是你的妻子,我没有资格留你。”

    我低头就朝前面走,他一把捉住了我的手,强拉住我停了下来。

    “余依,说,说你爱我,说你想我留下来。”他声音有些重,急促,明眸望着我。

    我狠狠要甩他的手,却被他捉得牢牢的,瞪着他。

    他墨瞳里有一抹期待的光,黑亮黑亮的,特别亮眼。

    “我说想你留下来有什么用,你也不能为了我留下来。” 我有点没好气地说,“你应该去陪梦钥的。”

    他歪着头看我:“依依,你吃醋了吗?”

    “没有。”我死撑着摇头。

    他轻轻一笑,用手揽着我的腰,拿唇来吻我的鼻子:“瞧,我的女人吃醋的样子还蛮可爱的,我喜欢。”

    “你是不是特喜欢看我伤心?”我鼻子一酸。

    “你怎么会这样想?”他惊奇地问,握住我的拳头放到唇上亲了亲,“我又不是变,态,喜欢看着我爱的女人伤心落泪,那样不是混蛋么。”

    我爱的女人?他这样说,也就是说他爱我了!

    我突然把脸埋入他的胸膛,伸出双手环绕着他的腰:“阿越,再陪陪我和妮妮吧,我们之间的时间不多了。”

    他身子僵了下,大掌缓慢落在我的秀发上。

    “依依,这二个月我都会留在这边陪着你和妮妮的,我已经着手在这边成立分公司了。”他的大掌挲婆着我的头,语声轻昵。

    分公司?我怔了下,原来如此。

    “那总公司那边呢?怎么办?”我很好奇,也有些担忧,虽说已经解决了许晟昆,但毕竟是总公司,事情可不少。

    “那边暂时交给陈建章打理。”他搂着我的腰,看到我脸上有担忧的表情,很满意的笑了笑。

    “陈建章?他行吗?”我想着那个娘娘腔的家伙,他能胜任得了吗?

    “放心,我们许家的后代基因是很强大的,他一定能胜任,我也正想培养他任公司的副总呢。”许越笑了笑,“知道担心老公的公司了,不错,有进步。”

    我微愕,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已把他的安危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他满意的亲了下我,搂着我朝前面的凉亭走去。

    长廊上有佣人来来去去的打扫着卫生,许越若无旁人地搂抱着我。

    “阿越,我只想过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这些佣人你让他们回到许氏庄园或者辞退吧,留一二个帮着打扫下卫生就够了。”我的脸被他胸膛的热气烘得红红的。

    他握着我的芊芊玉指,“那谁给我们做饭吃呢?”

    “我呀,我想做饭给你和妮妮吃。”我从他怀里抬起了头来。

    他眼睛亮了下:“你会做饭?”

    “当然,上次我替你做了饭,可你忙了一晚也没有回来吃。”我点头,想想上次,庆典会上有人要给他酒里下毒,我因此开除了我,可那个晚上……每每想起时,我的脸仍会微微泛红。

    真的,我只想过普通的一家三口生活,不想被别人打扰,哪怕短暂,也想让妮妮感受下正常的家庭生活,未来,或许从此后我再也不会结婚了,孤单的带着妮妮长大,但这种正常的家庭生活,我想让妮妮体会下。

    “这样呀,那我真是错过了一次好的机会,太可惜了,这二个月你可要好好弥补我哟。”他咬着牙笑,“我答应你了,好吧。”

    “谢谢。”我头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唇角不期然有抹笑意。

    “余依,若你想要些什么,只管跟我提,我都会满足你的。”他搂着我站了起来,“大中午的,先去睡个午觉,下午我带你和妮妮出去走走。”

    “嗯。”我顺从地点头,手指紧紧攒着他的衣服。

    很多人都说女人喜欢做梦,我想这句话太经典了。

    我现在就是这样,在做着一个美好的梦,就算知道梦终究会醒,也自愿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因为我知道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的未来可能就靠这点回忆来活着。

    如果是这样,我就要让这回忆更美好点。

    “想什么呢?”我只是低头走着路,他牵着我的手,感受到了我的沉默,扭头问我。

    我摇了摇头。

    他突然打横把我抱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呀”的叫出声来。

    他哈哈大笑,抱着我跨进了卧房里,把我放在大床上,压在我身上,用小手轻点着我的鼻子:“余依,告诉你,不准乱想些什么,一切听我的安排,你要相信我。”

    他的眸光无比的真诚,黑亮的墨瞳似汪深潭,我的心慢慢被卷入了潭中的漩涡中,再也无法走出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