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好消息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告辞林姣姣后,我回到了医院里。

    刚走近病房,就听到了妮妮的哭声:“爸爸,妈妈。”我心里一紧,立即冲了进去。

    病房里,袁医生正在给妮妮检查伤口换药,妮妮含着眼泪,满脸痛苦,正在敝着嘴叫着‘爸爸,妈妈。”

    身边,许越弯腰站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小手,轻声安慰着她。

    望着这样的一幕,我心里一暖,滑过丝莫名的感动。

    “妮妮,受苦了。”我走上前去,抚摸着她的小脸,“疼吗?”

    “妈妈,抱,抱。”妮妮看到我后,张开小手,委屈得敝着嘴眼泪直流。

    我的眼泪也一下喷涌了出来,哽咽着说道:“妮妮,乖,等医生检查完后,妈妈就抱你,放心,妈妈以后天天守着你,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了。”

    我一边替她抹眼泪,自己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无法控制。

    “孩子面前,注意点。”许越在旁边碰了下我,我会意,避过头去抹掉了眼泪。

    许越伸过手来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握住了妮妮的手。

    他掌心暖暖的温度沉缓地传过来,似乎把我和妮妮的心都给融化了。

    “许总,伤口有点深,恢复需要一段时间,若有发烧症状请尽快通知护士。”袁医生检查完后,笑着表扬了妮妮的勇敢,这才对着许越说道。

    “好,辛苦了。”许越点点头。

    袁医生告辞走了出去。

    我忍住心痛,弯腰下来靠着妮妮,亲昵地问道:“昵昵,肚子饿吗?”

    “饿。”妮妮睁着黑亮眼珠无神地应了声。

    “好,妈妈喂东西你吃。”我弯腰下来轻轻抱起她,她脖颈上绑着绷带纱布,头只能是直着,我亲着她的小脸,用尽好话来安慰她,恨不得把她所受到的委屈全部转移到我的身上来。

    抱了她好一会儿后,这才将她放下来躺着,开始喂东西给她吃。

    当妮妮吃完一碗粥时,我抬头就看到许越正站在病房中望着我们母女俩,他眸底深遂,面容深沉,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但眸光很有些耐人寻味。

    一会儿后,他走近来,握着妮妮的手,把她的小手放到他的脸颊上摩挲着,亲切地说道:“妮妮快点养好伤,伤好了后,爸爸带你和妈妈出去玩一段时间散散心。”

    妮妮苍白的脸上立即有了笑容,可眼神还是有些呆滞,不似以前那么灵活。

    后来,许越接了个电话后,吩咐了我几句,急急走了。

    许越走后,妮妮再吃了几口粥后,睡了过去。

    我守着她吊完瓶,昨晚也没睡几个小时,后来躺在妮妮身边也跟着睡了过去。

    下午,陈建章过来看妮妮了。

    他买了个粉色灵动可爱的真人版布娃娃给妮妮,妮妮很高兴,用手摸着玩着。

    “余依,你是不知道吧,昨天许越那小子得知妮妮被绑架后,着急得不得了,连竞拍会也不管了,立即带人赶了过去,我听说,当时那二个包工头拿着尖刀抵在妮妮的脖子上逼着警察后退,所有人都不敢近前,许越是从隔壁屋顶上飞跃过去绕到仓库后方,从窗户里从天而降的,那个屋顶与仓库相距有快二米远,太危险了,我光听着都浑身冒冷汗呢,当时共有四五个歹徒,我们许总一挥拳,再抬腿,转眼间就把他们全部摞倒在地,救出了妮妮。”陈建章边比划着,边啧啧称赞,满脸的崇拜。

    我听得心惊胆颤。

    这些,许越在我面前淡淡然,只字没提过。

    “余依,以后你可要好好跟着许越,不许背叛他,否则,我也要骂你的,要知道我还曾没看到过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这是你的福气,也是妮妮的福气,可要好好珍惜。”陈建章满脸郑重地叮嘱着我。

    我呆呆坐着。

    接下来。

    我全心全意陪着妮妮在医院里呆了二十多天。

    妮妮受惊吓过度,刚开始每天晚上都会哭醒来, 一点轻微的响动也能让她吓得瑟瑟发抖。

    她对许越的依恋正在加深。

    一时半会儿没有看到他,她就会张着眼睛望着门外,落寞寡欢,小孩子不善于伪装,有什么全写在脸上,妮妮这种对许越的依赖让我坐卧不安。

    这段时间里,我经常彻夜难眠。

    严格来说我离开许越的日子只有一百来天了,离开后该何去何从,才是让我头痛的问题。

    原来许越计划好要把我捧红为设计师的,但现在随着竞拍的失利,我已经失去了这个先机。

    况且我也没有成名成家的渴望了,在我的心里,只想要一份稍微高薪稳定点的工作,能够养活我们娘俩的就好。

    这段时间里,许越虽然每天忙着公事,但每天都会抽时间来陪妮妮。

    林姣姣也经常过来看我,但她一天比一天沉默。

    我在病房里看新闻时,得知萧剑锋要与赵蔓丽结婚了,他们的婚期订在春节正月十五。

    新闻上面不时有他们恩爱的镜头传来,看得我火冒三丈。

    如果我猜得没错,许越与梦钥的婚期也大概是订在那个时候吧,他们前后只相差了那么几天。

    看着情绪低落的林姣姣,我特别焦心,可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好在后来萧剑锋的父母再也没有来找林姣姣要孩子了,这让我稍微安了下心。

    一天下午,我正在医院里陪着妮妮,有人敲响了门。

    我抬起头来,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请问您是余依女士吗?”中年男人很礼貌地问。

    “是的。”我有些惊讶地站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是褚律师,手上有样东西要交给你。”中年男人自我介绍着走了进来。

    我满脸疑惑地站着。

    “余女士,这是华帝大厦的那套房子,是您和沈梦辰先生结婚前买的,现在沈梦辰委托我转交到您的手上,这是房产证,公证书,合同,请您收好。”律师打开文件夹,把这些文件一件件递到了我的手上,轻声叮嘱着我。

    我惊讶得无与伦比。

    仔细看了下,没错,这套房子正是我爸爸的救命钱买的那套,我清晰地看着房产证上写着我的名字,恍如在梦中。

    “禇律师,我想问下,这套房子真是沈梦辰自愿给我的吗?”禇律师交接完后准备走时,我叫住了他。

    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沈梦辰良心发现会把这套房子还给我的,除非他神经错乱,或者神智失常了,再说了,还有那个前婆婆,穷了一辈子,爱财如命的人,也是不会轻易如此放手的。

    褚律师回过身来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下:“余女士, 我是受许总之托全权办理此事的,因此,有些事情,您最好去问许总。”

    我恍然大悟。

    原来这些天,许越开始对沈梦辰下手动真格了。

    “谢谢。”我拿着房产证,颤声道谢。

    “不客气。”褚律师笑了笑后走了。

    “妮妮,我们有房子住了。”禇律师一走,我上前抱着妮妮激动地在她的小脸上亲了几口,非常激动。

    妮妮仿佛也感受到了我的喜悦般,冽开嘴冲着我笑。

    接下来,我更加解气了!

    沈梦辰很快就被开除了公职,赶出了规划所。

    我打电话给陈建章问他这一切是不是许越的原因时,他笑嘻嘻的,只说是沈梦辰把赵蔓云肚子里的孩子搞得流产了,赵副市长一怒之下,把他赶出了规划局。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赵副市长也不是傻子,自己的女儿什么货色能不清楚么?那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沈梦辰的,出了这样的事,他应该是安抚沈梦辰才对吧。

    第二天林姣姣就打电话告诉我,沈梦辰已经带着前婆婆搬出了那套房子,在外面租房子住,穷困潦倒着呢。

    我会心的笑了笑,不过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二天后,林姣姣过来看我时又告诉我一个震惊的消息:许晟昆已经从许氏集团离职了。

    据说是许越掌握了他的把柄,要么坐牢,要么离职。

    最后许晟昆选择了离职。

    当然,最后许越念及亲情,在公司里给了他百分之五的干股,但许晟昆那一房人从此后永远不得再入职许氏集团。

    这绝对也算是好消息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讶异的,以许越之才,手段,想要收拾这些小人只是迟早的事,这些结果我早有料到的。

    我好奇的是,许越到底掌握了许晟昆什么证据呢?像许晟昆那样的人也会心甘情愿放弃许氏集团,只能说是无路可退了!

    又是一个星期后,妮妮脖子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精神上受到的创伤还难以消除。

    经过这一次劫难后,小妮妮似乎比以前更加懂事了,也更容易如小兔子般惶恐不安了,有时一点小小的响动都能让她害怕得发抖,我因此心痛得不得了。

    这天上午,正在收拾东西,明天就要出院了,住了这么久的院,妮妮也盼着离开这里呢。

    我想到家里的衣服都快有一个月没有晒过太阳了, 我的还好,妮妮的衣服应该晒下太阳才行,最近这段时间,妮妮身上过敏,可能是药水打多了的原因吧,我决定先回家整理下妮妮的房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