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我又没有听话(加更)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望着许越,点了点头:“阿越,谢谢你。”

    许越唇角闪过抹阴沉凌厉的气息,对我的感谢并没反响,只是把眸光看向了冷昕杰,“冷总,这是我的女人和孩子,就不劳你关心了。”

    他在下趋逐令了!

    冷昕杰脸上倒没什么不愉快的表情,只是笑笑,“只要依依和妮妮好,我也就放心了,那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倒是知趣地告辞走了。

    “阿越,妮妮真的没事吗?”冷昕杰一走,我站了起来,仍然很担心地问。

    “没事。”许越面无表情地吐了二个字。

    空气里压抑的气息让人不安。

    此时,冷啡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接通后,走到一旁,一会儿后又走回来,对着许越说道:“许总,已经捉到了那二个包工头了。”

    许越眸中闪过丝凌厉的黑光,思忖了下,走到我面前,抬起手来放到我的头上,轻抚着:“妮妮手术后好好照顾她,陪着她,不要多想,再也不许乱跑了。”

    说到最后时,他语气里很有些不快。

    “少奶奶,许总不放心您,救出妮妮后,就去了您的医院,可您并不在……许总有些生气。”冷啡立即在身边解释着。

    我听明白了,我又没有听话,本来晕倒的我是应该住在医院的,可我醒来后因牵挂妮妮又擅自跑去找沈梦辰了。

    显然,刚刚许越在医院没看到我,是很生气的,怪不得这张脸拉得那么长了。

    “我会的。”我连忙点头。

    许越哼了声,才带着冷啡走了。

    那二个包工头一定是绑架妮妮的恶徒,许越肯定是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他们一走,走廊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站起来,浑身凉嗖嗖的冷,身体里那股寒气来回撞着,越发的难过。

    好在一会儿后,手术室的门开了。

    “妮妮。”我冲上去,妮妮小小的身子正躺在手术床上,眼睛紧闭,小脸苍白如纸,我心疼得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

    护士推着病床,一把拉开我:“先送去病房,不要拦阻在这里。”

    我忍痛含泪跟着护士来到了病房里,仍然是那位袁医生替妮妮动的手术。

    “袁医生,孩子的伤怎么样了?”我迫不及待地询问着。

    袁医生脸色有些凝重:“脖颈上有道刀口,有些深,幸亏当时及时止住了,如果再深一点,是很危险的,其他的没什么,只是孩子太小了,受到这样的伤害,精神上也不能忽视,以后要好好安慰疏导下。”

    我边流泪边点头。

    “哎,这些歹徒也是丧心病狂,连孩子都不放过,太可恶了,法律应该严惩这些败类。”袁医生认识我,安慰了我几句,又替妮妮检查了下伤口,再三叮嘱我几句后,才走了。

    病房里沉寂了下来。

    我忙碌完后,坐在床边看着妮妮发呆。

    妮妮脖颈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有绷带固定着,她仰躺着,平日红润的小嘴干裂得起了层皮,梦里不时撇着嘴,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我握着她的小手,失而复得的喜悦与痛苦交缠着,内疚快要把我淹灭掉。

    我丝毫不后悔当初冲进去求许越放弃了竞标的决定,刚刚袁医生也说了,如果伤口再深一点点,妮妮就危险了。

    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其实我最想要的莫过于孩子家庭,但我的家庭已经毁了,那么孩子就是我的唯一了。

    余生,我必是尽我最大的努力来让妮妮生活得更好,我要养大她,尽可能让她快乐。

    夜渐渐深了。

    我仍然坐在床边,妮妮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让我神经高度紧张,然后又会是一阵手忙脚乱。

    外面的秋风瑟瑟索索响着,空气里寒意不时从阳台上渗透进来,我起身拉紧了阳台玻璃门的窗帘,望了眼外面黑沉沉的夜,回身时再扭头望了眼,心里竟是隐隐的某种期盼。

    我明白自己期盼的是什么,唇角边是抹苦涩无奈的笑。

    回来坐在床边,握着妮妮的手,望着她的小脸,空闲下来后,脑海里沈梦辰的话才开始回想,越来越响:“妮妮肯定不是我的女儿,说实话,我从没有真正动过余依。”

    这句话像天边滚滚雷声,夹着乌云,轰隆隆朝我心海间滚来,越来越近,我心惊肉跳。

    妮妮真的不是沈梦辰的孩子!

    许晟睿才是她的亲爸。

    如此荒唐的事实,在我不用为妮妮的安全着急后,一股脑地崩了出来,残酷而又鲜血淋淋。

    某些记忆中的画面在这夜深人静时也开始跳了出来,我开始了一段尘封的回忆。

    三年前,那天,沈梦辰兴奋地告诉我,公司里有庆典活动,要求带家属,我是他的未婚妻,他可以带我去参加的。

    那天的我多么高兴呀,早就听说过那个局里环境很漂亮,还有国外许多设计模型图,一直都想见识见识的,只是没有机会进去,真没想到机会就这么快来临了。

    那个省属局,我曾听说过是属于国内首个揉合了西方巴洛特建筑风格的,自成大气,气势恢宏,很有参观的意义。

    那天,沈梦辰兴奋地带着我里面参观着。

    当我们走进一栋比较豪气的大楼时,我就感觉到有双眼睛不知在什么地方总是盯着我瞧,有些不自在,后来,我们在一面墙壁上停了下来,因为那里有我想要看到的国外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各种设计园林模型图,那图只有在这里才能有。

    我盯着墙上的模型图看着,直到沈梦辰告诉我许局长来了,让我给他打招呼,我才收回了眼光。

    我的面前,一个戴着金丝软眼镜,腆着肚子,西装革履的高大中年男人正威严大气地站着,我尊敬地叫了他一声‘许局长’。

    然后,我没太在意他,眼睛又被那些模型图吸引住了,当时隐隐觉得这许局长有些轻浮,眼睛老是在我身上溜着,可我真没有想什么。

    他堂堂一个局长还能对我一个女孩儿有些什么想法呢,当然,那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当时并没有在意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