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全都滚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此时的沈梦辰紧握着拳头,脸色铁青,应该从前婆婆的哭骂中明白了什么,怒瞪着赵蔓云喝道:“蔓云,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那个男人是谁?”

    他应该还不知道视频的事,毕竟这段时间挺忙的,前婆婆又被赵蔓云赶出了家独居,视频也是我昨天才放到前婆婆家门口的,因此他很可能来不及看视频。

    赵蔓云大概从没看到过沈梦辰有着如此可怕的表情,有点怕了,一双杏眼含泪委屈巴巴地望着他,娇声辩解着:“梦辰,不要相信妈的话,她现在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我最爱你了,能有什么男人呢,再说了,我现在大着肚子还能做什么不好的事,你稍想想就知道了。”

    说完,走上来,双手绕缠着他的腰,很无辜委屈的模样把脸深埋进他的胸膛里娇娇磨噌着。

    沈梦辰脸上的怒色渐渐消退,似乎觉得她说的话有些道理,脸上的肌肉也和缓了下来。

    “余依,是不是你搞的鬼,利用了我妈?没想到你真卑鄙,连老人家都要利用。”于是,沈梦辰凌厉的眸光理所当然地射向了我,夹着怒意。

    我静静站着,脸上挂着的那抹嘲笑僵凝成带着寒霜的刀,也冷冷射向了沈梦辰,而心尖如同插上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我都不明白当时的我为什么会爱上一个这样的男人,直到这梦变成噩梦,而‘沈梦辰’这三个字如同一把锋利的刀插进我的心房,将我的心劈开二半,鲜血淋淋。

    如有可能,这辈子我不愿再看到他,甚至不想与他说一句话,只想将这段过去从我的人生里彻底抹掉。

    可偏偏,有些事情如影随形。

    正在我不屑于他说话时,人群被挤开了。

    一个记者朝他靠近过来,把话筒对准了他:“沈总,我们前几天采访时有拍到您妻子赵蔓云女士与许氏集团许家大公子许晟昆车震的不雅视频,赵蔓云女士可还怀着身孕呢,不知您知道这件事情吗?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呢?”

    这个记者估计是林姣姣安排过来的。

    霎时,沈梦辰惊愣了下后,脸色又铁青了,一把推开赵蔓云,瞪着她,怒问:“蔓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蔓云心虚的同时,也急了,朝着那个记者吼:“胡说八道,你们这些新闻媒体一点也不负责任,随意造谣滋事,等着瞧,看我怎么告死你们。”

    谁知那个记者并不怕死,只是淡定地冲着赵蔓云笑了笑:“赵女士,难道那个视频里的女人不是你么?你要觉得我造谣滋事,不如我们现在就播放下让沈总辩认可好?”

    赵蔓云立即脸色发白,手指紧紧绞在一起。

    “蔓云,你居然背着我与别的男人鬼混?把我当成了什么?亏我那么爱你。”沈梦辰应该是忍无可忍了,毕竟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这戴绿帽子的事,身子摇晃了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狠狠抓着赵蔓云的手,怒声大喝。

    “梦辰,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赵蔓云支支吾吾着,惶惶然,却又解释不出什么来。

    “为什么要背叛我?”沈梦辰冲她吼。

    这时前婆婆冲了上来,推了一把赵蔓云恶狠狠地问道:“你快说清楚,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赵蔓云被推得倒退了几步,撞到别人身上,又被别人推了下,直朝着沈梦辰倒来。

    沈梦辰则像尊雕塑站着,任赵蔓云撞到了他的身上,没有去扶她。

    此时,会议室里所有的摄像机都对准了他们一家三口。

    赵蔓云急得脸上冒汗,一个劲地拉着沈梦辰说道:“梦辰,相信我,孩子就是你的,没有那回事。”

    可此时的沈梦辰再难相信赵蔓云了,只是如同冰雕站着,脸色阴沉得可怕,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我认真看着他的脸,他应该是爱赵蔓云的,仔细回想下我与他的过去,他对我只有甜言蜜语,并不曾有过这样掏心挖肝的痛苦,爱的极致才是恨,他对我只如同一杯白开水般,什么也谈不上。

    “梦辰,目前最重要的是竞拍呀,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惶急之下的赵蔓云知道今天无法脱身了,只是双手抱着他,提醒着。

    这是她唯一能打动沈梦辰的地方,沈梦辰太想成功了,也是他迫切渴望出人头地的,赵蔓云只能紧抓住他这个软胁。

    显然,沈梦辰正是这样想的。

    他咬紧牙关,极力隐忍着不堪的负面情绪,尽管隐忍得很痛苦,但还是极力隐忍着。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时,又有记者涌到了他的面前,把话筒递给了他:

    “沈总,我在几个月前拍到一段视频,是您和赵蔓云开房的视频,据计算,当时您太太余依还在怀孕期间,请问这怎么解释呢?坊间传言并不是您太太先婚内出轨,对此您有什么要澄清的吗?”原来是林姣姣的那个记者朋友,她递过话筒后劈头盖脸地问道。

    沈梦辰面色一凛,眸中闪过丝恼羞成怒,立即怒声断喝:“你是哪个电视台的记者,怎么如此乱说话?哪有什么开房的事情,分明是你们在故意乱起哄,捣乱,这事背后一定有主谋,我要调查清楚,把你们这些乌合之众送到警局去。”

    这明显在威胁,可那个记者并不害怕,只是笑了笑:“沈总,我们新闻媒体向来就是发现一些社会现象,报导出来,传递正能量,并不存在诬告,或瞎编什么,我这里有视频可查,况且这是执行上面任务时拍到的,当时许多人都看到了,并不存在歪曲什么,沈总要是认为这是诬告,那随您便,倒是几个月前,沈总的前妻余依被媒体大肆污辱,全是找不到证据的事儿,我们都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您能给出什么合理的解释么。”

    我惊讶于林姣姣的朋友在面对沈梦辰的威胁时仍表现得出如此镇定,看来林姣姣交友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

    “沈总,听说你与前妻有一个女儿妮妮,她并不是你前妻余依婚内出轨所生的野孩子,而是你的亲女儿,是吗?有传言说你是为了前程才攀上市长千金,甩掉妻女的,有这回事吗?有什么要说的吗?”记者们似乎全部不肯放过他,把所有的话题都抛给了他。

    一时间,所有的风向都转变了,沈梦辰不再是那个一身清白的正面人物,记者们全在挖他的旧账。

    沈梦辰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这时前婆婆似乎才意识到今天的事情闹得有点过头了,完全违背了初衷,有点得不偿不失。

    她也安静了下来,一心只想离开这里了。

    我看着被媒体记者团团围住的沈梦辰一家三口不打自招的画面,说不出的快意。

    这些应该归功于林姣姣的记者朋友大肆宣扬真相的原因,毕竟我与沈梦辰婚姻的真相暴露后,许多人感到愤慨,尤其是这些记者,很多还是有大抱不平的心态的。

    我始终坚信,善恶终有报!

    如果赵蔓云能安份守纪,沈梦辰不是丧尽天良,踩着我的痛苦往上爬,就算他对我再过份,我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的,能有今天只能说是他们自已的贪欲害了自己。

    “滚,全都滚。”被缠得脱不了身的沈梦辰怒不可歇地咆哮着,粗暴地推开了前面的记者扶着他妈,一手拉着赵蔓云欲要离开。

    可那些记者媒体哪肯轻易放过他们,所有的话筒,摄像机围绕着他们,全是负面新闻和各种提问。

    沈梦辰急怒攻心,额头渗出了汗水。

    “哎呀,我的肚子,好痛。”突然,随着一阵拥挤,我就听到人群里赵蔓云痛苦的叫了声,这次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真的痛苦,并不像是装的。

    我吓了一跳,抬头看去时,竟然看到在忙乱中,前婆婆伸手朝着赵蔓云后背狠狠推了下,我站的方位是在他们的后方,看的清清楚楚。

    我惊得张大了嘴。

    这位前婆婆真的是绝了!

    我估计她是认定赵蔓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儿子的,想要把它打掉了。

    一般来说,这些记者媒体都是高素质的,他们就算是采访,也都知道赵蔓云怀着身孕,轻易不敢去碰她的,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前婆婆还动起了这个心思。

    “哎呀,不好了,快,孕妇摔倒了。”瞬间,众人乱成了一团,全都散开来,赵蔓云愈加尖锐地叫了起来。

    我寻找林姣姣的身影,此时她正在准备投影仪,准备播放那二段视频,并把亲子鉴定书晒上去。

    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此时的场面失控,与我刚开始的预想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赵蔓云喊肚子痛后,我的心就跳到了嗓门口,正准备去找林姣姣商理对策时。

    突然会议中心玻璃门一响,我抬头望去,只见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直直冲了过来。

    我心中一沉,脸色开始发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