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她软软靠进了他的怀里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越仍然呆若木鸡,坐着没动。

    他的不反对似乎鼓舞了梦钥,她边吻着他的唇,小手很快就解开了他胸前的衣服,露出健硕白晳的胸膛来,然后,她的唇一路移到了他的胸脯上。

    我看到许越的墨瞳里幽深莫测,清冷平黯,绝不像要我时那种灼烈得能把人化掉炽光,除了冷静看不到一丝丝带着情浴的暗光。

    他慢慢坐直了身子,伸过手去推她的肩,女人却顺手捉住他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前,整个身子软软地靠进了他的怀里。

    “许越哥哥,知道吗?小时候我知道你的名字有个‘越’字时,也要改成个‘越’字,可爷爷说,女孩子家哪有叫梦越的,到底后来执坳不过我,只好请了八字先生,给我取了这个‘钥’字,我记得那八字先生说,我的这个‘钥’字最配你那个‘越’字,将来必定是幸福美满,恩爱到白头的。”梦钥的身子紧紧贴着许越的胸膛,脸上带着某种幸福的回忆,喃喃说着,唇角带笑。

    我站在门边听着梦钥这真挚,无比爱恋的表白,手指死死搼着衣服下摆。

    她的表白是如此的深情,就连我这个女人,都为之动情,更何况男人乎。

    我呼吸捉急,头晕乎乎的,人也有些摇晃。

    梦钥的手指慢慢移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轻轻将肩带扯开,往下褪去,上半身洁白玲珑的身姿暴露在空气中,此时天已经黑了,办公室上面炽烈的吊顶灯将女人的肌肤照耀得越加白如凝脂, 光滑诱人。

    我心中苦涩,慢慢低下头来,想要离去。

    直到现在才对许越为什么只能给我六个月的合约婚姻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他们的婚姻早就注定好了的,若不是许晟昆二个叔叔的算计,又加上我那时的处境,机缘巧合之下,我恐怕永远也不可能与许越有那纸结婚证的。

    “小钥,冷静下。”正在我步子准备离开时,许越扭动了下身子,在梦钥就要再次吻上他时,避开了唇,轻轻推开她,手指捡起她身上褪到一半的上衣轻轻替她穿好后沉声说道:“你这样真的没必要,我说过了,我会给你婚姻,那年你舍身救我时,我就答应了你,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与你结婚,照顾你这一辈子的,可你要想清楚,我之所以会答应与你结婚,并不是因为你们梦家的家产有多少,而是因为我的承诺,对你的承诺,至于其它的要求,抱歉,我无法给到你,相信我以后也无法给到你的,当然了,你不必担心我与余依现在的婚姻,并不如你想象中那样,放心,我既答应了你,就会做到的,你要相信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我站着,手脚冰凉。

    原来许越承诺与梦钥结婚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梦钥曾经救过他,至于是怎么救的,救的程度有多深,那就不得而知了。

    梦钥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答复,脸上泛红,眼底红红的,情绪激动:“为什么你不能爱我呢?为什么不能做到像我爱你那样来爱我呢?我不漂亮吗?不能够吸引你吗?我也是人,需要爱的。”

    她这样激烈的情绪,似乎一下就激怒了许越,顿时,他眸光森冷,脸上蒙上了层寒霜,冷声说道:

    “小钥,我早就对你说过了,你想要名份,我可以给你,其它东西,譬如爱情,从我这里你是得不到的,我没有要求你来爱我,也没要求你嫁给我,几年前我就这样告诉过你了,可是你不肯听我的解释,固执已见,我也没办法。”许越的手指摸着她的头,轻柔地说道:“小钥,一切还不算迟,如果你想要爱情,那就另找爱你的男人吧,你条件那么好,一定会找到更优秀的男人来爱你的,我这里,除了名份,真的什么都不能给到你,请原谅我。”

    梦钥傻傻看着他,鼻涕眼泪像滂沱大雨。

    “小钥,听话,把眼界放开点,这个世界除了我,还有许多更优秀的男人,你是完全可以得到更好的爱情的,又何必要执着于并不爱你的我呢,放心,只要你哪天找到了真爱,跟我说一声,我随时都能解除我们的婚约,如果你是担心长辈们会阻挠,那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应付过去的,好吗?”或许是因为于心不忍,内疚,许越的声音柔和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头,柔声劝说着。

    梦钥傻了般泪流满脸地看着他,一会儿后,歇斯底里的摇着头:“不,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男人,你一定是因为爱上了余依那个贱女人才这样对我的,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离过婚还带着个野孩子,又没有家世地位,难道会比我强吗? 为什么你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着你了。”

    她哭着,伸出双手不甘地捶他的胸。

    “够了。”许越把手从她的头上收了回来,身子往椅子后背重重一靠,阴沉着脸:“小钥,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也没有改进,实话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事根本与余依无关,几年前我就这样跟你说过了,那时的她还没出现呢,如果你执着如此,以后就算余依走了,也会有另一个我爱的女人来取代她,你不要胡乱猜忌些什么,我也是有底线的,如果你真想跟我结婚,那就安静地坐好你自己,不该你的东西不要强求。”

    “不。”梦钥痛苦地摇着头,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猛然抬手将身上的衣服拢紧,低头冲着卫生间跑去了,很快就传来了重重的摔门声。

    我呆呆站着,那突然的重重摔门声吓了我一跳,“叭”的一声,手上的挎包抖落在地。

    这一响声让许越看向了外面,正好遇上我有些慌乱的眸光。

    他眸光亮了下,望着我,脸上温柔又复杂的表情,还夹杂着丝我看不懂的痛意。

    我们两相望了一阵,我猛然醒悟过来,低头弯腰捡起袋子,这才发觉手心里全是汗液,湿滑滑的,怪不得袋子会滑落下来了。

    许越大步朝我走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