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贱人烂大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回家打开门时,保姆李姨把家里整理得利索干净,买菜去了。

    李姨是我特地请来照顾妈妈的,人很勤快,实际也算是妈妈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吧,做事尽心尽力的。

    妈妈的卧房朝南,我推开房门时并没有看到她的人影,轻轻走了进去,在阳台上看到了她。

    她正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耷拉着头,满头白发在太阳光下特别的耀目,我看得心酸之极。

    “妈,您找我吗?”我走近了,轻声问道。

    连着叫了好几声,妈妈才抬起了呆滞苍老的脸,扭过头来望着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望着,眼神空洞无神。

    我被她的模样吓到了,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呢?我无法形容,但我敢肯定那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

    就算是我被沈梦辰欺负得让她流泪,她被前婆婆气得病倒在床,也不像现在这样的无助,孤凉,甚至绝望落寞。

    我真不知妈妈到底怎么了,迎着她的眼光,我微微笑,柔声问:“妈,我回来了。”

    “你是依依吗? 我的依依在哪里?”她看着我好一会儿,又这样问。

    “妈,我正是您的依依呀?”我眼睛一下就湿润了,原来,她竟然不认得我了,我听人说过中过风的病人脑部受伤会失去些记忆,或者思维会迟钝些,但并不想到妈妈竟连我也会认不出来了。

    “依依。”妈妈终于认出了我,朝我伸出手来,我立即蹲到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哽咽着喊了声:“妈妈。”

    妈妈一只手紧紧握着我的手,抖动得厉害。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她一只手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却拿着块黑乎乎的墨研,我看那块墨研有些眼熟, 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依依,妮妮呢?”妈妈的脑子还是清醒的,想起了小妮妮来。

    原来是想外孙了吧!

    我放了心,笑笑:“妈,您就放心吧,妮妮现在很好,您不用担心什么的。”

    “嗯。”妈妈笑了下,眼角满是粗老的皱纹,不得不说,这几年妈妈真的老了很多,“有时间带她过来给妈妈看看,妈妈想你们呀。”

    她神态很悲伤,紧张,似乎害怕失去什么似的。

    “放心,忙完了这几天我会带妮妮回来看您的。”我连忙点头承诺,对妈妈的这种表情仍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呢,现在工作怎么样?”妈妈笑笑点点头后,又问起了我的工作。

    我注意到不管她问我的话也好,拉着我的手也罢,另一只手一直都在紧紧握着那块黑色的墨研,且越握越紧,像要把它牢牢抓住般,可并没有人想要抢它呀。

    我心头充满了疑惑。

    不就是块不起眼的墨研么,妈妈怎么会这么在乎它呢。

    “妈,放心,我工作很好,很顺利的。我明明是被许越赶出了许氏集团,现在只能拿我的婚姻做赌注‘嫁给’了许越六个月来换取我和妮妮的基本生活而已,可我却不敢把这样的事情告诉妈妈,怕她知道后会被我活活气死。

    这也就是我很少回家的原因之一。

    “哎,不要瞒妈妈了。”妈妈忽然叹了口气,摇着头,脸上越发的沧桑。

    我吓了一跳,难道妈妈知道什么了吗?

    “沈梦辰如此负你,他现在又与市长千金结了婚,有钱有势的,还要那么的算计你,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光是那口气都难以下咽呀,不要以为妈妈不懂,我也是女人,也曾年轻过,我现在呀,每晚只要想到你就会睡不着,心疼得直流眼泪呀,都是妈妈不好,没有给你一个好的身世,当年也没能阻止你。”妈妈是那么的理性,说话是如此的无奈悲壮,我的心里像塞满了石头,咯得生痛。

    这是我最怕妈妈提及的地方,以往我们二母女见面时能尽量不提就不提,可今天妈妈特意叫我回来只提这事,我的感觉很不好。

    我低下了头双手紧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吧,以后,我会小心的。”

    妈妈摇摇头,张着嘴,欲言又止。

    我总觉得今天的妈妈有些古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古怪,正想着要问她话时,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林姣姣的电话。

    “依依,快来帮帮我,我活不下去了。”电话刚接起,林姣姣就在那边大声哭泣着,我吓了一大跳,立即问道:“姣姣,怎么了?”

    “哎,一言难尽,你过来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快帮帮我吧。”林姣姣抽泣着。

    我心跳了下,望了眼茫然坐着的妈妈,迟疑着,还是答应了。

    “妈,我先有点事要出去下,您若想妮妮,二天后,我就会带着妮妮回来看您,到时您有什么话再对我说吧,您放心,我和妮妮一切都好。”挂了电话后,因为担心林姣姣,怕她走极端,我只好安慰着妈妈后,就走了。

    妈妈只是想念我而已,可林姣姣那里怕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平日镇定自若的她是从不会在我面前如此失态的,能这样,只能说明那事绝不是小事,更何况,我已经从梦钥那里知道她的情况了。

    因为还是大白天的,她还在许氏集团上班,我只好来到了许氏集团负一层的一家面包屋里等她。

    “依依……”很快,林姣姣满脸憔悴地走了进来,刚坐下,就泣不成声。

    “到底怎么了?”我烦燥不已,明天就是竞拍会的最后一天了,她几乎就代表了我,可在这节骨眼上,她的精神又失常了。

    我几乎敢肯定,能让她精神失常的一定是萧剑锋那个混蛋!

    果然,林姣姣抹了把泪后,抽泣着说道:“怎么办?依依,他们要抢走我的孩子。”

    我听得站了起来:“谁要抢走你的孩子?”

    “当然是萧剑锋父母。”林姣姣说完趴在桌上大哭起来,惹得旁边的人都朝我们望来。

    “姣姣,能不能把所有事情始未都告诉我?”我担忧极了,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至少,你要让我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要我如何帮你?”

    我满脸的严肃,语重心长。

    林姣姣终于抬起了头来,满脸的泪,我把卫生纸递给她,她接过去,边擦着泪边抽泣着,开始说起了关于她的一切。

    诚然,正如梦钥所说的那样,她自杀被室友救起后,果断生下了萧剑锋的孩子,一个男孩!

    “姣姣,孩子现在哪里?”我心痛地问。

    “依依,孩子现在我妈乡下的一个小镇上幼稚园,我请了阿姨带着。”林姣姣无颜面对我,低下了头。

    “那萧剑锋父母现在已经知道你生下孩子了吗?”

    “是的,那天许氏集团50周年庆时我就告诉萧剑锋了,大概他回去质问了他的父母吧,总而言之,他们现在已经知道我生下孩子了。”林姣姣的眼泪流得又快又急,泣不成声,一点也没有以前那个女强人的风范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还有脸来抢孩子吗?”我冷笑了下,反问。

    “可现在就是这样。”林姣姣拉着我的手,满脸的痛苦:“依依,知道吗?昨天萧剑锋的妈过来找我了,她想要回孩子,当时,她说愿意给我钱,把孩子买走。”

    “你同意了?”

    “怎么可能?孩子是我的命,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的。”林姣姣摇头,眼里都是愤怒。

    我握紧了拳头,又来一个不讲道理的恶婆婆,真是贱人烂大街。

    “那萧剑锋呢,他的态度怎么样?”

    “我还没有见过他,这些天他很忙,昨晚他妈过来找我,说了那些话后,我痛苦死了,哭了一晚上,心思全乱了。”林姣姣用纸巾擦着红肿的双眼,痛苦不堪。

    我一拳砸在面包桌上,“凭什么她能来向你要孩子,当初可是她让你把孩子打掉的,就是他们活活拆散了你和萧剑锋,她现在凭什么来要孩子呢?”

    “所以,就算我死,也不会把孩子给他们的。”林姣姣咬紧了牙关,“大不了我与他们鱼死网破。”

    我吓了一跳,想到了三年前她的自杀,立即说道:“姣姣,不许你说这些混账话,放心,这次我一定会帮你,绝不会让你出现上次那样的事的,这次,我们要让那些势利小人跪着来求我们,我们没有错,不用担心什么。”

    “依依,原来我也不怕的,可你知道吗?我听说赵蔓丽不能生育了,大概是她流过一次孩子后,伤到了子宫,听说子宫已经切除了,因此,萧剑锋若与她结婚,以后是不会有孩子的,你想想萧家三代单传,而我生的又是男孩,他们能放过我的孩子吗?”林姣姣双手抱着我,瑟瑟发抖,“他们萧家一定会把我的孩子抢走的,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死。”

    我目瞪口呆。

    “萧家现在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吗?你又是听谁说的赵蔓丽不能生孩子了?”我的头一个大,二个大……眼前直冒金花,实在是我今天得到的信息太多了,难以消化。

    萧剑锋这条线一直都是沈梦辰用来要挟林姣姣的法码,明天竞拍会在即,无疑,这样的消息足以把林姣姣打败。

    而得利人只能是沈梦辰。

    因此,我怀疑这些只是沈梦辰故意用来干扰林姣姣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