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又有小动作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梦钥却淡淡一笑,反问:“余依,除了他们,你还会有其他仇人吗?”

    我的手抚按住胸口,狠狠地呼了口气。

    “上次,那个赵部长想要玩死你和林姣姣,并要录成视频发到网上去,你认为这事与他们甚至赵蔓丽没有关系吗?”梦钥看着我痛苦的模样,继续笑了笑。

    我的手狠狠抵着胸口,不让它跳得太快,我怕我会晕倒过去。

    “余依,我可以告诉你,我掌握的证据里面不仅是他们还有赵蔓丽的事,因此,只要你配合好我,我不仅可以帮你报仇,还能帮到林姣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她的话非常自信,很有把握。

    一阵带着凉意的秋风吹来,将她身上粉色的长裙吹得迎风飘舞,优美的身姿若隐若现,这样的女人就连我身为女人看了都觉得心动,更何况男人了。

    我内心隐藏的自卑感又跃了出来,咬唇望向天空,天空上飞蒙蒙一片,正如我此时的内心。

    她与许越才是天生的一对,如果不是许晟昆他们的算计,许越也不可能与我签下那份荒唐合约婚姻。

    许越本就是属于她的!

    眼前闪过许越挽着她时脸上那宠溺温柔的笑,我咽了下苦涩的口水。

    “我想知道你怎么会清楚这些的?”就算我同意也不能如此稀里糊涂地答应她,因此我紧盯着她的眼睛,冷声问。

    “哼。”她淡淡然笑一声,“想要知道这些又有何难?从小,赵蔓云二姐妹就是我的朋友,我对她们太熟悉了,上个月她们拉拢我时,有次,被我无意中听到了她们二姐妹那些不可告人的对话,当时的我长了个心眼录成了音频,还有,赵蔓丽一直都知道萧剑锋与林姣姣相爱的事,早就想对付林姣姣了,那天本想趁机一箭双雕的,没想到许越哥哥救了你们,你应该明白,为什么那天赵部长要对付你们二个呢,按理来说,沈梦辰对付你就足够了。”

    我脸如死灰地站着。

    “那赵蔓丽知道林姣姣生下孩子的事吗?”我的心揪得紧紧的,急不可奈地问。

    “还不知道,她应该是不知道三年前林姣姣怀孕的事的。”梦钥想了下摇了摇头,“当然,我也不会告诉她的,放心吧。”

    我吁了口气:“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下午再回复你,记住,林姣姣有孩子的事暂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当然。”梦钥满意的一笑,把电话号码给了我,意味深长地说道:“余依,我再强调一遍,我在意的只是我的许越哥哥,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他,因此,我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承诺,事情成功后,请离开我的许越哥哥,远远的,你能做到吗?”

    “放心,如果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的。”我迅速扭过脸去,不去看她得意幸福的笑容,“你等着我的答复吧。”

    我快步朝前面走去,只怕再多停留一秒会动摇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心。

    “好,那我就等着你哟。”后面是梦钥拖长了语调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跟着秋风穿透了过来,直往我耳朵里钻,我眼前闪着许越在激情关头抱着我动情叫我小名的情景,身体里似乎还留有他的一切,我的头开始像有锥子在钻,一阵比一阵刺痛。

    如果说我自己的事无所谓,那我决不能让林姣姣痛苦,她的孩子不能失去父爱啊。

    至少,我和妮妮与许越还没有半点血缘关系,那林姣姣呢,可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这其中的份量我还是掂记得清楚的。

    为了林姣姣,我也要三思而行!

    电视台栏目组办公室里。

    “余女士,我们的工作组人员这二天一直跟踪着沈梦辰,终于在昨天拍到了他的一些异动,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你来看看。”小黑接待了我,把我带到了电脑屏幕前。

    很快,电脑视频里,沈梦辰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想到梦钥对我说过的话,我胸口一痛,拳头都握紧了起来。

    “这些天,他每天都守在公司里忙碌着,终于在昨天晚上,我们工作组人员看到他带着助理走了出来,我们一路跟踪了过去,结果,我们的车跟着他一直开到了京城,后来我们才发现他的车在京城一家很威严的四合院面前停了下来,他下车按响了门铃,有管家走出来,我们工作组人员通过话筒终于录到了他们的说话,你来听听吧?”小黑指了指视频画面,点开了声音。

    我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你们找谁呀?”画面上,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拖着京腔问话,眼睛打量着沈梦辰和助理。

    沈梦辰满脸笑容,谦虚地问道:“请问卫部长在家吗?”

    “你们有什么事吗?”管家似乎很警惕,打量着他们,毫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们是从A城特地来拜访卫部长的,请您通报下。”沈梦辰低声下气地笑,我看他那模样恨不得把管家当成祖宗来拜了,浑身都起了层鸡皮疙瘩。

    “不好意思,卫部长近段时间都不在家,去理疗了,你们有什么事下个月再来拜访吧。”管家仍是面无表情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要进去。

    沈梦辰脸上僵住了,眼看着管家转身就要进去了,不甘心的他跟上一步,礼貌而又急切地说道:“管家,我们是赵福庭介绍过来拜访卫部长的,并没有什么其它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下,请您帮着通报下,好吗?”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名牌烟来递了过去。

    那管家平时大概见惯了各种各样上门来拜访的人,对于沈梦辰这种角色应该是不放在眼里的,甚至听到他说出赵福庭的名字来,也并没有多少动容,只是直接摇了摇手,并不接他的烟,语气也很冷:“我说这位先生,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们卫部长这些天身子不舒服,已经去北戴河疗养了,他人不在京城,不管你是谁介绍过来的,我也没办法呀,总不能让我跑到北戴河去把卫部长叫回来单独见你吧,再说了,下个月卫部长还有好几个政治常委会议要召开呢,他得养好身子才能承担重任呀。”

    “那是,那是。”沈梦辰闻言立即忙着点头恭维。

    管家再看他一眼,“你们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免得人家说闲话。”

    说完掉头转身走了进去。

    沈梦辰呆立在原地,措手无策。

    我认真看着,不解地问道:“这卫部长是谁呢?”

    画面上看这四合院阔气的门面,管家清高的态度,我大概知道这个卫部长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官,绝对撑实权的大人物,沈梦辰口中的赵福庭就是赵副市长了,连他介绍去的女婿都是毫不给面子的,更别说其它了。

    要说这卫部长真去理疗了,我从心底里来想,还是不太信的,直觉得管家纯粹是在搪塞沈梦辰的。

    “这卫部长可是当今的卫兰青呀,那可是当今京城一级干部,常委班子里的,不管什么大小事情,都得经过这个常委班子讨论,绝对的实权人物。”小黑笑了下,语气里都是赞叹。

    我一听,傻眼了,合着这沈梦辰竟然活动到京城里去了,当然,他是借着赵副市长的名头去的。

    这要真是打通了上面的官员,那他的未来真会飞黄腾达,到时没人会管得他了。

    我后背直冒着冷汗。

    好在今天这个卫部长并没有接见他。

    “听说,这个卫部长明年三月份会来A城视察,那时A城历届领导班子换届,应该是来坐镇的,这个人物可是个厉害角色,看来沈梦辰这是在提前做工作了,这人还真是个人精。”连小黑都情不自禁地替沈梦辰的精明感叹起来,“余女士,我们这二天拍到的就是这些了,我今天叫你过来也只能让你看看,这段细节我们电视台是不方便直播的,毕竟涉及到敏感人物,你看了心里知道就好。”

    “好的,我知道了。”我道了谢走出来,心情是极度的郁闷。

    如果说人生无常,那我觉得我的人生一定是被冥界的大小无常上身了,一件家事,小小的离婚官司竟然越扯越远,越扯越大,好似被卷入了一场强大的龙卷风般,再也无法脱身了。

    我原以为小黑能拍到什么揭露沈梦辰恶行的有用线索,没想到竟是这样让我更加心惊胆颤的画面。

    我茫然走在路上,心情低落,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自从妈妈中风住院后,她基本没打过我的电话,因此,我在接到她的电话时,心咯噔跳了下,我太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我早已被那些坏消息吓破胆了。

    “依依,你现在忙吗?有时间回来下吧。”妈妈的声音慈爱中透着股沧桑凄凉,听得我心头直泛酸水。

    自爸爸走后,她就萎靡了好多,而我又是她唯一的女儿,我的不幸遭遇更让她消沉不已。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毕竟这一切都是我不听他们的话造成的。

    “妈,我没事的,好,马上就回来。”我强忍住内心的悲哀,笑了笑,挂掉电话后朝家里走去。

    妈妈住的这套房子是我爸原单位的房改房,二室二厅,式样老旧,但也算是市中心,按现在的房价来说也涨了不少。

    我与沈梦辰婚变后,妈妈曾劝我住回来,但我宁愿带着妮妮在外面漂也不愿住进这里,那样我的负罪感只会更深,更怕我的负面消息会影响到她的身体。

    自我在许氏集团上班后,妈妈一直以为我找了个好工作,自食其力,这点还是令她欣慰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