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她的心慌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怎么?怕我把你给卖了?”梦钥睁着大眼看着我,笑得很坦荡,这是我从没看到过的。

    “不需要了。”我真弄不清楚她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别看她满身的高贵优雅,可在对待与许越的爱情上,那就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妒妇,我早就见识过了,自然也不会再相信她。

    “其实呢,我也不是那么好心要带你出去的,你是我的情敌,我对你没有什么好感,但我想找你谈点事,我相信那是你最感兴趣的事。”梦钥葱白的手指轻轻拍着方向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想,你一定会答应与我谈谈的。”

    “如果是关于你与许越青梅竹马的事,那对不起,我真不感兴趣,现在我才是许越的妻子,他的过去我管不着,但现在,他的一切都属于我。”我淡淡的刺激着她,希望她能赶紧离开我,毕竟我还有正事要办。

    听着我的话,她眼里闪过丝痛苦,可只那么一会儿,又云淡风轻的笑:“我与许越哥哥的事当然不需要你感兴趣,也没必要与你说什么,不管你们现在怎么样,最终,你们是必须离婚的,这点我从不怀疑,也不担心。”

    她说得自信,坚定。

    我心中一酸,低头朝前面走去。

    “我想跟你说的是关于沈梦辰和赵蔓云的事……”她开着车子跟着我不急不慢地开口。

    我惊了跳,站住了,冷冷看着她:“什么意思?”

    她轻轻一笑,很淑女的模样。

    “我知道你被沈梦辰和赵蔓云算计了,对不起,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以前对你有所误会。”她秀眉微凝,真诚地向我道谦:“我为那天在许氏集团负一层的咖啡屋里对你的伤害与粗暴诚恳道歉,我承认那天看到你与许越哥哥的结婚证后情绪失控了,因为我太爱许越哥哥了,你或许无法理解,很小的时候,我与许越哥哥就有了婚约,在我的意识里许越哥哥只能是我的,因此,当我看到你们的结婚证时,我脑袋里一片空白,情绪彻底崩踏了,其实那天,我过去找你只是想与你好好谈谈的。”

    她说得很真诚,大而黑的眼珠望着我,很坦荡。

    我做梦也没想到梦钥竟然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或许是许越这些天陪着她,对她承诺什么了吧,因此,她有了自信,又恢复了以前那个高雅美丽的女人了。

    想到不管我如何与许越恩爱,他都不肯给我承诺,心尖上又苦又涩。

    只是,梦钥真的会是一个好女人吗?她与赵蔓云早就是同一个阵线了,除非我傻才会相信她。

    我冷冷看她一眼,别过了头去,他们蛇鼠一窝,我才不屑与她们这样的人打交道呢,哪怕是最有诚意的道歉,也敌不过对我的伤害。

    我迈开步子就走。

    “余依,你就不想知道那天晚上,在地下车库里是谁害的你吗?”梦钥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有这种态度般,并不在意我的冷漠,继续暴出了猛料。

    我再次震惊了,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脱口而出,“谁害的我?”

    这正是我的心病。

    我做这么多,如果单单只是报复了沈梦辰,夺回那些家产,那么害我的人仍然会消逍遥法外,诚如冷昕杰所说的那样,那样的惩罚太轻了,有些人,有些事是不能原谅的。

    梦钥像看穿了我的心事般,神秘一笑:“告诉你吧,这件事情除了我,别人都是无法帮到你的,你可以怀疑是谁,但没有办法拿他们怎么样,不信,去问下许越哥哥和冷昕杰,他们到目前为止也都在想方设法查找那天的幕后凶手,但结果呢,照样无法找到最有力的确凿证据,仍然无法惩处坏人。”

    我毛骨悚然。

    听她这样的口气,她似乎很了解我的一切,包括我与冷昕杰的交往。

    她一直在跟踪调查我么?我浑身发寒。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要知道前不久,你还伙同赵蔓云坑害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你?” 我警惕地看着她,冷冷反问。

    她笑了笑,大概知道我是不会上她的车的,索性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余依,其实你真不用怀疑什么,今天我也是来与你好好谈谈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找间咖啡馆好好聊聊,若不愿意,那就在这里说吧。”

    我当然不愿意与她同行,冷声说道:“那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梦钥笑得恬静,侃侃而谈:“余依,你应该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不过利益,我与你本来无冤无仇,若要说到我们互相讨厌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许越了,没错,前阵子,因为你与许越突然结婚,抢走了我的男人,我很讨厌你,因此,赵蔓云找上我时,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这才会有那天在许氏集团里与赵蔓云合伙坑你的事,那时的我是恨你的,也想把你丑陋的过去揪出来,彻底打挎你,但在后来的调查当中,我才发现,是我误解了你,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我像听故事般,听着从梦钥嘴里说出的‘知心话。’

    她细长的手指轻拂了下秀发,叹息一声:“这些天我也想清楚了,孤苦无依的你能找许越来替你报仇,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你有你的不得已,同为女人,我能理解你的苦衷,因此,我就想着帮你报仇,还你一个清白。”

    我突然想笑:“梦小姐,你能有这么好心么?”

    “我知道你不会信的,这样说吧,在你与沈梦辰,赵蔓云这个事件中,我其实只是个局外人,我在乎的只是许越哥哥,对你们那些事并不感兴趣,而且这些天通过了解,我已经知道了许晟昆在背后算计许越哥哥,不让他娶我,是惧怕我爸势力,他即然是许越哥哥的仇人那就是我的仇人,我现在对许越哥哥的二个叔叔没有一点好感。”梦钥说到这里,脸上有了丝寒意,那是对许晟昆,许晟睿因不满而产生的寒意。

    我静静听着,这些话很中肯,梦钥确实与我的这件事没什么直接利害关系,她是精明人,以前不过是被赵蔓云利用了而已,现在清醒过来,只想考虑自己的得失。

    无疑,于她来说,许越就是一切,她要的只是许越。

    “其实嘛,我也很讨厌赵蔓云二姐妹的,她们那样的女人,简直就是女人中的败类,我更不屑与她们来往。”梦钥忽的轻笑了下,“相比较而言,我更愿意帮你,帮你对我自己更有利,首先,我爱许越哥哥,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我希望你能报完仇后离开他,这是我最大的期望了,其次,我不希望你的这些事情影响到许氏集团,从而影响到许越哥哥的名声,如果为你正名,对他也有利,他明年就要竞选政协了,我希望没有任何负面绯闻缠着他,能顺利当选,这点你也应该能明白的,还有,许晟昆算计许越哥哥,我不喜欢他,这件事与他也有关系,我很希望通过这件事打击到他,从这些方面看,我们之间其实还是有许多共同利害关系的,基于以上原因,你应该相信我了吧。”

    梦钥这样说着,信心满满地望着我。

    她的话句句在理,我真的没有理由不相信她。

    她也只是一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许越,为了他们的爱情。

    如果早在上次咖啡屋里时,她能这样对我说,我会毫不犹豫答应的,可现在……

    我沉默着,眸光望着许氏庄园里层层叠叠的别墅,一阵的恍惚。

    恍然间,我看到许越挽着身穿白色婚纱的梦钥走在红地毯上,他们满脸幸福的笑容……

    我的眼睛模糊起来,心尖似有针在扎着,密密麻麻的痛。

    “事情成功后,只要你能离开许越哥哥,你还想要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的。”梦钥看着我阴晴莫测的脸,又急着抛出了橄榄枝,我看到了她的心慌,害怕我缠着许越不放的心慌。

    我没有回答她,慢慢往前走去。

    我现在能得到一切,包括名利地位,及各种强加在我和妮妮身上的不幸,而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失去许越。

    其实这样不是很好吗?这不正是我为之努力的吗?

    可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的酸涩!

    “余依,你是不是爱上我的许越哥哥了?你到底是爱冷昕杰还是爱许越?还是想游走在他们之间,二者兼得?”没有得到我的回答,梦钥不甘心,又追了上来质问。

    我浑身抖了下,茫然抬起了头。

    我爱许越吗?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看到许越与梦钥呆在一起,我会心痛得难受,看到许越被坏人陷害,我会不顾一切冲上去,哪怕不要自己的命!

    经过了一次背叛,按理来说,我不会如此轻易相信爱情,但我现在的所作所为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

    “余依,冷昕杰是爱你的,我能看得出来,我想你也应该是爱他的对吗?其实你是爱冷昕杰的,只是为了报仇才来的许氏集团,是不是这样?”梦钥走到我的面前来,很紧张地看着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我爱冷昕杰,她会很高兴,这样,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许越回到冷昕杰身边。

    冷昕杰实际上也是另一个神话般的存在,在梦钥的眼中,如果我来到许越身边只是为了贪图权势财富,那冷昕杰完全可以满足我,更何况冷昕杰还那么紧张我,在意我呢,我若能成为冷太太,那也是任何一个女人的梦想了。

    这样的想法,皆大欢喜,堪称完美!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