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我只对你感兴趣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只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女人,渴望有个安稳的家,一个能避风的港弯,可于我来说这些只是个梦想。

    我曾想通过,哪怕只是半年,我能拥有许越,也心甘情愿。

    可今天,当他带着梦钥出现在我面前时,不得不承认,我心酸得不行。

    我是无法真正做到放开的,除非我对他毫无感觉!

    可那又怎么可能!

    女人不同于男人,男人可以把自己的爱分给很多女人,他可以对每个女人都很好,但女人不同,只要动心了,心里眼里全都只有那个男人。

    我这种患得患失的心里是再正常不过了!

    余依,活该!明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本该保持那份清醒的,可你却无法抗拒他的温柔霸道,心甘情愿地掉进了他给你设置的温柔陷阱里,现在挣扎痛苦,也是无用的,只能衬出你的懦弱罢了。

    我给妮妮冼完澡后,把她放到床上,逗着她玩,并不想离开。

    “走吧,我有点话要跟你说。”许越大概是等了很久也没看到我有离开的意思,只得走上前来搂着我的腰笑了笑。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这里没外人。”妮妮的毛衣上沾着些短短的黑亮发丝,应该是许越头上掉下来的,我怕扎到妮妮,就低头一根根捡起来扔到垃圾筒里。

    许越剑眉拧了下,走近来,一把揽过我的腰,把头磨噌在我的耳垂边,低声说道:“有些话女儿在这里,是不方便说的。”

    他低笑了下,声音有些暖昧,呼着热气。

    我立即感到了股燥热感,脸上微微泛红。

    他能有什么话说呢,不外乎是那些肉麻的暖昧话罢了。

    可自从上午看到他与梦钥搂抱在一起吃饭后,我就没有了那份激情,不善于伪装的我,即使想要强颜欢笑也难做得出来。

    我要的其实不多,只是一份完整的爱情而已。

    “我想多陪陪妮妮。”我低着头,摸着妮妮的头。

    “余依,你是在我的气吗?”看着我情绪不高,许越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很认真地问。

    “没有,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我仍在妮妮身上认真找着头发,其实,这件质量上好的毛衣,除了上面镶嵌的刺绣外,已经很干净了。

    但我的心里现在很不舒服。

    我几乎是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接纳的他,他的闯入是那么的突兀,而我竟然就这样被他掳获了。

    我认为都是他主动招惹的我,是我现在陷入烦恼的根源!

    “分明就是在生气嘛。”许越的手摸着我的头发,歪着头打量我脸上一阵,唇角微勾,竟然对妮妮说:“妮妮,妈妈生爸爸的气了,你乖乖睡觉,爸爸安慰下妈妈好不好?”

    妮妮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我们,冲我们冽嘴一笑,懂事地点了点头。

    “瞧,走吧,女儿都同意了。”有了妮妮的点头,许越似乎真的带劲了,有力的手臂搂着我的腰就要走。

    我挣扎。

    “不开心的时候何必要跟妮妮呆在一起呢,这样会把不良情绪带给女儿的。”许越在我耳边轻声呢喃,我心思触动了下,只得站起来跟着他走了。

    才走到卧房里,他就从背后搂起我把我放倒在床上,开始轻吻我的脸,笑嘻嘻的,呼吸灼热。

    好几次,我不高兴时,他这样对我,我很快就消气了,但这次,我却很执着。

    在他的唇瓣快要移到我的唇瓣时,我伸手挡住了他的唇。

    “你对别的女人都会这样吗?”我的呼吸有些浅。

    他眸光深深的看着我。

    “不会,只对你才会感兴趣。”他嘻嘻笑着。

    “那对梦钥呢?也不会这样吗?”我不依不饶,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

    我能容忍他有梦钥或者其她女人,但在这婚姻的存续期半年内,我不希望看到他与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的,要么要我,要么就不要招惹我,至少不要让我看到这些不堪的东西。

    毕竟我们的婚姻只剩下一百四十八天了!

    我觉得今天有必要说清楚下!

    说到梦钥,似乎触动到了他的什么心结,脸色沉了下来,眸眼里瞬间黯淡甚至还有丝我看不懂的光。

    “余依,不要问得太多了,这些不该你问的。”他声音有些冷,大掌绕到我后脑勺上,轻轻握住,气息很低:“该给你的我都会尽量给你的,不要想得太多,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那我现在是你的什么人?情,妇吗?”他这样的态度最是伤我的心。

    “现在你不是我的妻子吗?还想要怎么样?”他剑眉拧起,脸有不悦之色。

    “如果你真当我是你的妻子,哪怕只有半年,那在这半年内,你应该像所有的丈夫那样做到对妻子的真诚。”我倔强的性格上来,直言相撞。

    如果他一边与我恩爱,一边与别的女人来往,我是很反感的,已经承认了哪怕我们只有半年的夫妻,我也心中无憾,愿意无条件接纳他,但在这半年内,我也要像所有妻子那样,斤斤计较,不希望我的丈夫背叛我。

    我想,我是被沈梦辰伤害怕了,以至于明明知道我与他之间只是个合约婚姻,彼此不能干涉对方私生活的,而我还要求完美!

    “余依,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谁对你说了些什么吗?”许越不解地望着我,眸光深了深:“余依,难道我身上没有足够吸引你的东西吗?你把我们之间想成了什么?我对女人的耐性向来是很低的,从来,都是她们主动沾染我,我无需任何表示,但对你,我已经给了足够的耐心了,有些东西计较得太多只会伤了你自己。”

    他似乎有些烦燥,放开我,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伸手解开了二粒衬衫纽扣,露出了脖颈处白晳的肌肤。

    “阿越,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这半年内你能真心对我,你能答应吗?”我从床上爬起来,眼圈泛红,“你是不会懂我的,我已经被背叛过一次了,我害怕被伤害,请原谅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