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很委屈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迎着风,想了下后,摇了摇头:“冷总,不麻烦你了,我回娘家,我妈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呢,我正好陪陪她。”

    “也好。”冷昕杰并没有勉强我,把我送到了康南小区,我爸爸妈妈的老房子里。

    “晚安。”我下车对着冷昕杰摆了摆手。

    “依依。”冷昕杰下车来,很诚恳地说道:“在A城,你离开许氏集团后会很艰难,或许别的公司不敢用你,但在我这里,绝对是绿色通道,只要你愿意,我随时欢迎,而且,对于接下来的竞拍会,我也很有把握,如果你想好了,就给我电话,我来接你。”

    我怔怔站着,眼睛有些潮湿。

    “依依,我说过的,从此后,不会让你再掉一滴眼泪。”冷昕杰疼惜地望着我,语声温柔极了。

    我脑中迷糊一片,不知要如何回答。

    “瞧,发丝溅入眼里会很痛的。”他温柔的说着,手指轻轻拂掉了我额边的发丝,“不用为难怎么回答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乐于接受的,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我点了下头,回过头去。

    还没有迈开脚步,我站住了。

    院子里的一棵百年老榕树下面,一辆加长版宾利房车静静伫立着,房车旁站着个修长的男人身影。

    我回身想走。

    他却朝我走了过来。

    男人穿着白色衬衣,高大的身躯在路灯的照射下,清俊欣长,身上流露出一种凌厉阴沉的气息,一步一步以潇洒俊逸之姿朝我沉稳地迈来。

    我冷冷看着他。

    他在我面前站定,阴沉的眸光停留在我背后的冷昕杰身上,唇角有抹轻嘲的笑,尔后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眸光沉利。

    “冷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许越淡淡开口。

    二个男人彼此打量着,脸上都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

    “是的,今天老同学受了委屈,我陪她散下心。”冷昕杰淡淡笑了下,

    态度很友好。

    许越唇角微勾了下:“那就不劳烦冷总了,我来接我太太回家。”说完上前一步,用手揽着我的肩,看似无意地说道:“对了,冷总,我刚从你家别墅过来时看到你未婚妻盛小姐正站在楼下,她给我托话,如果看到你的话,让你尽快回去,她很担心你。”

    我愣了下,冷昕杰不是说家里除了保姆管家没有别人么?

    我抬眸看向了冷昕杰。

    夜色中,冷昕杰的脸色笼罩在树影下,怎么也瞧不清晰,我就听到他轻笑了下,仍是淡淡的语气:“哦,那谢谢许总的好意,不过,盛小姐只是我的前未婚妻,我今天倒不知她来我家了。”

    许越在我头顶轻嗤了声,我就感到他握着我肩膀的手有些紧。

    “依依,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给我电话。”冷昕杰终于向我告辞,又跟许越握了下手,这才走向了自己的爱车。

    看着他的车驶出了小区,消失在了黑暗中,我回过身来,推开了许越,冷冷问道:“许总,你来干什么?”

    “为什么会跟着冷昕杰出去?”许越的声音在我头顶响着,听上去很不满,像是丈夫对妻子的盘问。

    我忽然就觉得好笑。

    “为什么不能?冷昕杰是我的老同学,我们早就认识了。”我琉璃淡漠地说道,脸上毫无表情。

    “果然,他口中所说的那位心仪的女同学就是你。”许越冷笑:“怪不得那天会请我出去吃饭,还特意邀请我的太太呢,以往,我们可是没什么来往的,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就说这世上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呢。”

    他那口气,完全把我当成了他正常的妻子欺骗了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般,我听得心里添堵,讥笑:“许总,我陪你应酬只是完成咱们的合约,至于他心仪的女同学是不是我,这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要忘了合约上的规定:彼此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你……”许越显然被我的话给噎住了,很不高兴。

    “许总,请回吧,我要上去休息了,而且我这小区又脏又旧,你这么高贵还是不要呆在这里吧。”我扭身朝楼下的过道里走去,只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我认为他会离开的,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一纸合约,而我又没有给他留下的理由。

    可我才走出二步,一只强健有力的大手拉住我用力一带,我整个人朝后退去,瞬间跌入了他的怀抱里。

    我心里冒火,正要推他。

    男人的一只大手用力掣住了我的双手反扭到身后,胳膊紧紧箍紧我,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脸,用力向上一抬,我整个脸袒露在了他的面前。

    夜色朦胧,我愤怒地瞪着他时,就看到了他眼里一抹令人心醉的温柔。

    我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凑过来吻住了我的唇,灵巧的火舌强势探入进来,开始深入疯狂地吻我。

    我大脑哄地一响,似乎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呼吸就变得异常的艰难。

    在我认为快要窒息得死掉时,他在吻够我后,唇终于移开了我的唇瓣。

    我贪焚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男人,真是强迫我上瘾了!

    愤怒排山倒海袭来,我扬起手就向他脸上扇去,可在快要扇到他脸上时,终是不敢,从他脸颊边落了下来,重重落在了他的肩上,我听到了闷响声。

    他用唇噌着我的脸,眸中含着笑意。

    “消气了吗?”他在我耳畔轻轻问。

    “许越,你什么意思?给我一巴掌,再给点糖就可以了吗?你把我当成了什么?”这话不问还好,一问勾起了我心底的全部委屈与伤心,感情再也无法控制,我红着眼圈,看着他,大声质问:“你凭什么不相信我?我亲眼看到有人在茶水间里向你的酒杯里倒白粉,可你不相信我,还要把我赶走……”

    我话音还没落,他的唇又吻了过来,狠狠堵住了我的唇。

    我的眼泪如泻,蜿延而下,越流越多。

    他双手用力捧住我的脸,深沉,细腻的吻我,不再那么狂野。

    我想挣扎,却在他火热的深吻中迷失了方向。

    “回家。”不知什么时候,他打横抱起了我朝着房车走去。

    我清醒过来时,人已经躺在了房车后面的软床上了。

    他没有给我任何解释,甚至没有说一句安慰我的话。

    黑夜中,我看到他的明眸里像蒙上了一层轻纱,柔和的光后面隐着一抹冷如弯月的寒光,甚至还看到了若隐若现,无法言说的痛苦。

    我被他眼里那抹深藏的,难得一见的痛苦给震撼到了,那抹痛苦,似乎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般,牵扯着我的心,我内心竟然会有种隐隐的疼痛。

    冷啡一直坐在驾驶室里,我知道他的存在某些时候就是根木头,可忽略不计。

    他把车子开到快接近许氏庄园时,我终于清醒了过来,挣扎着爬起,赌着气,“不,我没有家,我不回去,明天我要把妮妮接走。”

    坐在一旁的许越脸色一下阴沉得可怕,眸里的光冷厉:“你想跟着冷昕杰?”

    我呆了下。

    此刻男人身上的气息阴沉得可怕,令人恐惧生畏。

    “告诉你,余依,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虽然只有半年之约,但也要做好一个妻子应有的本份,这么快就想跟着冷昕杰走,你想闹得绯闻满天飞?你还嫌名声不够好听吗?”他把我的手掌反到脸的两边,用他的十根手指缠绕交叉着我的十根手指,整个人把我再次压在身子底下,强势开口。

    名声不好听?

    这样的字眼,像根刺,刺得我心尖发痛,我脸憋得通红,瞪着他。

    “你想通过冷昕杰帮你报仇?”他冷笑了声,“别痴心妄想了,他帮不了你的。”

    “许越,你是孬种,明知道有人害你,却不敢得罪那些人,只能拿柔弱无依的我来出气,我瞧不起你。”我已气愤得失去理智,恶狠狠的打击着他的自尊。

    他霎时间脸色阴沉得可怕,眸光暴唳,盯着我:“余依,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取笑我?”

    “不需要人给,我自己有嘴,我受了那么多不公正的对待,难道连骂人的资格都不应该有吗?”我把他推得翻了下去,坐起来,胸腔里的郁气积得难受,眼里噙着泪。

    许越沉默地坐着,宝兰色的西服衬得他的侧脸华贵宁静,全身像披了团神秘的面纱,好久没有说话。

    我心里有些不安地看着他,我这样的话,对他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来说可能难以接受吧。

    我弄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说实话,我与许越接触的时间真不算久,其实我并不太了解他,他的性格一般都是很难捉摸的。

    “我这样做是为你好。”一会儿后,他终于沉声开口,“你不要多想。”

    “你这是为我好吗?”我很痛心,“你明知道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我已经在努力了,至少有成功的希望,可在关健时刻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赶走,那不是断了我的一切后路吗,赵蔓云的势力有多牛,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离开许氏集团后,整个A城商业界不会再有公司敢要我,我只能饿死,而且还带着个孩子,为什么没有人替我想下?”

    我并不是毫无底线的,我也有自己的尊严与底线,不是他们内部争斗的牺牲品。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