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我是为了你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今天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许氏集团的庆典我也在场。”冷昕杰边开着车边轻松地说道,“你不用难过,其实没什么的,这就是现实,许氏集团那样的跨国公司人际关系尤为复杂,又是家族企业,各种利益牵扯在内,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倾轧,其实也算正常的,商业王国里,心慈手软的人从来都是输家,因此,不要太在意了,当然这也不能怪你,你太单纯了,对社会看得不够透彻,慢慢的,你就会明白的,其实许越在这个时候解雇你,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我半天反应不过来,咬着唇,“那按你的意思,我今天就应该眼睁睁地看着许越被那些坏人害吗?难道我救他不对吗?那个时候,酒已经到了他的唇边,我除了冲上去还能怎么样?”

    冷昕杰脸上的微笑渐渐抿灭了,脸色有些凝重。

    我心里堵得难受极了,“难道这个世界已经伪装成这样了吗?连救人都是错的。”我终难掩内心的绝望痛苦,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冷昕杰把车停到旁边的树荫下,回过身来看着我,真挚地说道:“依依,如果你的眼泪是为我而流,如果今天你是这样来保护我,我不知会有多开心,那我宁愿舍弃全世界,也不忍看着你流一滴泪,真的,看着你流泪,我心疼。”

    他眼里波光点点是无比的真诚。

    “其实今天这个场合,许越这样处理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他的敌人太多了,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让你远离是非中心,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好的了。”然后他仍不偏不私地说着。

    我脑海里闪过那晚被黑帮几个无赖男人欺负的事,很明显,那样的无妄之灾,明显是与我的工作有关,许越这样开除我,确实可以让我平安,但我现在并不需要这种平安。

    我被小人算计,已经到了无法立足的地步,还我一个公道对我来说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许越是最明白我的,正因为他明白,所以我才对他这样的举动感到痛苦。

    今天他半句维护我的话也没有说!

    “你不必替他说话了,我能明白的,他明知我没错,偏要这样做,这就是弃卒保车。”我愤愤不平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在他的眼中毫无任何价值可言。”

    冷昕杰微叹了口气,看着我,“依依,知道我为什么要参与竞拍吗?”

    我不解地看向他,眼里还含着泪。

    “我参加这个竞拍项目就是为了你呀。”他诚恳真挚地开口。

    我满脸讶异。

    “哎。”他轻叹一口气,“我与许越不同,他公司在A城是龙头企业,有很多事情不敢过于得罪上面的人,但我呢,公司在海外,完全不用顾虑那么多,而且,他公司太复杂了,一个再厉害的人精力也是有限的,有时候,他必须有所取舍。但我不用顾虑任何人,我不愿意看到你痛苦难过,也自认比许越更懂你所受到的委屈,我不缺那点钱,参与进来完全是为了你,因此,放心,我也不会让沈梦辰,赵蔓云如此欺负你的。”

    他一口气说完,眸中带笑看着我。

    我眨了下眼睛,眼里的泪眨巴下来,他伸过手来替我揩掉了,满眼的怜惜。

    “你真是为了替我报仇?”我不信,沙哑着嗓音问。

    他看着我郑重点了下头:“算是吧,不过,我也是有私心的,这样做,我是希望能得到你的爱。”

    他直言不讳,并没有遮遮掩掩。

    “依依,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事,在如今物欲横流的年代,尤其是商界,利益总是摆放在第一位的,这点不光是我,就连许越也是脱不了这个俗,但如果能有人真心对你,你应该感到知足了,这很难得。”冷昕杰的眸深遂如同镀上了金光,我看不清他闪着阳光的眸里究竟有几许真诚。但他说的话是恳切,务实的。

    我低下了头来没有说话。

    “依依,如果你真想凭自己的本事打败沈梦辰和赵蔓云,为你和妮妮正名,那你也可以到我公司来上班,我随时欢迎你,我保证给你提供一个很不错的平台。”他温言开口,语声温柔又坚定。

    我的心突然乱成了一团。

    沈梦辰说过,如果我离开了许氏集团,A城没有公司敢录用我,我完全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但现在冷昕杰及时向我伸出了橄榄枝,这倒让我些意外。

    冷昕杰的公司不会比许氏集团差,虽然重心不在A城,但经济实力更牛,如果他能给我提供平台,我报仇还是有望的。

    只是,我的心很乱,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总会想起许越……

    “依依,你不必急着答复我,只要你想来,我随时欢迎,不过,离最后一轮竞拍只有一个星期了,你可要想好,你也不用担心什么,我绝对会是公平公正,不会负你的。”冷昕杰又开动了车子。

    车子载着我朝郊外的农庄而去。

    他说市里的气息太压抑了,带我到郊区散下心,我默认了。

    许氏集团已经回不去了,那我还有必要呆在许氏庄园吗?我想带妮妮出来,离开那里。

    只是出来后我又要去哪里呢?

    冷昕杰带我在郊区农场吃农家菜,味道很好。

    我心情郁闷,吃得不多,他就想办法开解我,逗我笑。

    后来,我还是吃了不少东西,也喝了点红酒。

    冷昕杰带着我在高速公路上飞行,车速开得很快,我开着车窗,已经深夜了。

    夜风凉爽,把我的长发吹得飘了起来,我头靠着车窗,对着夜色傻笑。

    “依依,我送你回哪里?”冷昕杰在前面问。

    回哪里?我不知道!

    我没有家!

    “依依,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你不介意跟我回家好吗?”冷昕杰很认真的问道,“我家里别墅很大,楼上楼下十几个房间,随你挑,而且我家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保姆和管家,不会多事的,放心,我也不会搔扰你。”他温和地说,那意思我听得明白,他只是让我住在他家里,他并不会对我做些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