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我闯了大祸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越猝不及防,朝旁边倒去,旁边的灵位被他扑得倒了一地。

    他身边的那些保彪大概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全都惊呆了,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

    所有人似乎也都被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炸懵了。

    安静了那么几秒钟。

    “放肆,什么人如此不懂规矩?”人群中有人厉声开口,我听出是许晟昆的声音。

    “许总,酒里有毒,你不能喝啊。”我从许越身上爬起来,满脸担忧地朝他喊。

    我承认刚出茅芦的我并不懂市场的潜规则,也不懂人心叵测,只知道酒里有毒担心他被算计,潜意识里只有一个:他不能喝这酒。纯是一片好心。

    可接下来发生的场面,让我措手无策。

    “一派胡言乱语,这酒里怎么可能有毒,我看这女人八成是疯了,竟然在我们许家的祖宗牌位前胡言乱语,这可是对我们许氏祖先的极为不敬,太可恶了。”许晟昆率先变脸,朝我怒声大喝,脸色铁青,阴厉的眸光对着外面怒喝一声:“部门经理在哪?”

    外面在一阵混乱后,市场部张经理颤颤惊惊地赶了过来。

    “大哥,这女人没素养,竟然硬闯进我们许氏祖先的牌位上来撒野,还口口声声说什么酒里有毒,这不是笑话么,许越可是许氏集团总裁,谁敢对他下毒,建议直接把她赶走,而且外面的安保系统也太差了,需要全部换掉,现在媒体在场,这么多人看着,要赶紧做出处理,否则会有麻烦。”许晟昆望着地下凌乱的灵牌位,余怒难消。

    “是的,大哥,如此庄严时刻,这女人不懂规矩就这样跑了进来,还打掉了阿越手杯上的酒杯,很不吉利,是对我们许氏祖先的极为不敬,快把她赶走吧,我们许氏集团不需要这样低素质的职员。”许晟睿也是满脸愤怒的附和。

    在他们俩的一唱一和下,那些侄子辈的,也开始跟着说起风凉话来。

    我这才知今天闯了大祸,站稳了,有些胆怯地朝着许悍天望去。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许悍天,他身形高大,身子骨硬朗,虽然年岁大了,可仍难掩脸上的那份俊朗精明,可以想象年轻时一定是特别帅气能干的。

    此时的他沉着一张脸,凌利的眸光望向了我,上下打量着,渐渐眸光冷如冰。他应该是不认识我的,但我估计他已猜到我是谁了,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

    “她就是余依,是许越哥哥未来的太太呢,不能赶走的。”梦钥适时走了过来,站到许悍天身旁,礼貌乖巧地说着:“爷爷,不要太生气了,毕竟她出身平凡,没见过世面的,您就不要为难许越哥哥了吧。”

    说完,转过身去,对着众人讨巧,“各位叔叔们请原谅她吧,我相信她也不是有意要这样的。”

    这貌似是来给我说话的,可实际话语满满都是鄙视,那意思很明白:我这样的一个粗俗女人怎么能上得了豪门许氏家族的台面呢,只会丢脸,闹出笑话的。

    “大哥,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许越的妻子,我也认出来了,她原是我规划局下属一个分所所长沈梦辰的前妻,作风很不好,听说离婚前婚内出轨还生了一个孩子呢,与婆婆关系也很不好,不知什么原因,许越竟然会娶了她。”许晟睿趁机把我不堪的过往向许老爷子明说了。

    “大哥,这女人太没素养了,许越喜欢她,愿意与她结婚,那是他的私事,我们管不着,但许氏集团,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一个低素质的女人败坏了我们的名声,今天发生的这样的事,那自许氏集团成立起就没有发生过的,影响太恶劣了,必须把她开除。”许晟昆借着此事,咄咄逼人。

    许悍天的脸色黑沉黑沉的,尤其在听到许晟昆他们说起我的过去时,脸上更加不好看了。

    原来这些,许越的妈吴向珍故意瞒住了许悍天,现在被许越二位叔叔给直接捅了出来,他应该是一时接受不了,毕竟许越是他最得意最优秀的孙子,竟然会找了个像我这样的妻子,还被这么多媒体知道了,这样的事实是很不堪的。

    他的脸上挂不住了,满眼的森严,沉声朝许越喝问道:“阿越,你是不是为了得到公司的股权,才会随意找这样的一个女人结婚的?”

    “爷爷别生气,这事真怪不得许越哥哥的,都是余依这个贱女人勾引我许越哥哥的,请您放心,许越哥哥很快就会与她离婚的,我也会一直支持许越哥哥的。”梦钥看许悍天不高兴了,立即放下了那个所谓的高姿态,开始直接踩我了。

    她一口一声‘许越哥哥’亲热的叫着,言下之意,那是告诉许老爷子:您放心,不管许越如何背叛了我,我始终会等他的。

    真是很贴心,很贤惠啊!

    我不屑地笑了下,把眸光望向了许越。

    只要他好好的,没有喝进那杯毒酒,就好!

    而今天我救许越算是把自己给栽进去了,正好给这些人抓到了我的把柄,想利用这个机会把我赶出许氏集团。

    许越一直在沉默着,浑身的气势阴冷得可怕。

    “许爷爷,对不起,今天是我莽撞了,但我也是一片好心,我是亲眼看到有人在许总那杯酒里放了白色粉沐,这里有人想要害许总,请原谅我情急之下做出了这样冒失的行为,实在是当时情况紧急啊,我也并不是有意想要冒犯许家的先祖的。”我当然不甘心被许晟昆他们这伙人污辱,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要为自己辩解,哪怕结果再糟,总好过被人这样冤枉的好。

    可没人会相信我的话。

    事实上,这么久,他们都在围绕着我冒犯了许家的先祖,坏了规矩声讨着,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起许越要喝的那杯酒是不是有问题,难道豪门中的人真的这么无情吗?哪怕高贵如许越也是如此么?

    “你既口口声声说这杯酒有毒,那你有什么证据吗?”许晟昆不屑地看着我,逼问道,“我们许家的家族人员向来团结和谐,你竟然说这里有人要害许越,是何居心?难道要挑起我们内斗?没想到你一个女人的心思会这么的邪恶。”

    证据?我哑了!

    酒杯已被我打翻了,酒液洒在地上了,又哪来的证据?至于我亲眼看到的,那也只有我一人亲眼看到,有谁能为我做证?而且那个茶水间根本就没有监控。

    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幼稚了,我认为我能挽救许越,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出来,其实是多么的滑稽可笑。

    我这样的做法,只给他们这些颇有心机的人留下伤害我自己的把柄,而我这样的近乎鲁莽的见义勇为行为,最终把我自己给焚烧了。

    “大哥,今天,您可一定要表个态,我们许氏集团不能留下她这样低素质的女人,她必须离开许氏集团。”许晟昆满脸严肃,咄咄逼人地朝着许悍天建议。

    许晟睿也随之附和。

    场面一度陷入紧张状态,剑拔弩张。

    “阿越,你觉得呢?”许悍天慢慢把眼睛从我身上移到了许越脸上。

    “阿越,这可是公司五十周年庆典,还是在祖宗的灵位前,闹出了这样的事,简直就是让全城人看我们许家的笑话。”

    “许越,这事可不是小事,这么多媒体在场,这女人竟然说我们这里有人向你酒里下毒,这丑闻若让外界知道了,公司的股票会一泄千丈,必须要给这胡说八道的女人做出处理,好稳定人心,市场可是经不起这样的丑闻的。”

    “这女人品行不端,名声很不好,她根本就是贪图我们家的钱才跟你结婚的,我建议你立即把她赶出我们许氏集团。”

    ……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甚至会造成整个许氏集团的动荡。

    多么可怕的罪名!

    我浑身发冷,眸光只是看向了许越。

    我想知道,他会相信我吗?

    虽然没有了证据,可我没有做错。

    难道我应该看着许越活活被那些黑暗中的人害得染上毒瘾吗?

    我知道解释不会有任何意义了,很可能越解释越把这件事情闹得无法收拾。

    因此,我只是看着许越。

    许越的耳根动了下,阴沉着脸,冰眸化成一股利剑朝我射来,扭头就朝着市场部张经理冷声吩咐道:“余依造谣,影响公司名声,从现在起,公司与她解除合约,余依不再是我公司的职员。”

    我目瞪口呆站着。

    许越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冷声吩咐道:“冷啡,先把少奶奶护送回家。”

    “是。”冷啡走了出来。

    我呆呆站着,没想到许越竟然会是这种态度,瞬间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怪不得他不让梦钥来做这个角色了,也就是了,他会舍得让她这么当众出丑么,他会舍得让她这样被他的亲人指责么!

    我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自找罪受。

    他不就是看上了我的善良与单纯么,对于毫无职场经验的我来说,遇到这样的事,我的反应只能是这样!

    好吧,我认栽!

    可我太不甘心了!

    努力了这么久,眼看着就能报复沈梦辰那渣男了,却被因为我对许越的好心而毁了一切。

    我浑身凉嗖嗖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