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舍不得我走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为什么胜任不了?只是把下关而已。”许越皱起了眉来,望着我,声音温和。

    “不是有梦钥小姐么,你交给她就行了。”我脱口而出。

    “哦。”许越抬起深遂的眉眼,意味深长地望着我,缓缓说道:

    “这个星期我要去趟京城,庆典这样的琐事就交给你来把握好后方财务,这个开支是不进公司账的,隶属于许氏庄园的财务室,你是女主人,因此你要管好账单,到时直接跟许氏庄园的财务室交接,梦钥有什么要求会跟陈世章说,他会来请示你的,你尽量配合好他们,这次庆典是属于许氏家族的,务必要隆重大气,不在乎花费多少。”

    我张着嘴,原来,他把我放得很高,让我在他不在时代替了他,以女主人的身份参与其中,而并不是像我所想的那样,故意让我去跟梦钥学习那些高雅时尚的东西的。

    我想多了!

    “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这些事情你要学着处理。”他看着我,神色幽淡,“我希望你能尽快适应,不要太情绪化。”

    我脸上微微泛红,刚刚我情绪化得那么明显吗?

    “阿越,你要去京城一个星期么?”我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叫了他的小名。

    “嗯。”他唇角有抹笑意,点点头,“记住,这一个星期内一定要让冷啡跟着你,不要把他随意打发走了。”

    我喉咙莫名的有些湿梗。

    “那你什么时候走?”

    “怎么,舍不得我走吗?”他唇角掠过丝满意的笑,似乎对我这个表情很满意。

    我窘:“哪有。”

    “今天擦药膏没有?”他打量着我的脸,细心地问。

    我点了点头。

    “京城有家不错的美容店,我回来时给你带些药膏回来,这一个星期别太辛苦了。”他温言叮嘱着。

    我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许总,那我上去设计图纸去了。”我想到了这个重任,心头又沉重起来。

    “嗯,别太累着,设计好后交给我。”他点点头,“庆典的事,陈世章都懂的,你可以请教下他,若有什么弄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告辞了许越走出总裁室后,不知为何,我的脚步轻快了许多,心情也很好了,只是想到他要去京城一个星期,心里就怅怅然,不知他去京城干什么呢?事情会不会很麻烦?

    这样想着时,突然就意识到这样患得患失的心里,不正像一个妻子担忧丈夫的远行么。

    我吓了一跳。

    这是入戏太深了,还是我的心正在慢慢发生着不该有的变化呀!

    下午,许越就去了京城。

    他走后,我不再拒绝冷啡的护驾了。

    周三的下午,我回到许氏庄园带着妮妮去医院看望了我妈,陪了她一个下午。

    妈妈的病已经好多了,可以下床走路了,我很安慰。

    除此外,我把全部时间都泡在了办公室里加班:设计最后一轮竞拍的二张图纸。

    我很卖力,常常加班到深夜,只是苦了冷啡,每天跟接跟送的,有了那晚的经历后,我再不敢随意把冷啡打发走了。

    星期五的早上。

    “依依,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我刚进到办公室里,林姣姣就拦住了我,把我拉到了一旁,低声说道。

    我听了很高兴:“真的吗?快给我看看。”

    “来,跟我到办公室来。”林姣姣的脸上有古怪的表情,拉着我朝紧挨着办公室一侧的里面小办公室里走去。

    我跟着她进了房。

    她顺手就关起了房门。

    “鉴定书呢?”尽管这是沈梦辰和妮妮的鉴定书,结果是很明显的,但我莫名的还是感到了一丝不安,她才关上房门,我就追问了。

    “别急。”林姣姣从肩包里拿出了一个大件袋的牛皮纸来,解开,从里拿出了二份鉴定书来。

    “怎么会有二份呢?”我好奇地问,接过来仔细一看,竟是二份亲子鉴定书。

    “我也觉得奇怪呢。”林姣姣站在我的身边,不解地说道:“鉴定机关说,我那天送过去的头发,得出二种结论:一种,是亲生关系,另一种是非亲生关系。”

    我呆了呆,拿起二份鉴定书仔细看了下后,忽然轻笑了起来:“那是当然的了,想当时被赵蔓云那么一闹,沈梦辰的头发全部弄丢了,后来的头发是从我身上找到的,我身上的头发有沈梦辰的,也有的可能不是沈梦辰的了,这样的结果很正常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林姣姣点头肯定地说道:“那就不管这么多了,不是亲生关系的那张可以不理,我们重点关注那张亲生关系的就行了,这次,我们要把沈渣男给打回原形,让他什么也得不到,我们要让这个世界上的陈世美知道女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思忖着,就把我前天晚上回家遇到的危险告诉给了林姣姣,忧心忡忡地说道:“姣姣,我与沈梦辰的矛盾,本是属于我的事,我真怕连累到你啊。”

    这几天,虽然我忙碌着,但并没有忘记林姣姣,有人敢那样对我下手,就未必不会对林姣姣下手,如果林姣姣出了什么事,那会比我自己出事还难受的。

    “怪不得这些天你每天都让冷啡开车送我下班了。”林姣姣这才恍然大悟,很气愤,“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姣姣,我不想让你担惊受怕,那晚,冷啡已经教训了那几个歹徒,我相信对方会有所收敛的,而且竞拍沈梦辰第二轮也已经得手了,估计暂时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但随着最后一轮竞争的白热化,我们又拿到了这个亲子鉴定,我怕那些人在穷凶极恶,走投无路之下,会不择手段,我已经三番几次被人害了,现在又有冷啡护着,反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可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会尽量想办法保护你的。”

    我的忧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眼下事情又多又杂,那么大的利益面前,沈梦辰又有势在必得的决心,很难说会再做出些疯狂的举动。

    “放心,我明白。”林姣姣看着我的脸,气愤难平:“这个世界有太多黑暗的东西了,为什么那些人如此猖狂,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儿吗?”

    “知道那又如何,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能奈何得了谁?就算是许越,除了暗中教训坏人外,也没有办法找到幕后的真凶,表象下面隐藏的黑暗有多可怕啊,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善恶会有报的,只是当下,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懂吗?”我拉着林姣姣的手,想着许越的话,眼圈都红了。

    林姣姣叹息一声,相对无言。

    最后我收了亲子鉴定,准备离去。

    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回过头去,把我看到的关于许晟昆与赵蔓云苟合的事告诉了林姣姣,林姣姣听得眼睛都直了。

    后来,我们二人相视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说赵蔓云肚子里的孩子会是沈梦辰的么?”林姣姣笑得岔气。

    我也觉得好笑之极。

    沈梦辰处处算计我,心机深沉,可头顶上那绿帽子戴得可高了,而他竟然不知道,更可悲的是,这赵蔓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还一定呢。

    “那赵蔓云也是作死,怀着身孕还敢做这些,也不怕肚子里的孩子流掉,真是作孽。”林姣姣嘲讽不已,“贱人就是贱人。”

    “这女人现在得罪了许越,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许晟昆身上了,毕竟许氏集团里除了许越就是许晟昆了。”我摇摇头说着。

    我们二人唏嘘一番,这才上班去了。

    晚上,我照例加班。

    可今天晚上,我加班明显就有些心不在焉了,明天晚上就是五十周年庆典了,许越还没有回来。

    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呢!

    这一个星期里我与他彻底失去了联系。

    我有好几次拿起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可最终放弃了。

    他不是我真正的丈夫,我不能牵挂他,他说过的,我不能对他动真情,如果到时爱上他了,他是不会负责的。

    笑话,我怎么会爱上他这种高高在上,与我完全不在同一个世界的男人呢!

    他可不是我所能爱得起的!

    到时别自寻烦恼了!

    我这样想着,强迫自己忽略他在我心里的存在。

    可心里仍然隐隐不安,潜意识里总想见到他的身影。

    晚上时,因为心里有事,我无法沉静下来,只好早早回家了。

    我以为,晚上,他总会回来吧,可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并没有回来。

    今天就是庆典了,他到底在干什么呢?

    下午时分,我正坐在电脑前发呆,陈世章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套晚礼服。

    在这一个星期里,梦钥总是有意无意地找我碴,多亏陈世章帮我机智巧妙的应付过去了,因此,这么几天后,我与陈世章倒是培养出来了一种胜似亲人般的亲切感情。

    “陈助理,谁的?”我看着这件精致的礼服惊讶地问。

    “既然给你,那当然是你的了。”陈世章撇了下嘴,做了个‘这也不知道’的表情。

    “我是说谁给我的?”我只得加了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