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无法自拔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达到什么目的了?你怎么就那么清楚呢?”许越脸色一凛,回身把我抵在墙角,直问到了我的脸上。

    我一愣,这才想起我偷听到的只是许晟昆的话,许越可从没告诉过我为什么要娶我,不由后背上有了些冷汗。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他阴冷的眸盯着我,逼问着。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要与我签那份合约?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人,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吗?”我不满他这样的态度,也逼问着他。

    许越脸色阴沉了几许,棱黑的眼眸在我脸上扫视着,突然伸手在我脸上的伤疤处碰了下,我立即痛得直哆嗦。

    “怎么伤到的?”他脸更黑了,沉声问。

    “不用你管。”我想到早上被许夫人刁难,赵蔓云对我大打出手,梦钥与她们串通一气的场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推开了他。

    “哟,你这牌气还见涨了,是不是欠操呢。”许越被我推得后退几步,回过来一把搂住我把我压到床上,坏笑着说道。

    我满心气愤,怒声开口:“许越,你再敢轻薄我,我就把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说出去,大不了,我与你鱼死网破。”

    许越眸色深了几许,眼底有抹戏谑的笑意:“不错嘛,有胆量,竟敢与我叫板了,这说明,你还真是欠收拾。”

    我咬着唇怒目瞪着他。

    他精壮的身躯压着不仅没有松开的迹象,反而还把脸凑近过来,我很快感到唇上一热,他的唇就紧紧挨着我的唇,挺拔的鼻梁与我的贴合在一起,眉梢间都是轻快得逞的笑意。

    他伸出舌尖在我的唇上舔了下,手从我脑后横伸过去托住了我的后脑,整个身子紧紧抵圧住我,与我无缝贴合,我不能动弹。

    男人的唇突然用力覆住我,火热的长舌探进来,另一个手指轻抚着我脸上的伤疤,开始疯狂吻我。

    我窒息得要晕过去了,脑子里是一片七彩的光,那股怒气硬生生的被他的强吻给压了下去,他身躯越来越烫,快要将我焚烧。

    直到吻得我舌头发麻,快没有呼吸了,他才轻轻分开一些,暗哑着嗓音在我唇畔挑火地说道:“看来有句话还真说得没错,要想征服女人就要先征服她的身子,我看你现在这样,我若不把你给上了,你是不会死心塌地配合我演戏的,也入了戏,那可不行。”

    话音刚落,他坏坏一笑,滚荡的手掌从我脖颈往下摸去……我顿时全身一阵酥麻,身体紧张僵硬起来。

    他轻轻一笑,唇贴到我的耳垂上,用滚烫的舌尖舔了舔,然后含住,我被他逗弄得浑身发颤,一股热浪在身体里到处乱窜,又羞又急,呼吸困难。

    可这男人坏得透顶,根本不让我喘息,吻得我晕乎乎时,又把唇缓缓从我的唇上沿着脖颈往下移去……我情不自禁地轻吟出声来,身子在他身下扭曲起来。

    他紧紧抱住我,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我,我用手去推他,竟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我在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中认为会失去一切时。

    终于

    他松开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妈始终是我妈,你还是要尊重她,我会想办法让她改变对你的态度的,好吧,先冼冼睡吧。”

    我心跳得厉害,脸红到了耳脖根,只在他松开我的瞬间,立即挣脱他朝卫生间里跑去。

    这男人,真混蛋矣!

    我的心似乎越来越沉入了他卷起的漩涡中无法自拔,明明他违法了合约欺负了我,我却武装不起来。

    冼簌完后,从浴室里走出来,许越正躺在我睡的大床上,微闭着眼睛,脸上有层薄薄的红晕,这家伙看起来刚兴起的情浴还没消退,恐怕正在想入非非呢!

    很危险!

    我悄悄走过去伸手拿起床上的被子抱着就要朝隔壁套房走去,谁知一只有力的大手伸过来拉住我的手臂往里一带,我整个人倒下去跌入了他的胸膛里。

    男人胸膛骨骼精奇,烙得我隐隐生痛。

    “今天我妈去公司找你麻烦了?这是赵蔓云打你的?”他突然睁开了眼,眼里闪过丝寒意,手指抚摸上了我脸上的伤疤。

    我不知他的用意,趴在他的胸口上没有说话。

    他的手指轻柔如风地摸着我的脸,温和地说道:“放心,我妈以后再不会去公司找你麻烦了,至于赵蔓云,我明天会让她跟你当面道歉的。”

    我愣了,看来趁我刚刚冼澡的时间,他把电话打给了助理陈世章了解情况了。

    我闭起了眼睛不说话。

    “小气猫,别生气了,赵蔓云是市长千金,从小被娇纵坏了,她若不改正这些缺点,迟早会吃大亏的,你先忍耐点吧。”他坐起来把我搂进怀里,像哄小孩般哄着,语声极为温柔。

    我莫名的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此刻,这个怀抱很温暖,很贴心,我这颗受伤的心竟然莫名的平息了许多,听着他这和风细雨的话,那些所受的痛苦和委屈似乎都消了不少。

    不管怎么样,尽管许越和我的交往方式让我有所抵触,可他从未伤害过我,甚至能给到我许多从没有过的关爱,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行了,先好好休息吧,明天把你的设计图纸给我看看。”许越放开了我,朝着卫生间里走去,一会儿后我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坐着失了会神,就听到许越在里面喊:“余依,把我的短裤,睡袍拿来。”

    这男人真是的,进去冼澡也不拿衣裤!

    我无奈,只得起身打开衣柜,取出他的衣物来,敲响了淋浴室的门。

    许越伸出手来,我把衣服递给他,他的手拿衣服时,不小心撞到了我的手,他就故意反过来捏了我的手一把,吓得我弹跳一下,快缩把手缩了回去,只听到他在里面得意的笑。

    切,总想着占我的便宜呢!

    我好不气恼,溜回了床上,把自己缩进了柔软的空调被里,一会儿后,许越出来,头发湿辘辘的沾在额前,清俊的脸上带着丝疲惫。

    这次,他倒没来掻扰我了,吸了拖鞋朝着套房里走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