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被赶出家门!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我是被一声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给哭醒的,睁开眼睛,妮妮正躺在我身边身嘶力竭地哭着,我心里一疼,慌忙翻身爬起把妮妮搂入了怀里哄着。

    听到我的声音,妮妮停止了哭泣,睁着含泪的漂亮眸子望着我,仿佛在安慰着我。

    我鼻子一涩,流下了辛酸的泪,这才惊奇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光线阴暗,里面有几件半旧不新的家具,几个行礼箱正散乱地丢在屋中,仔细一瞧,正是我和妮妮的,外面是个半新不旧的小区。

    一份离婚协议书正放在床头柜上,上面压着一张纸和张银行卡。

    我走过去拿起信纸,唇角直冷笑。

    信是沈梦辰写给我的:

    “依依,接受现实吧,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只要你签了字,离婚后我会每个月支付你三千元的抚养费的,如果想通了,给我电话。另外,这里是给你们娘俩租的房子,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蔓云现在怀了孕,我只能把她接回家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你们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房租我会按时付的,祝你幸福,落款:沈梦辰。”

    我拿着信纸,全身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

    直到这一刻,我对沈梦辰的最后一点幻想完全扑灭了。

    这男人,竟是如此的绝情卑劣!

    先且不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那女儿呢,难道他就没有半点感情吗?还有,他与婆婆住的那套大房子可是我爸妈卖掉老房子的钱买的,一百多万的房子,他们家才出了不到三十万,其它的全是我家的钱,现在离婚,竟让我净身出户,每个月就给我这点抚养费,这是打发一只小猫小狗吗?

    我望着屋中散乱的行礼箱,这是要有多迫不及待啊!

    跌倒在床上,眼里干涸得没了一点泪,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夜后,我渐渐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事情走到这步,沈梦辰如此绝情,这个婚姻当然没维系的必要了。

    离婚就离婚,没什么好遗憾的。

    但,有些东西,譬如那套房子,当时一百多万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快五百万了,这个我是绝不会就这样放手了的,更不能便宜了那恶心的一家人!

    第二天大清早,我抱着女儿,光明正大的回去讨说法了。

    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警车,警笛声,全城戒严,正在捉拿什么凶手。

    店铺的电视新闻里正在铺天盖地地播报着昨晚的新闻:昨晚,A城首富许家的唯一继承人许越遭歹徒枪杀,受伤严重,差点命丧黄泉。

    许老爷子大怒,闹到了警局,警局十分重视,开始全城搜捕。

    “这许越可是许嘉泽唯一的财产继承人,看来这起枪杀案不简单,听传言说许氏家族的几个叔叔非常不满由许越一人继承财产,眼红得很,内斗挺厉害的。”

    “许越确实是个商业奇才,腹黑,有手段,接任公司不到一年,就让许氏集团的财富攀到了全国首富榜上,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也有被人暗杀的一天,真是英雄也有落难时啊。”

    ……

    到处都是关于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议论声。

    对于‘许越’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电视新闻与财经频道上经常出现,但作为一名重心都在家庭的女人,像许越这样完全与我二个世界隔绝,高高在上的男人,说实话,我从没关注过,甚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呆呆听着这些议论声,微微出神,莫名的,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年轻男人被歹徒追杀的事,心头一阵乱跳。

    但很快,我就平静了!许越是什么人?豪门少爷,许氏集团总裁,平时出入都有保彪相随,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落魄呢?

    更何况,这天下哪有那么凑巧荒唐的事!

    因此,我甩甩头,很快就忽略了这些事不关已的议论声,只想着等下要如何来应付我的丈夫与公婆了。

    从公交车下来后,我咬紧牙关快步朝着那个曾经的家走去。

    电梯上了八层,我拿出钥匙。

    可当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时,傻眼了。

    门根本打不开了,锁心已被换掉!

    我咬紧牙关,毅然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报警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